慈禧和李莲英双双卧在床上

互联网 0
导读:这尤义,本是涿州人。同治末年,家乡遭了水灾,父母双亡,年仅九岁的他和哥哥尤忠为生活所迫,便入宫作了太监,一道分在钟粹宫。他负责服侍慈安太后,哥哥尤忠负责看守宫门。这日里,尤义服侍慈安太后睡了,便来到哥哥房间。兄弟俩聊了会,话题就转到了慈安太后身上。
六、慈安暴薨
东太后慈安悄悄地撩起西太后慈禧寝宫的门帘,竟看见慈禧李莲英双双卧在床上……
天有不测风云,慈安太后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这尤义,本是涿州人。同治末年,家乡遭了水灾,父母双亡,年仅九岁的他和哥哥尤忠为生活所迫,便入宫作了太监,一道分在钟粹宫。他负责服侍慈安太后,哥哥尤忠负责看守宫门。这日里,尤义服侍慈安太后睡了,便来到哥哥房间。兄弟俩聊了会,话题就转到了慈安太后身上。
只听尤义说道:“咱主子可真可怜,整日价忙于朝事不说,还要受‘西边’的气。”
“可不是,‘西边’也太欺负人了。唉,咱主子就是性子太弱了,如果我是她,我非把她……”尤忠也愤愤不平道。
“哥哥切不可乱说,如果让别人听了那还了得。咱主子只是不想惹麻烦,你以为真怕了她‘西边’。”
“别在这安慰我,主子对咱兄弟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只是她对那边确实没办法。”
尤义一听哥哥不相信自己,急着说道:“你不知道,前阵我去主子那,看到她有份先帝的遗诏……。”
说到这里,尤义想起了慈安太后的叮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尤忠一看急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尤义便将那日的事情说了出来。尤忠听了忙安慰弟弟:“算了,说后悔顶什么用?以后一定记着,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再说一个字!
你放心,哥哥决不对任何人提起这事。好了,别哭了,赶快回去,免得主子醒了找不着你。”
兄弟俩自以为没人听到,谁想隔墙有耳,恰被路过这里的李三顺给听了去。李三顺听了不由大吃一惊,赶紧跑回去告诉李莲英
“什么?遗诏?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李莲英一听也急了。
“徒儿刚才路过钟粹宫,只听里边两个人说他们主子有什么‘遗诏’,隔着墙,徒儿也听不大清楚到底写着什么。”
李莲英听了,还是不大相信,又问:“你小子可听清楚了,没有骗我吧?”
“徒儿那敢骗您?千真万确!”
“好,咱们快去见太后,这可是件大事。”李莲英一听真有此事,也急了。如果慈禧太后被推倒了,他李莲英岂不也完了。
慈禧太后自那日被慈安太后训斥了一顿后,心里一直不高兴,也顾不得再与那邹衡玩乐了。每日里总盘算着如何把那告密的人抓出来,好好出出气。这会看李莲英领着李三顺进来,以为是这李三顺走漏了消息,便吩咐李莲英:“把这奴才给我捆起来,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胆子,竟敢吃里扒外!”
李莲英当时就傻了,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进门就要捆人,于是大着胆子问:“太后,这奴才究竟……究竟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你忘了我让你办的事了?”
李莲英这才明白过来,急忙说道:“太后您误会了,那事奴才还没查出来,领他来是另有重要的事向你禀告。”
慈禧太后一听就泄了气,吩咐将李三顺松绑,然后坐到椅子上,没精打彩地说:“有什么事,说吧。”
于是李莲英便将李三顺听到的事说了出来。闻听此言,慈禧太后犹如五雷轰顶,浑身发颤,脸上的颜色登时发白。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又颤抖着问:“李三顺,刚才所说的事是不是真的?”
李三顺刚才被五花大绑,这会还没缓过神来。一听慈禧太后又问自己,吓得赶紧跪地答道:“真的,千真万确!奴才以脑袋担保。”
“听清上面写着些什么?”
“隔着墙,奴才没听清。”李三顺胆战心惊地说。
不管写了些什么,慈禧太后心里明白,一定与自己不利。
不然慈安太后决不会如此的慎重,连自己都不告诉。想想心里不由产生一股怨气:先帝啊!我那拉氏够对得起你了,铲肃顺、辅幼主;平洪杨、剿匪捻,那一件离得了我?没有我,又哪里有今日之大清社稷?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临死还要给我套上金箍咒呀?
看到慈禧太后久久不说话,李莲英忙上前安慰:“太后勿急,玉体要紧。”
“不急不急,等人家要了我的命,再急又有什么用?”
“太后,这不是急的事,您千万保重身体。奴才们自会帮您想法子。”李莲英又小心地安慰道。
慈禧太后想想也是这个理,于是说道:“这事你多动动脑子,办好了,我给你个二品红顶戴。呆会去那边说声,我明早上朝。”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