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老英雄出手搭救1.16

互联网 0
导读:魏东亭三步两步抢出二门,明珠已进了前头天井院内,身上衣服剐破几处,襟破肘露,脸上还有几处抓伤,情形很是狼狈。一个多月未见,原来风流飘逸的进士老爷出息得这般模样,魏东亭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道:"表台,你这新贵人这是怎么地了?"
第十六章 耽风流明珠遇凶险 勤王事虎臣邀圣眷
下学时,正是未未时分,康熙一行仍由原路返回。张万强早就在神武门里候着了。魏东亭眼瞧着他们进了大内,才放心打马而去。
天阴得厉害,闷得像在蒸笼里似的。西方狰狞可怖的黑云还在一层层压了过来,整个大街上一片阴沉沉的。魏东亭的住处在虎坊桥东的小巷里。一个极普通的两进四合院,除了两个当差的,十几个仆人和一个老门子,余下就没有人了。他在内务府一向极少与人来往,回到静悄悄的院子里,殊觉无聊,便脱了外边长衣练起功夫来。
他的武功原是在奉天时跟着名侠朋少安习学的。这朋少安虽是师傅,其实年纪也并不大,是武当十代宗师野云道人的关门弟子,二十出头便已名震鄂豫。教了三年,朋少安要回南方游历,师徒才分手。因天气闷热。练了一趟形意拳,魏东亭已汗浸衣衫,他收势正欲沐浴,却见老门子进来回道:"外头明老爷来了,不知在哪里和人打架,头破脸肿的,要请见老爷呢。"
魏东亭三步两步抢出二门,明珠已进了前头天井院内,身上衣服剐破几处,襟破肘露,脸上还有几处抓伤,情形很是狼狈。一个多月未见,原来风流飘逸的进士老爷出息得这般模样,魏东亭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道:"表台,你这新贵人这是怎么地了?"
正打趣间,却见明珠身后还站着一位老人,发辫已经花白,袍子奈起一角扎进牛皮腰带里,玄色湖绸灯笼裤套在皮靴子里,他双目炯炯地站着,甚是威武。魏东亭顿觉眼前一亮,顾不得见札,上前一把握住老人的手道:"史大爷,你让我找得好苦!这一向都在哪里?鉴梅呢?"
"贤弟!"明珠在旁摆摆手道:"咱们进屋谈!"魏东亭会意,对老门子说:"你到玉楼春弄一坛好酒来。我们亲戚多年不见了,今儿个得好好乐乐。"老门子答应着去了。
三人走进西厢房坐定,明珠长叹一声,苦笑道:"贤弟,今日险些送了命!不是老英雄出手搭救,就完了!"
原来这十几天明珠都住在嘉兴楼翠姑那里,今日早晨出去拜客,想回悦明店看看。这时天已过午,刚走到店门口,便见何桂柱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殷勤他说:"您老来了,里头有雅座,里边请!"
何桂柱装模作样的当生客让明珠,倒使明珠如堕五里雾中。正迟疑问,明珠突然瞧见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坐在前店吃酒,看样子像是衙门里的人,斜着眼儿往这边瞧呢。他心知有异,口里道:"不得闲。"便想溜之大吉。
不料刚转身便和一个人撞个满怀,抬头一看,几个彪形大汉,已挡住去路,为首的是个四方白净脸的人,三角眼吊着不住抽动,两手卡腰格格冷笑道:"明老爷,你很聪明,何老板也挺机灵,那位伍先生是不是也这么有能耐呀?"旁边一个汉子馅笑着说:"还是讪谟老爷眼亮,差点让这小子溜了号!"见明珠已落网,店里的几个也都起身笑着围拢了上来。钠谟猛地一把提住明珠前胸,问道:"说!伍次友这几日往哪里去了?"
明珠到此时,横了心,脖子一梗回答道:"你是什么人?我是有功名的!"
"功名?"讷谟哈哈大笑,"你不就是个同进士吗?还做他娘的春梦呢,早让鳌中堂给革掉啦!"周围几个看热闹的,听说拿了一个进士老爷,伸着脖子看得发呆,听讷谟说得有趣,便跟着哄笑。
忽然人丛中挤出一个老者,伸手纂住了讷谟的手腕子,阴沉沉他说:"放手!"钠谟挣了两下,恰如被铁铸死了一般,挣脱不开,顿时脸涨得通红。他又惊又怒,喝道:"老杂种,关你的屁事!"
明珠记注极好,一眼便认出老者就是西河沿演武卖艺的史龙彪,灵机一动挣开身来,指着钠谟叫道:"史大爷,这是一伙强人,您快救我!"
其实不用他说,史龙彪也认识讷谟,抄苏克萨哈家时,就是讷谟带人守的门,史龙彪混在家人中才得溜出脱身。今日见讷谟在此,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下也不理会明珠,只问讷谟:"干吗欺侮良人,你是干什么的?"
"说出来吓酥了你的骨头!"讷谟将胸脯一挺道:"老子是御前四品带刀侍卫,这会子奉了钧旨拿人,走了人犯,惟你是问!"
史龙彪冷冷一笑,伸出手道:"凭证!"
讷谟斜视一眼史龙彪,"噌"地从怀中抽出一札折子甩了过去道:"你自个儿睁开狗眼瞧瞧!"
1 2 3 4 5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