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水川湖6

互联网 0
导读:听乔家的仆人说,刘勋见到小乔之后,神魂颠倒,有意娶她为妻。小乔也看中了刘家的权势,这次她被抓走是半推半就的。刘勋的原配妻子两年前病逝了,留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刘勋和妻子感情极深,悲痛之余,一直没有娶妻,也没有把几个宠妾扶正。小乔一嫁到张家,就是张家的女主人了。 
第六章 情定水川湖
"儿啊,你孙伯母曾经说过,小乔貌似纯真无邪,实际上极有心机。如今周家已经败落了,她就嫌贫爱富,你还想她干什么呢?"  
"娘,我不想她了,一心读书练武,光宗耀祖,我的病养好了,就去找伯符,我们兄弟一起回江东创业。"  
话是这么说,但周瑜一时还是忘不了小乔,依旧被痛苦煎熬着。  
这天一早,周瑜还在床上睡觉,周侬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二弟,好消息,好消息。"  
周瑜揉着惺忪的睡眼:"伯符来信了?"  
"不是,是小乔被刘勋抓去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淫荡女子,老天会报应她的。"  
周瑜先是大吃一惊,再一想,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曹昂呢?"  
"他手下那一百多侍卫都被缴械了,被赶出了庐江郡。乔家的人也被刘勋软禁了。"  
到了中午,周夫人又带回了更详细的消息。  
听乔家的仆人说,刘勋见到小乔之后,神魂颠倒,有意娶她为妻。小乔也看中了刘家的权势,这次她被抓走是半推半就的。刘勋的原配妻子两年前病逝了,留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刘勋和妻子感情极深,悲痛之余,一直没有娶妻,也没有把几个宠妾扶正。小乔一嫁到张家,就是张家的女主人了。  
不知怎么,周瑜还是不相信后一种传闻,觉得小乔是被强迫的。  
这一夜,他梦见了小乔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哭泣。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脸上也凉凉的,满是泪水,心刀割一样的痛。  
其实,我、曹昂和刘勋,小乔最爱的人一定是我,她是被时势和父母所逼,才选择曹昂和刘勋的。我以天下英才自居,却不能保护她,使她接连在两个她不喜欢的男人之间周旋,受尽委屈和伤害。这怎么能怪她呢?她是那么的纤弱娇柔。  
他越想心越痛,越感到耻辱,身心仿佛都被撕裂了,真觉得没脸再活在世上了。  
那就死吧,为情而死,我和小乔生不能做夫妻,就死后做比翼鸟吧。  
她对我的伤害之深,胜过割头之痛,但她毕竟真心爱过我,甚至现在还爱着我,这就够了。  
曾经为我流过泪,那么多的泪绝不会是假的,这就够了。  
我在家养伤的那段日子,她憔悴得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就够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她给了我那么多欢乐、甜蜜和温馨,这就够了。  
就连小乔都变成了一个重权忘情、嗜金忘义的人,何况别人呢?天下如果全是这样的人,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对人世间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死就死了吧,一点都不可怕。  
情不自禁之时,周瑜对自己恨之入骨:我读了那么多圣贤之书,什么道理都懂,为何还会做出种种傻事呢?为什么还不能忘掉小乔呢?为了她,我荒废了学业,耽搁了理想,这我都很清楚啊,为何就无力自拔呢?周公谨啊周公谨,你真该死,真该死。既然这样下去,生不如死,那生还有什么留恋的呢,死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第二天,天还未亮,周瑜就迎着清冷的晨风,骑马向庐江郡城奔去。  
他还很虚弱,在风中瑟瑟发抖,马上的颠簸使他一阵阵腹痛,到后来他几乎是蜷缩在马背上。晌午时分,他进了庐江郡城,来到刘勋的府前求见。  
不一会儿,通报的人出来了:"郡守大人不想见你,他说,你已经不值一碗牛肉面了。"  
周瑜强忍着这屈辱:"我来给郡守大人献一件宝贝,保证是他梦想得到的,否则我就不来了。"  
通报的人进而复出,就从后门把周瑜领进了张家大院。  
"我有一本《孙子兵法诠注》,是我的义父孙坚送给我的。"  
刘勋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连座都没让。  
"有什么条件快说吧,我很忙。但我会公平交易,绝不会以强凌弱。"  
"我要用这本书换回我周家的田产和平安。"  
刘勋想了想:"如果这本书不是假的,我们就成交了。"  
周瑜把手伸到自己怀里,走近刘勋,忽地一扬袖子,一股黑色的烟雾喷向刘勋。  
这是他在苗疆学会的防身术,把一支竹管藏在袖中,竹管里是带有迷醉作用的药末,药末猛地撒出来,看似烟雾一般。  
刘勋闻到一股腥臭味,知道这烟雾有毒,忙屏住呼吸,佯装中毒,连人带椅摔倒在地。周瑜以为刘勋真的中了毒,就冲上前去,一把寒气逼人的匕首刺向刘勋的咽喉。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