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士们也怕挨枪子21

互联网 0
导读:这位连长是个大头大脑的傻大个,大嗓门儿,一声向卢龙城开进的吆喝,一连人马劈哩啪啦地就向北奔跑。刘仙舟的手下、谋士们一听有令北撤,就像水一样跟着大流。在暗处的刘仙舟、张培德看着自己的人马全都往北跑了,他俩悄悄离开石门车站,从去卢龙的岔道上向右拐,择山路绕开铁路向昌黎走去,消失在夜雾中。石门车站留下了一个空巴拉。
   (21)
刘道尹假走永平府
高司令怒骂卢龙城
大叫驴刘仙舟的装甲车逃到石门车站,士兵报告说,开往昌黎的铁道被毁。刘仙舟登时出了一身虚汗,闹了个透心凉。后有追兵,前又断路。难得他打转转儿。他的谋士们都拿不出高招来。刘仙舟吼道,饭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的三米把你们都养肥了,还是一群废物疙瘩。我的韬儿在时就好了。大难中想起亲人来。到真格的的时候,哪也指望不上。
乐亭县长张培德力争改变肩膀不一般齐的地位。于是,他说,阁下息怒,下官倒有一计,可保阁下脱险。
刘仙舟说,哦,你也有妙计?快说。
张培德环视四周,刘仙舟怒道,你们都下去。
谋士们也怕挨枪子,不情愿地下了车。装甲车里剩下两个人了。张培德和刘仙舟头碰头,眼对眼地唧咕了一阵子。刘仙舟听了猛一击掌,嘿,好计,好计。于是,二人换上便衣,庄稼佬儿打扮,毛蓝裤,白粗布褂,紧束黑腰带,牛鼻子纳帮千层底的布鞋,毛巾包头。他们下了车,刘仙舟把警卫连长叫到身边秘密下令,向卢龙撤退。你骑我的马在前边开路,我随后就到。你进城之后,叫郎县长接应我们。
这位连长是个大头大脑的傻大个,大嗓门儿,一声向卢龙城开进的吆喝,一连人马劈哩啪啦地就向北奔跑。刘仙舟的手下、谋士们一听有令北撤,就像水一样跟着大流。在暗处的刘仙舟、张培德看着自己的人马全都往北跑了,他俩悄悄离开石门车站,从去卢龙的岔道上向右拐,择山路绕开铁路向昌黎走去,消失在夜雾中。石门车站留下了一个空巴拉。
王殿、节板斧、蒲公英、丁大炮率领的各路抗日联军包围了石门车站发现装甲车是空的,刘仙舟逃之夭夭。前卫班报告,有一股保安队向卢龙逃窜。
总队长们异口同声说,追!一挥手,几个总队跑步前进,一举包围了卢龙县城。即刻派人飞马向司令部报告,我军把刘仙舟包围在卢龙县城,这回他可是插翅难飞了。
接到这条战绩通报的抗日联军司令部马上从滦县的岩山移至卢龙城西只有滦河之隔的石梯子村。鹿地命令,封锁渡口,沿河警戒。鹿地、陈六人不顾休息即刻来到河边前沿,隔河了望卢龙城。
鹿地刚举起望远镜,抗联司令高敬远闻讯风风火火从卢龙寨赶来,他下了马,把马的缰绳扔给通信员,顾不得与鹿地、陈六人寒暄就急着说,这一仗叫我打,你二位辛苦多日,下去休息。我包打刘仙舟。
滦河边,河堤上,三人举目远眺。脚下陡峭而狭窄的石头河床,把河水逼得咆哮如雷。河对岸,山峦中,卢龙城的轮廓忽隐忽现。宛如迷雾茫茫的写意国画。在河水的隆隆声中隐约听见抗日联军在城外摇旗呐喊:打进卢龙去,活捉刘仙舟。
高敬远笑道,这回刘仙舟可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鹿地说,司令,你以为刘仙舟在卢龙城里吗?
高敬远有十分把握地说,那还会有假。
参谋长说,据战士报告,发现一股保安队向北卢龙方向逃窜。我断定刘仙舟弃车逃往卢龙。
高敬远说,铁路东西两头都是我们的人,南有渤海,死路一条。他只能往北逃。
鹿地说,未必,西线我们人多,不能退。东线,丁大炮只打了昌黎车站,毁了一段铁路,而昌黎县城,墙高河深,固若金汤。况且,昌黎滦县乐亭是刘仙舟盘踞多年的老根底,胡须爪牙,他的死党多得很。所以,在刘仙舟的心目中昌黎最保险。我判断刘仙舟不在卢龙,而是在昌黎。
高老蔫儿说,鹿司令,你那是破谜儿。那个看见刘仙舟逃向昌黎?
参谋长说,战士们看见保安队里有个骑马的,那马就是刘仙舟的。
高老蔫儿逮住了有把的烧饼说,鹿司令,我知道你是怕我抢了你的战功。
鹿地哈哈笑道,好吧,既然司令这样看我,那我就不抢着打这一仗了。由你高司令指挥,你要兵给兵,要枪给枪,一切听你指挥。
高敬远说,我不要一兵一卒,只从王殿总队挑选七八十个敢死队。
鹿地啊了一声说,司令,这是作战,不是闹意气。
高老蔫儿不快,拉下脸来,他说,我意已决,打进卢龙城,活捉刘仙舟。说完把望远镜扔给卫兵,一扬马鞭子说,备船。头也不回,走下河堤,从渡口上小船向对岸划去。
参谋长摊开双手望望司令,又看看鹿地,抱怨说,什么脾气?欲跟了司令去,又怕冷落了鹿地。左右为难。
善解人意的鹿地早看出参谋长的难处,忙说,你去吧,保护司令。回头鹿地命陈龙带一个总队,在城东的双望一带,警戒秦皇岛、抚宁之敌。陈龙领令而去。接着又命陈虎带一个总队埋伏在城西北,警戒冷口之敌。陈虎应声而去。又令丁大炮包围昌黎,开炮猛轰县城,震慑昌黎之敌。配合司令攻打卢龙县城。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卢龙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