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总兵断送故将军29

互联网 0
导读:话说王涵春回到家中,江山依旧,景物全非,不觉疑是梦境。他妻子道:“自从你去之后,就有人来替我们改造房屋,置备田产;又拨了许多老妈子小丫头子家人来,给我使唤;又月月送银子来,送衣服来。我初时也舍不得使,舍不得穿。后来见月月送来,积得多了,白搁着可惜,也就略使使穿穿了!”
29回 一阵风引起十年话 新总兵断送故将军
话说王涵春回到家中,江山依旧,景物全非,不觉疑是梦境。他妻子道:"自从你去之后,就有人来替我们改造房屋,置备田产;又拨了许多老妈子小丫头子家人来,给我使唤;又月月送银子来,送衣服来。我初时也舍不得使,舍不得穿。后来见月月送来,积得多了,白搁着可惜,也就略使使穿穿了!"涵春道:"谁跟我们这样要好,可曾问过他?"妻子道:"怎么没有问,是一位什么年大将军,说是你的东家呢!"涵春道:"年大将军么?真也奇怪,这样的厚待,当了面,从不曾提起过半个字。"他妻子道:"或是大将知道你廉洁,说明了,怕要推辞,故意这么秘密,也是有的。"涵春道:"你没有知道呢,大将军威福很是不测的。"随把当筵啮臂那件事向妻子说了。他妻子也很惊诧。涵春道:"耽了三年惊吓,也有这么一日,倒也是万想不到的。"他妻子道:"你说大将军威福不测,是祸是福,还不定呢。"涵春道:"别管他是祸是福,咱们眼前且乐一会子。"当下夫妻两口子,久别乍逢,亲密恩爱,自然不用细表。那些亲戚故旧,闻道涵春得意回家,忙都前来探问,杳来纷至,倒也十分热闹。
这一夜是涵春回家的第三天,夜色苍茫,天已一鼓,忽然门外大声喧闹。涵春夫妇从梦里头惊醒,涵春就披了件衣服,开门出去瞧看。才跨出房门,就见两个家人飞步进报,说:"外面来了两个化子,一男一女,一老一小,硬要闯进来。我们阻挡不住,那男花子满头白发,满脸白须,瞧去已有六七十年纪;女化子,只十二三岁的子姐儿呢。"涵春道:"半夜三更怎么还有化子?"家人道:"平日原是没有的。今儿这化子异样的古怪,敲门打户的,叫开了门,还指名要见老爷。他说与老爷是很要好的朋友。"涵春诧道:"我生平从不曾有过做化子的朋友。"一语未了,又有家人人报:"两个化子,已经赶进书房,声言老爷不出去,他们就要到里头来也。"涵春不及扣钮儿,走到书房,就灯光下瞧时,两个化子都很面善,只是想不起来。那老化子见了涵春并不言语,只一把拖住小女化子,抢起他衣袖,露出嫩藕般一弯玉臂,直送到面前,给涵春瞧。只见云肤上边,一块红玉似的瘢啮痕,宛然不觉失声道:"哟哎,你不就是年公子么!怎么这个样子?"老化子慌忙摇手道:"师爷轻声,防机关泄漏呢。"涵春会意,就叫家人退去,亲手闭上了门,悄问道:"大将军没有事么?"这人道:"现在还没有事,只是消息不很好。从来说伴君如伴虎,何况当今是世界上第一个多心人,见大将军功高望重,面子上虽还好,暗里头却十分妒忌,大将军寒心得很。因师爷为人诚实可靠,才变个法子,密叫老奴伴送哥儿这里来,还恳师爷可怜大将军,把我们哥儿当做自己儿子一般看待,就感戴不尽大恩了。将来要是没事,大将军果然重重答报;万一有什么不测,我们哥儿也总不会忘记的。"说着主仆两个一齐跪倒在地。涵春还礼不迭道:"老管家年公子,快都起来!我王某受过大将军厚恩,这是分内之事。要是不尽心保护,天也不容我呢。"从此,年公子与老苍头就留在王涵春家里,涵春待到公子,慈爱疼顾,果然与自己儿子一个样子。
一夕,天静云间,月明如水,涵春在书房里对月饮酒,却叫年公子旁坐作文课,老苍头垂手侍立。忽然一阵风,吹灭桌上灯火,连作文课的那张纸,都吹出户去。老苍头吓得跌下地去,战栗道:"血滴子!血滴子!"涵春点上灯烛,明年公子拾起了纸,回瞧老苍头时,只见他面无人色,身子兀自瑟瑟瑟抖一个不定。涵春道:"你为甚这个样子?"老苍头抖道:"血滴子怕得很!"涵春一面扶他,一面问道:"什么血滴子?
我不懂呢。"老苍头定了一回神,才道:"师爷别怪,我是惊弓之鸟,吓怕了的。"涵春道:"一阵风也平常得很,有甚怕呢?"老苍头道:"这一阵风与一张纸,老奴那年经着过,险些送掉性命。师爷也曾听人家讲过血滴子么?"涵春道:"什么血滴子,倒不曾听过。"老苍头道:"咱们大将军与当今名为君臣,其实是结义兄弟。"涵春道:"奇怪极了,倒没有听见过。"老苍头道:"别说师爷,就我们太老爷,也不曾晓得这件事。除了老奴知道的,怕没有几人呢。老奴在大将军家三十多年,大将军从小儿到大的事,别人不知,老奴却都知道大将军年轻时,专喜欢结交江湖豪杰。记得那一年,跟随大将军出门,恰恰遇着下雪,风狂雪大。咱们俩骑马,在羊肠山路里奔走,四面都是层峦叠障,峭壁危崖。忽听一声胡哨,三十多匹马从树林里奔出来,马上都骑着梢长大汉,手里都持着兵器,老奴吓得要不得。谁知道一班人瞧见大将军,都慌忙跳下马,也不管雪地里风地里,跪下磕头,苦苦邀留咱们上山。喝了两天的酒,临走还送了许多东西。从此一路所遇镳师剑客,水杰山豪,没一个不与我们将军要好。将军发了之后,常有鲜衣怒马的客人来衙投谒,师爷你道这一班都是什么人?"涵春道:"是什么人?"老苍头道:"是南北会党呢。"涵春道: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