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23

互联网 0
导读:圣祖回头见小太监兀自跪着,遂道:“起来起来,快去传旨,叫吴雅卫武在南书房候着,我还有话问他呢。”小太监自去传旨。圣祖换好衣服,就叫福全跟着到南书房召见吴雅卫武,密谈了好一会子。次日回明皇太后,就说皇太后意思,钦选一等公女儿吴雅氏为妃,叫人带去见了皇后与各宫妃子人等。于是卫氏自此见了天日,堂皇冠冕,不似前遭偷偷摸摸了。
23回 清圣祖狐绥卫女 郑延平虎据台湾
话说总管太监李福全,听圣祖说得这样郑重,倒很是一跳,遂道:“到底什么事情,求爷说一个明白。”圣祖道:“我今儿出宫游玩,在前门那里一条胡同里头碰见一个女子。福全,这一个女子,真是漂亮!真是标致!我从来没有瞧见过。我想随她进去,跟她讲几句话儿。这女子偏也作怪,秋水似的两个眼珠子向我一溜,微微笑了一笑,关上门儿进去了。我呆立了半个多时辰,她竟不走出来。福全你想罢,要是不办她,哪里对的过她这一番盛情美意!要是办她,我又想不出新奇法子。这一桩事情,又不便与廷臣们商议,你道难也不难?”福全才待回话,小太监报:“太医院医官王武玉宫门候旨。”圣祖道:
“回他去就是了,我又没有患病。”小太监领旨去讫。圣祖又道:“你可有法子?”福全道:“我的爷,我道是什么军国大事,原来就为这一件事,那是很容易办的。”圣祖喜道:“你会办得么,就交给你办。办得好,我自重重赏你。”福全听说,跪下即头道:“谢爷恩典,这个赏,奴婢知道,必定要领的。
圣祖喜极。福全道:“奴婢还要问爷呢,这女子望去约有多大年纪?模样儿怎样?爷可还记得?”圣祖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女子的年纪,瞧上去不过十八九岁么,模样儿最是俊不过,鸭蛋儿似的脸子,翠竿儿似的身子,眉如春柳,又翠又长,眼似秋波,又明又活,笑起来这两边有两个酒窝儿的。”说到这里,便把手向自己脸上一指。福全道:“爷今儿这么高兴,此事看来已有八九分朕兆了。”圣祖忽又转着—个念头,跌足道:“哎哟!这倒没有仔细。”福全道:“爷又想着什么了?”圣祖道:“这女子是姑娘便好,要是妇人,可就完了!”福全道:“爷嫌妇人不要么?”圣祖道:“这么天仙似的人不要,我还要谁?我为的是做了一国主子,夺娶民间有夫之女,道理上很是说不过去,所以着急呢。”福全笑道:“爷要是这么想,不如打断这个念头,不要办了罢。”说得圣祖也笑起来。
一宿无话。次日一早,福全就出去打听。到夜回来,圣祖问他怎样了。福全道:“我的爷,真真找死了人。我按照爷所说的地方,找了一半天,再没见有这个女子。”圣祖道:“蠢才,你要访问人家的。”福全道:“怎么不访问,连问过八九家,人家都回不知道,可怎样呢。别是爷记错了,不是前门吧。前门那几条胡同,今儿是走遍了。”圣祖道:“没用的奴才,明儿跟我一块儿去。”夜饭后回到寝宫,值宫太监叩头问道:
“爷今儿钦召哪位娘娘侍寝?”圣祖摇摇头,独自解衣睡下。
正是: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次日早朝也不坐,梳洗完毕,喝了一碗燕窝粥,就与福全两个,悄悄溜出宫门。转弯抹角,只拣私街曲巷而行,为的是防有上朝人员碰见,不很方便。走了好一会子,福全觉着有点子腿酸,问道:“我的爷,还有几多路?咱们歇歇再走罢!”
圣祖道:“快到了,望也望的见了。”果然走不到半里,圣祖就指道:“这门口儿就是。”福全瞧时,见是三开间一所小宅子,粉墙外面,倒有三五株杨柳,在那里临风飞舞,门口珊瑚笺门条,标着“江左卫寓”四字。福全道:“原来是这里。”
圣祖道:“你昨儿来过没有?”福全道:“前面找过,这里倒不曾呢!”圣祖道:“这会子可认识了?”福全道:“认识了。
”随道:“爷,咱们回去罢。”圣祖道:“到了这里,又回去做什么?”福全走近一步,附着圣祖耳朵,说了几句不知什么。就见圣祖喜道:“我就依你,只是三天里头办不到手,你可仔细!”福全道:“咱们雇个车儿罢,再要走,两条腿子都要折了。”圣祖点点头。回到宫中,已有上灯时候。值宫太监送进一大叠奏章,略翻一翻,大都是请兵请饷的话,也无心细瞧,随叫发交议政王大臣议复。
这几天里头,清圣祖坐不暖席,食不甘味,绕室彷徨,宛似热锅上蚂蚁一般。好容易盼到第三天,才见福全兴兴头头的走进来。圣祖忙问:“可办成功了?”福全道:“这个差使,真不易当。用了许多的心思,经了许多的周折,才算有点子眉目。”圣祖听说,喜得眉飞色舞。忙道:“你这个人真是聪明,真有能耐。我早知我识拔的,没有错呢。”福全道:“爷休喜欢,事情还没有成功呢。”圣祖惊道:“怎么没有成功,你不是说已有眉目了么?”福全道:“才有得眉目,成不成还要做下去看呢。”圣祖道:“到底怎样?”福全道:“爷别性急,待奴婢细细的告诉。这家子姓卫,主人叫卫大胖子,倒是个武举人,现在前门大街开着片杂货铺,生意很是过得去。家里一妻一妾三口儿守着过日子,倒很安闲自在。爷瞧见的那个,就是他的妾,听说还是去年新娶的。”圣祖不耐烦道:“这种事情,打听它做什么。叫你办的事怎样了?你不是许我三天么?”福全笑道:“爷恁地性急,奴婢话还没有讲完呢。”圣祖道:“快一点儿讲罢!慢条斯理,谁耐烦!”福全道:“奴婢就到杂货铺会那卫大胖子,向他说明来意。这卫大胖子,真也坏不过。”圣祖道:“敢是他不肯么?”福全道:“他没有说是肯,也没有说是不肯。他说皇上天恩,不遗微贱,我真是感激不尽。”圣祖笑道:“那不是答应了么?”福全道:“他还有话呢,他说只是皇上所要是贱妾,我不便替她答应。我答应了,倘然她不肯起来,我又不能替她,皇上又不要我。这一件事,还须先和贱妾商量。她要是应允了,我万万不敢阻挡的。我的爷,你看如何处置才好?”圣祖道:“多赏他几个钱,总再没有不了的事。”福全道:“我瞧卫大胖子,家里还有饭吃,光是钱怕压不倒他吧。”圣祖道:“你看应当怎样?”福全道:“最好恳求天恩,赏他个一官半职。卫大胖子应得科举,做官想总是欢喜的。”圣祖道:“你这话真有道理,就命你传旨与他,要是依了我这件事,立刻拔他为头等侍卫。”福全道:“奴婢吃过饭,就去传宣恩命。”圣祖点点头。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