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福力撑危局与黑旗军反攻台中7.4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当时,黑旗军的处境极其困难。“局储军械,惟云者士得枪二千数百支、毛瑟枪数十支、林明敦枪数百支,余土枪土药半遭湿蒸,不堪用。”注1能战之兵不足十营,而且粮饷匮乏。据日本方面得到的情报:“刘永福内无粮饷,外无援兵,仅用功牌送功名,以系将士之心而已。”并且有李维义营中文案名高慧者密告日人:“刘永福缺乏军饷,是其败之一端”;“兵力不足,是其败之二端”。注2所以,日军对台南黑旗军的情况了如指掌。若不是有刘永福在台南坐镇指挥,恐怕台南府在几天之内就会陷入敌手的。
第四节 台南府保卫战
一 刘永福力撑危局与黑旗军反攻台中
日军近卫师团占领彰化后,即分三路出动:一出西门至鹿港;一出南门至社头;另分一支至云林街,越日至北斗街。八月二十九日,日军陷云林县。三十日,其前锋抵大莆林,薄嘉义县。台中诸城皆失,台南形势十分危急。
当时,黑旗军的处境极其困难。“局储军械,惟云者士得枪二千数百支、毛瑟枪数十支、林明敦枪数百支,余土枪土药半遭湿蒸,不堪用。”注1能战之兵不足十营,而且粮饷匮乏。据日本方面得到的情报:“刘永福内无粮饷,外无援兵,仅用功牌送功名,以系将士之心而已。”并且有李维义营中文案名高慧者密告日人:“刘永福缺乏军饷,是其败之一端”;“兵力不足,是其败之二端”。注2所以,日军对台南黑旗军的情况了如指掌。若不是有刘永福在台南坐镇指挥,恐怕台南府在几天之内就会陷入敌手的。
刘永福(一八三七——一九一七年),又名义,字渊亭,广东钦州人。先世居广西博白,世代务农。父刘以来迁钦州,因定居焉。刘永福早年参加天地会。失败后,避入中越边境一带,并正式创建了黑旗军。在抗击法国侵略的战争中,他屡建奇功,名扬中外。战后,回国任广东南澳镇总兵甲午战争爆发后,奉旨帮同台湾巡抚邵友濂办理防务。于是,调所驻燕塘三营,选壮汰弱,补充缺额,共足四营,又遣三子成良新招两营,为统带。随即乘轮赴台。九月二日有电旨:“刘永福着即赴台南,会同镇、道筹商布置,务臻周密。”注3四日,刘永福行抵台南,刊“帮办台湾防务闽粤南澳镇总兵关防”。台南本有台湾道陈永騄、台湾总兵万国本驻守,刘永福到职后,与他们同居一城,名为帮办,实则无法号令,只好南移凤山之旗后海口,“于该处起筑泥营、炮垒驻扎”。十二日,向朝廷建议:“查台湾势处孤悬,四面受敌,必南北联络一气,临时堵御,呼应方灵。”注4此乃有所感而发,但并未受到重视。十月间,邵友濂调署湖南巡抚,旨谕前台湾布政使唐景崧署理台湾巡抚。唐虽在中法战争期间与刘在越南共事,然“疑刘有异志,颇相猜忌,不肯假以事权”。刘曾亲至台北,与唐会商全台防务,并提出留驻台北以协助  处理军务,而被一口回绝。刘永福以此颇不安于位,产生离台内调的念头。每与人谈及唐“排挤倾陷状,几痛哭流涕”。注5对此,丘逢甲有言:“景崧虽号知兵,而防敌御寇远不逮永福。全台形势尽集于台北……景崧一人守台北,无永福以佐之,恐守之非易。台北一破,台南将孤守无能为矣。”注6这是很有见地的。不久,唐景崧又令刘永福台湾岛最南端的恒春扎守。恒春至台南有八日路程,唐出此令,其意可知。时人为之叹曰:“唐欲举大事,正宜引为臂助,乃不能推心置腹,以至如此!有一良将不能用,而所用将佐专择逢迎巧滑贪鄙嗜利之小人,欲不败其可得乎?”
日军从澳底登陆后,台湾总兵万国本辞职离台,刘永福兼署台南镇篆,始驻台南府城。唐景崧内渡后,台南绅民公议,举刘永福台湾民主国总统,辞之。以后,台南绅民铸台湾民主国总统银印一颗送来,刘永福复恳辞曰:“今诸君送此印来,无非欲保身家、固土地,不甘为蛮夷牛马而已。诚宜决意抵敌,务须互相协力,筹军饷,为第一着紧要之事。盖军饷足用,士肥马腾,日本虽然厉害,吾岂惧哉?”又称:“区区此印,无能为力。盖有在此不在彼之故,诸君以为然否?请将印带回销之可也。”注7卒不收印。六月二十一日,由上海转到署两江总督张之洞来电,内称:“俄国已认台自主,问黑旗尚在否?究竟能支持两月否?似此外援已结,速宜将此事遍谕军民,死守勿去,不日救兵即至也。”注8这封电报,对刘永福黑旗军将士是一个很大鼓舞。二十九日夜,“设坛幄,祭告天地神祗,台南文武百余人并集,歃血同盟,并作《盟约》云:“变出非常,改省为国,民为自主,仍隶清朝。即各友邦,许为辅助,何况我辈,敢不维持?呜呼!为大清之臣,守大清之地,分内事也,万死不辞。一时千载,纵使片土之剩,一线之延,亦应保全,不令倭得。”注9三十日,以救兵将至布告,“万众欢声如雷”。注10
此时,南侵日军正被阻于新竹,进退维谷,处境困难,而刘永福之坐镇台南,更是其心腹大患。桦山资纪为摆脱困境,想出了劝降的一招,寄希望于一纸书信,以不战而胜。早在六月二十五日,桦山致书刘永福,劝其“速戢干戈”,奏请日皇“待以将礼,送还清国;如部下将卒,亦当宥恕其罪,遣还原籍”。八月二十三日,此书才由英国兵轮送至台南。二十五日,刘永福复书桦山,斥责日本“弃好崇仇,无端开衅”,表示“当与台湾共存亡”,“守效死勿去之义,以守兹土,以保此民”。注11复书义正词严,坚决驳回敌人的劝降阴谋,表现了可贵的民族气节。在此之前,形势一度对抗日力量非常有利。但是,由于台湾府知府黎景嵩不肯与刘永福联合,错过了收复新竹的大好时机。后虽请黑旗军北上,而时过境迁,已难以为力。经过彰化之战,刘永福损兵折将,元气大伤。部将李维义自彰化逃回后,再三提出要到布袋嘴一带据险扼守,刘永福发给饷银,令其统镇海中军左营前往。然而,李维义一到布袋嘴,即“将银席卷,并连各枪支变卖”注12,竟同黎景嵩一起带数百人,雇船逃往厦门了。兼护台湾道道台和台南府知府的安平县知县忠满,也弃军逃往厦门。部下的叛逃,更使刘永福内外交困,而莫展一筹。台南的形势更为严峻了。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刘永福 黑旗军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