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年再见母亲10

互联网 0
导读:李二少痛得“哎哟”一声,大声骂道:“你是谁?胆敢教训老子!”“不许你欺人太甚!”许世友答非所问,松开了抓着李二少的手。李家二少并不这么想,误以为此人见硬而收。突然间,挥出拳头来,直向许世友面部击去,眼看拳至面部,许世友轻轻一闪,二少因用力过猛,当即来了个嘴啃地皮,这时,围观的孩子们不觉哄笑起来。
第十章 团圆
许世友三步并作两步跨到了娘的炕前,八年不见,娘已老相多了,满头银丝,骨瘦如柴,皮肤苍白,颧骨突出,两眼下陷,像是正在生病的样子。
"娘,你睁眼看看,是俺呀!"许世友说完,"扑通"一声跪在娘的炕前。
娘艰难地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眼前果真是世友的时候,不禁大喜,脸上也透出了几丝红润。
这时,弟弟妹妹们也都陆续从地里回来了。他们看到家里来了个陌生的和尚,一个个都怯怯生生地用小手捂住脸偷看他,"怕什么,这是你们的三哥。"娘又喜又嗔地说。一听说是三哥回来了,他们都围了过来,这个喊"三哥",那个也喊"三哥",他们亲亲热热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中。许世友看了看,还缺大哥仕德和驼妹。便问:"娘,大哥和三妹呢?"
"他俩放牛去了!"
"天都快黑了,俺去接接他们吧!"
话音刚落,三妹驼伢就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屋里,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娘,大哥被人打伤了!头都冒血了!"
娘大吃一惊,双手颤抖着抓住女儿的胳膊:"你慢慢地说,他是被谁打了?为
什么被打?"
驼伢揉着红肿的眼睛说:
"俺和大哥赶牛路过李家地主的田头,看青的李二少爷硬说是咱家的牛吃了他家山芋秧子。不容俺大哥分说,就揪着大哥的脖领又踢又打……"
"你大哥现在哪里?"
"黄土岭下。"
许世友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他把从娘手里接过的汤碗放到桌上,冲到娘的跟前。
"娘,让俺去看看!"
没容娘回话,许世友便扯上小妹妹驼伢,飞也似地奔向黄土岭。娘深知他的脾气,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三伢子,要记住别惹事!惹不起,咱们还躲不起吗!"
"俺知道了。"许世友也不回。
仇人相见,格外眼红。许世友认出此人就是八年前要自己赔羊的洋包儿。
"住手!"许世友跃前一步,伸手抓住了李二少的右手腕:"不许伤人!"
李二少痛得"哎哟"一声,大声骂道:"你是谁?胆敢教训老子!"
"不许你欺人太甚!"许世友答非所问,松开了抓着李二少的手。李家二少并不这么想,误以为此人见硬而收。突然间,挥出拳头来,直向许世友面部击去,眼看拳至面部,许世友轻轻一闪,二少因用力过猛,当即来了个嘴啃地皮,这时,围观的孩子们不觉哄笑起来。
李二少咧着嘴斜着眼,拍着屁股,望了许世友一眼,若有所悟地:"你---"
许世友哈哈笑道:"你的狗眼不识泰山,不认识你爷爷俺了吗?俺就是当年放你入陷阱的黑丑伢!"
"站住!"李二少见自己丢了面子失了威风,他不甘心,突然从地上爬起来,
跨步拦住了欲走的许世友,道:"姓许的,有种你就别走!来,吃我这一拳!"
"你想干什么?"许世友停住了脚步,把大哥仕德交给三妹搀扶,自己迎上李二少,随手解开袈裟,露出他那毛茸茸又黑又亮的肚皮,指了指道:
"要击,就朝俺这里击吧!"
可笑那李二少并不知羞,竟像一头发疯的狮子,抡起拳头,真的朝许世友的肚子上狠狠击去。
许世友并不闪躲,倒替那小子数起数来。
"啪!"
"一拳。"
"啪!"
"两拳。"
"啪!"
"三拳。"
……
许世友数到第十八拳时,喝声:"住手!"
那小子像癞皮狗一样,岂肯住手罢休,理也不理,又使出吃奶的劲儿,挥起第十九拳,朝许世友肚皮上打去。谁知许世友的肚皮突然像棉花团一样柔软,在落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凹坑儿,刚才还如巨石坚硬的肚皮,此时却紧紧吸住了二少的拳头。凭他怎样用力,也休想拔得出来。许世友傲慢地说:
"当年俺放你入陷阱,今日俺让你拳收不回!"
洋包儿再次收拳无效,佯装求了饶。
那二少收回了拳头马上翻了脸,再次抡起拳头朝许世友的面部砸去。许世友一闪,那小子险些趔趄倒地。许世友这个武行出身的人,不恼便罢,一恼就不可收拾。此时,他义愤填膺,心中如倒海翻江,吼叫一声:
"让你再三不能让你再四。老子今日不打偷拳,也不第二拳。请吃我这一拳!"
"来!来!来!"那小子瞪着血红的眼珠,直向许世友身上扑过去,而许世友的拳头也直朝他的胸口砸去。其实许世友的力量并不大,二力相合,力重千钧,只见李二少顿时口吐鲜血,应声倒地。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