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国夫人亲自为她换药5.5

互联网 0
导读:先前,高颎以为断明此案既可讨好独孤皇后,又可打击杨素,能收一箭双雕之效;如今却隐隐感到他手里抓的案件实是一条毒蛇,倘若捏不死它,必遭反噬之灾。杨素、独孤托是不好惹的。高颎将这想法向苏威作了暗示。苏威早就感到作为内史令的杨素那种咄咄逼人的气焰,如不通过打击他的姊姊以抑制之,那么,杨素首先将是取其右仆射之位而代之。因而,他极力主张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第五节
  猫鬼奇案又变成了一场新的政治斗争的开端。
  猫鬼案追查了将近一年,才弄出一点眉目,也仅仅是眉目而已。
  独孤托的妻子杨氏确然奉祀猫鬼,杨素的妻子郑氏也声称被猫鬼作祟,依理而推,主犯自是杨氏无疑;然而,杨氏和她的贴身女婢徐阿厄,却矢口否认有派猫鬼作祟皇后以及郑氏的事。鬼怪之事本属虚无缥渺,主犯没有承认,实际上便不成为主犯。
  先前,高颎以为断明此案既可讨好独孤皇后,又可打击杨素,能收一箭双雕之效;如今却隐隐感到他手里抓的案件实是一条毒蛇,倘若捏不死它,必遭反噬之灾。杨素、独孤托是不好惹的。高颎将这想法向苏威作了暗示。苏威早就感到作为内史令的杨素那种咄咄逼人的气焰,如不通过打击他的姊姊以抑制之,那么,杨素首先将是取其右仆射之位而代之。因而,他极力主张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审理独孤托猫鬼案终于在门下省进行。由大理正皇甫孝绪主审,大理丞杨远陪审,左右仆射高颎、苏威监审,其声势之严重,堪称空前。但他们并没有提审主犯,审讯的仅是杨氏的贴身女婢徐阿尼。
  “你主人家畜猫鬼吗?”皇甫孝绪问。
  “是。”徐阿尼明确答道。
  “如何奉祀猫鬼?”
  “每于子日的晚上奉祀。子日是鼠日,是猫神的吉日。祭时先设香粥一盆,烧香,然后念咒语。”
  “咒语如何念?”
  “嗟尔猎神,神乎其神!
  猛虎之师,叱吒风云。
  横行九州,快我仇恩;
  扫尽千字,财归我门。
  跨檐越脊,白光黑电;
  穿牖过户,旁若无人。
  急急如九天玄女律令,敕!”
  “便是这些?”
  “是。”
  “那么,你们是如何派猫……猫鬼到皇后和郑氏那里作祟的?”
  “无有此事。”徐阿尼摇头。
  “胡说!没有这回事,皇后、郑氏怎会生病?”皇甫孝绪拍案大骂。
  徐阿尼愣了一下,才缓缓答道:
  “此事不该问小婢。”
  “该问谁?”
  “问太医。”
  “大医说,她们的病是被猫鬼作祟,你家主母同皇后、郑氏郡是至亲,这猫鬼不是你家派遣,还能是谁?”
  “凭大人所言,大人也是我家主母的至亲!”
  “这……这是什么话?”
  “依大人说,天下至亲必定互相陷害;大人也想陷害我家主人,可见一定与俺家是至亲!”
  “胡说!”皇甫孝绪大拍公案,直震得梁上灰尘纷纷落下:“拉下去用刑!”
  徐阿尼被皂隶拉下去。堂上的人面面相觑,束手无策。她的口供同独孤陀夫妇的说词一般无二,何以定案?
  有顷,徐阿尼被掷在案下。她撑着鲜血淋漓的双手,颤悠悠地撑起身体,抬起头来:
  “可见各位大人……并不相信猫鬼作祟的事……”
  “嘿!”
  “果真相信猫鬼能够杀人,还敢……还敢把奉把猫鬼之人,打成这个模样?”
  堂上人目瞪口呆,啼笑皆非。
  苏威与高颎交换一个眼色,即交代下人为徐阿尼延医敷药,并下令停止审讯。
  后来,徐阿尼又受了几番毒刑,历尽了地狱般的惨景,但她的供辞始终如一。
  一日,一辆密闭的车子把她载到一个去处。下车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一府第的门前。阶上戟槊,门衔金兽。过了用墙,便有两个使女出来相挽,穿过十几道门槛,越过几个庭院与大厅,把她带进一间华丽的房间。屋内锦绣帏帐,垂金泥紫,更饰以珠翠。徐阿尼目眩神摇地观看着房里摆设,帐前设骛凤金炉,口喷香烟,芬芳蓊郁。
  “这是什么所在?”徐阿尼惊愕而问。
  “邳国公府第。”一个使女答。
  “为何把我带到此地?”
  “这是邳国公的意思。”使女答道。
  邳国公便是堂上指示为她敷药的苏威,这徐阿尼清楚,但她不明白何以苏威要这等关照她?在她苦苦思索之际,使女又在耳边低声道:
  “我家主母邳国夫人来了!”
  邳国夫人年约四十多岁,慈眉善眼。徐阿尼转身正欲跪下施礼,邳国夫人连忙将她挽住:
  一快别如此,都伤成这个模样,还行什么礼片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