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自然不是巡边去5.3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不过一个时辰,华灯初上,宴席开张。宴是鹿宴,酒是汾酒,气氛却比酒还浓烈。大家或是举杯庆贺皇帝得子仁孝,或是盛赞晋王为政得体有乃父之风。好话随酒,一遍复一遍……只是杨广箭伤新创,不便饮酒;但也无妨,酒都由站在身后的萧妃代饮了
  杨约听罢连连点头称是,再次向室内呼唤“上酒!”连呼几声,不见动静,便即朝房中走去。但闻室中一阵惊扰,却不见杨约出来,也不见那丽妹送酒。
  许久,杨约才缓缓出来,神色颇为古怪。宇文述估量定是出了岔子,便问:
  “出了什么事?”
  杨约迟疑了一阵,才说:
  “一对野鸳鸯……胆大包天,在老夫的床上……”
  “便是那个丽妹?那个……越公的宠妾?谁敢如此胆大妄为?”
  “你猜是谁?”杨约反问:“便是内史令李德林的独生子,太子通事舍人李百药。那李德林与家兄同任内史令之职,议事每每不合,早成水火之势,只是无由发作;不料,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大岁头上动土,让家兄戴绿帽,死定了!他是死定了!”
  “确实是死定了!”宇文述实意地说,然而想了许久,又补了一句:“不过,便是杀人也要选个最佳方案。”
  “杀李百药便是最佳方案,这样,李德林便断子绝孙,管叫他活活地愁死,岂不妙极!”
  宇文述沉吟了许久,才徐徐地说道:
  “李德林曾献平陈奇策,皇上本要重赏他,传闻被高颎所阻,可见李高两家之仇是不易解开了。而李德林与令兄的不合,仅是议事见解之异。今若杀了李百药,势必将李德林推向高颎一边,帮助高李解开死结,为高颎添个智计百出的军师,为咱们废立大计添个死敌。如此杀人,恐兵家所不取。”
  “难道白饶了这小子不成?”
  “人自然还是要杀的。倘若杀的是高颎,或者是高颎的好友,比如韩擒虎、贺若弼、王世积、元宇、元胄之类,岂不更妙?需知,高颎和他的朋友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这些人全是位至上柱国,是朝廷从一品大员,与郡王相当,怎能轻易杀得?你这不是开玩笑吗?”
  宇文述点了点头:
  “是的,是的,此事若是我等为之,自是难以想像;但李德林诡计多端,听说李百药颇得乃父真传,今著令他设计杀一上柱国自赎,说不定这小子便想出来了!”
  “好!便是如此!我去把他揪出来,你给他说吧。”杨约道。
  说着,便进去把李百药推出来。
  宇文述见李百药丰神俊爽,毫无大祸临头的模样,便亲自为之解绑,并婉转地向他说明自救之路。
  最后杨约又对他说:
  “高颎是你家的大仇人,只要你想个万全之策,杀了高颎,或者高颎的位至上柱国以上的朋友,不仅饶你不死,而且连那个与你相好的丽妹,我都作主赐给你!记住,期限是七天,要是想不出来,那你就准备去见阎王吧!”
  退朝的官员如流水涌上街。
  韩擒虎今日好高兴,皇帝上午接见来朝的突厥使者时,特地引荐了他,并且说道:
  “你听说江南有个陈国吗?他就是活捉陈国天子的虎将!”
  之后,皇太后又派了一个贴身宫女赐酒给他。他觉得今日的荣耀已大大补偿了平生的遗憾。他得意洋洋地挥了一鞭,领先冲到街道上,而后信马由缰地蹓跶着,兴致勃勃地左顾右盼。
  街头,一群闲人正围着一个邋遢的术士,看他相卜。韩擒虎仔细一瞧,那人竟是大名鼎鼎的杨伯丑。韩擒虎立时想起当年此人当殿辞去御赐朝衣扬长而去的情景,便即下马,请杨伯丑卜一卜前程。
  “写一个字来。”杨伯丑漫应道。
  韩擒虎在桌上书一个“擒”字。
  杨伯丑望着“擒”字出神了许久,便即摇头叹息,连说:
  “不妙,不妙!”
  接着又指指戳戳道:
  “你瞧,禽者鸟也,鸟儿被人一手抓住,跑不了啦!”
  后来涌到的退朝官员闻声先后驻马,围着听杨伯丑解字。
  贺若弼也在其中。他听了韩擒虎的坏消息暗自幸灾乐祸,跃下马来,上前提笔狂草一个“弼”字,然后说道:
  “我也未卜一卜!”
  “你吗,更坏!百弓临身,岂能善终?”杨伯丑几乎不假思索,立即应道。
  贺若弼气得须发皆张,正待发作,虞庆则又上前书一个“则”字。
  “不吉!不吉!”杨伯丑大摇其头:“页者头也,大人,你的头齐肩断了,身边还立一把刀呢!”
  站在虞庆则身后的元宇、元胄禁不住哈哈大笑。杨伯丑冲那二人喝道: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隋文帝 杨坚 杨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