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自然不是巡边去5.3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不过一个时辰,华灯初上,宴席开张。宴是鹿宴,酒是汾酒,气氛却比酒还浓烈。大家或是举杯庆贺皇帝得子仁孝,或是盛赞晋王为政得体有乃父之风。好话随酒,一遍复一遍……只是杨广箭伤新创,不便饮酒;但也无妨,酒都由站在身后的萧妃代饮了
第三节
  一场豪赌,宇文述带去的两大箱财宝输得空空如也,却赢来了上往国韩擒虎的人头。
  杨广自然不是巡边去。他和张衡将一切安排妥善之后,便依张衡之意,离开了晋阳,道是巡边,其实则是上山打猎去了。杨广的想法原是不差,远离晋阳便避开了作伪的嫌疑,上山打猎则可弄点野味孝敬父皇,来个锦上添花。
  可是幸运者并非一切如意,他上山了两天,一只走兽也没射着,甚至连一根鸟毛也没射落下来。
  第三天,他又等了一个上午,其时饥肠辘辘,又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正想罢猎而归,却见远处灌木丛纷纷摇动,随即见一只梅花鹿迎面奔来。晋王杨广喜出望外,紧张得心脏乱跳,慌忙中张弓搭箭,可那箭杆却不听话,竟抖抖索索地动个不停。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稳住箭杆,正待开弓射出,却见那梅花鹿不射自倒,跌在三十步外的草地上,抽搐了两下,便即寂然。
  待晋王一帮人上前一看,却见它脖子上贯穿着箭杆,兀自流血不止。显然这鹿是被他人射杀的。有一个侍从似乎全然不见真情,上前将鹿脚一提。搭在肩上便走。
  “慢!那鹿是我射的!”丛林中走出一个青年猎手,喝阻着。
  “这山,还有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们王爷的。”那侍从懒洋洋地说,并不回头。
  “鹿是吃山上的草长大,便是这鹿,原本也是王爷的。你把王爷的鹿射死了,不找你算账,你反而上来找死!”另一随从恐吓道。
  又一个上了年纪的随从拍着猎户的肩膀,软语道:
  “小哥,我们并非故意使强,坏了你的营生。只是今日晋王府中来了贵客,得有野味款待。诺,这几文钱给你,就算是给你买鹿……”
  那青年猎手见侍从的掌心中稀稀拉拉躺着几文钱,心想:我一只牛犊大小的梅花鹿只值这几文钱?便恼火道:
  “不卖!我的梅花鹿不卖!”
  此时晋王不在场上,他在几十步外负着手正在观山景,以为区区小事,手下们早已妥善处理了,却不见侍从们上来,不免有点急火,便吆喝道:
  “还赖着不走?欠揍吧?”
  一个侍从借势吓唬猎户道:
  “听见了吧?晋王在骂你啦!再纠缠下去,真是找死了!”
  那猎户见侍从们个个刀剑出鞘张牙舞爪。正在犹豫是否出手争夺,却见山腰又有一彪官兵赶来,便知硬拼终归是自己吃亏,于是就口气缓和地说:
  “你们等一下,我还射了一只獾猪在那儿,快去扛吧!”
  说着,同时张弓一箭往晋王射去,旋即不见身影。
  众侍从大惊失色,一阵慌乱后,终于围在晋王周围,眼看杨广的屁股上插着一枝羽箭,怔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似乎都在疑虑:
  ——该不该拔箭?王爷的屁股神圣无比,究竟动得动不得?
  山腰的那一彪官兵随即到来,为首的是振威将军高雅贤,他们是奉命前来接回晋王见驾去的。高雅贤毫不犹豫,便将箭杆拔了出来,他历经沙场,身备金疮药已成习惯,当即掏出药来,十分利索地为晋王包好伤,同时跪下禀告道:
  “微职振威将军高雅贤,奉皇上圣旨前来迎接殿下、回府见驾!”
  晋王杨广感到屁股一阵疼痛,恼火地望着众侍从,喝道:
  “还不去把他抓来!快!”
  众侍从立时振作精神,一声呐喊,重又冲上山坡,追索猎人去了。
  高雅贤估量杨广已是行走不便,即挥刀砍下两棵小松树,用野藤绑了一张简陋的担架,将晋王扶上了担架。杨广不无感激地望着高雅贤,似是不解地问道:
  “你是何人?因何到此?”
  “微职是护驾小将高雅贤,今奉圣上之命,特来迎接殿下回晋阳见驾!”
  杨广略一思忖,又说:
  “孤王巡边乍回,早上才得知父皇北巡的消息,于是决定猎取一点野味回去孝敬父皇,不料却挨了野人一箭……你的名字……叫高雅贤,是不是漠北徒手搏虎的那个高雅贤?”
  “徒手搏虎乃是不得已……”
  “很好……很好!你也一起去把那个野人抓回来。”
  高雅贤领命上山而去,杨广则俯伏藤床上,由官兵抬回晋阳。
  顷刻间,日丽风和,山林中色彩各异的枝叶在风中摇曳,鸟儿鸣啭,又是一个神仙的境界。神仙本由人做,唯能将权势利欲淡化至无至空者或能得之,成者号曰“真人”,即是真正的人。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杨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