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老,彭真的罪行已经很明显了7

互联网 0
导读:康生沉思了一会儿,从他抽屉里取出几页纸来,递给他:“根据少奇同志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揭发的内容和我向毛主席汇报后他的指示,我总结了几条。这几条我也和少奇、小平同志谈过,他们都同意。根据中央的决定,你就以此写一篇社论吧,以《红旗》杂志的名义发。”


王力坐在忧心忡仲的康生的办公室里,翻阅着摊在桌上的十几本大字报选,飞快地阅读着。有些内容他只是一目十行地浏览而过。

“你读仔细点,这些内容在社论中是要体现的。”康生说。

“康老,彭真的罪行已经很明显了,除了中央通知里的错误,群众的大字报也没揭出多少过硬的东西,大多是千篇一律地重复,我看从里面是找不出什么名堂的。”

“那么,北京市委机关的材料里呢?”

“里面揭发的东西有些是事实,有些还有待核实,有些则是些捕风捉影的道听途说,我一看就能明辨出来。”

康生沉思了一会儿,从他抽屉里取出几页纸来,递给他:“根据少奇同志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揭发的内容和我向毛主席汇报后他的指示,我总结了几条。这几条我也和少奇、小平同志谈过,他们都同意。根据中央的决定,你就以此写一篇社论吧,以《红旗》杂志的名义发。”

“要不要点名呢?”

“我想想,”康生郁郁不欢地说,“目前彭真的罪行材料,全是以绝密文件印发的。有的是很尖锐的,关系到我们党内最上层的许多重要机密,捅出去会影响许多人。我看还是不要点名,就以‘前北京市委一些主要负责人’取代吧。”

“好吧,”王力把他写的那几张纸收起来,装进皮包里。“那我就根据这几条写了,这实际上等于以中央的名义给彭真写判决书。”

“不是判决,而是声讨他的檄文。”康生纠正道。

这位老资格的肃反专家好像哪儿不舒服似的,脸色很不好,说话也是粗声粗气,全然没有了前几天的笑脸。唉,身体内部有病,自己就该说嘛,别人怎么能看出来呢?据他说,医生给他检查过,肚子里有块不大不小的肿块,只是目前还不能动手术。他说过几个月他就要求退休。这是去年初说的话,可一年多过去了,他再也不提这码事了。

王力回到他的房内,便闭门谢客,开始写文章。他考虑再三,决定把社论的题目定为:《彻底批判前北京市委一些主要负责人的修正主义路线》。

王力站起来走到窗前。他清楚地记得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日日夜夜,不无感慨地叹了口气,也暗暗庆幸自己运气好,没有卷入到漩涡里去。当彭真和北京市委的其他领导步步设防地对抗和消极拖延批判《海瑞罢官》的浪涛时,他一直是一个秘密参与者和得力的参谋。他很清楚,要不是关锋和康生及时地给自己透漏和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也许今天写这篇文章的将是别人而批判的对象中也可能会包含自己。

王力在奋笔疾书着:

“……前北京市委一些主要负责人的领导,贯串着一条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思想的黑线。这条黑线的主要点,就是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党中央和毛主席同志的正确路线,实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它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抗拒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北京市委一些主要负责人非常害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顽固地反对和破坏文化大革命,他们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正是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暴露的。在毛主席和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中共上海市委发动了对吴晗《海瑞罢言》的批判,吹起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号角……”

王平权没等丈夫写完,就看到了这篇文章的草稿。她平和地笑了笑,反驳道:

“我说王力,你给彭真定的这几条罪状可不准确呀,什么‘反对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抛弃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企图和平演变’,据我所知,彭真对社教、四清最积极不过了,他强调阶级斗争比谁都积极。我听过他的报告,还是有发言权的吧?”

王力从妻子手里夺下他的初稿,苦笑着说:“现在是要批判他呢,又不是给他评功摆好,你替他说什么话?”

“我也不是替他说话,我是想提醒你,批判人时要实事求是,有的就说,没有的不能瞎说。”

“去去去,这可不是我给他定的,是根据中央的决定来写的。”王力从来在老婆跟前是笑脸相迎的,即使王平权说错了,他也是慢声细语地给她解释说明,这回却很不客气了:“就这十大罪状写出去,还不知道能不能获得毛主席的通过呢。告诉你吧,主席对北京批彭上不去非常不满,连少奇同志都挨批了,这不,中央连开两三次常委会研究这件事,我能说啥?”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彭真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