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金瓶梅
  • 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普静师幻度孝哥儿
  • 第九十九回-刘二醉骂王六儿张胜窃听张敬济
  • 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 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真夫妇明谐花烛
  • 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 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吴典恩负心被辱
  • 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洒家店雪娥为娼
  • 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金道士娈淫少弟
  • 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 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 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雪娥受辱守备府
  • 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 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 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武都头杀嫂祭兄
  • 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金莲解渴王潮儿
  • 第八十五回-吴月娘识破奸情春梅姐不垂别泪
  • 第八十四回-吴月娘大闹碧霞宫曾静师化缘雪涧洞
  • 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春梅寄柬谐佳会
  • 第八十二回-陈敬济弄一得双潘金莲热心冷面
  • 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汤来保欺主背恩
  • 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 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失偶生儿
  • 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如意儿茎露独尝
  • 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 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画童哭躲温葵轩
  • 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为护短金莲泼醋
  • 第七十四回-潘金莲香腮偎玉
  • 第七十三回-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 第七十二回-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 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 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 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 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 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 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 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 第六十四回-玉箫跪受三章约
  • 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 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 第六十一回-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 第六十回-李瓶儿病缠死孽
  • 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 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 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 第五十六回-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 第五十五回-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 第五十四回-应伯爵隔花戏金钏
  • 第五十三回-潘金莲惊散幽欢
  • 第五十二回-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 第五十一回-打猫儿金莲品玉
  • 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 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 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 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 第四十六回-元夜游行遇雪雨
  • 第四十五回-应伯爵劝当铜锣
  • 第四十四回-避马房侍女偷金
  • 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 第四十二回-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 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 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 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 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 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 第三十六回-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 第三十五回-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 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 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 第三十二回-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
  • 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 第三十回-西门庆生子加官
  • 第二十九回-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 第二十八回-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 第二十七回-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 第二十六回-宋蕙莲含羞自缢
  • 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来 旺儿醉中谤仙
  • 第二十四回-不因一点风流趣,安得韩生醉后醒
  • 第二十三回-心中难自泄,暗里深深谢
  • 第二十二回-向灯前见他,一似梦中来到
  • 第二十一回-拜天诉尽衷肠事,无限徘徊独自惺
  • 第二十回-勾引嫩枝咿哑,讨归路
  • 第一十九回-既厚不为薄,想君时见思
  • 第十八回-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 第十七回-独有梦中魂,犹言意如故
  • 第十六回-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 第十五回-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 第十四回-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 第十三回-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
  • 第十二回-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
  • 第十一回-潘金莲在家恃宠生骄,颠寒作热
  • 第十回-芙蓉却是花时候
  • 第九回-细数从前意,时时屈指尖
  • 第八回-红曙卷窗纱,睡起半拖罗袂
  • 第七回-利市花常头上带,喜筵饼锭袖中撑
  • 第六回-忘海誓山盟天共久
  • 第五回-捉奸情郓哥定计饮鸩药武大遭殃
  • 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闹茶坊郓哥义愤
  • 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设圈套浪子私挑
  • 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 一回-武二郎冷遇亲哥嫂-金瓶梅1
  • 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互联网 0
    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词曰:
    芙蓉面,冰雪肌,生来娉婷年已笄。袅袅倚门余。梅花半含蕊,似开还闭。初见帘边,羞涩还留住;再过楼头,款接多欢喜。行也宜,立也宜,坐也宜,偎傍更相宜。
    话说当日武松来到县前客店内,收拾行李铺盖,交土兵挑了,引到哥家。那妇人见了,强如拾得金宝一般欢喜,旋打扫一间房与武松安顿停当。武松吩咐土兵回去,当晚就在哥家歇宿。次日早起,妇人也慌忙起来,与他烧汤净面。武松梳洗裹帻,出门去县里画卯。妇人道:"叔叔画了卯,早些来家吃早饭,休去别处吃了。
    "武松应的去了。到县里画卯已毕,伺候了一早晨,回到家,那妇人又早齐齐整整安排下饭。三口儿同吃了饭,妇人双手便捧一杯茶来,递与武松。武松道:"交嫂嫂生受,武松寝食不安,明日拨个土兵来使唤。"那妇人连声叫道:"叔叔却怎生这般计较!自家骨肉,又不服事了别人。虽然有这小丫头迎儿,奴家见他拿东拿西,蹀里蹀斜,也不靠他。就是拨了土兵来,那厮上锅上灶不乾净,奴眼里也看不上这等人。"武松道:"恁的却生受嫂嫂了。"有诗为证:
    武松仪表岂风流,嫂嫂淫心不可收。
    笼络归来家里住,相思常自看衾稠。
    话休絮烦。自从武松搬来哥家里住,取些银子出来与武大,买饼馓茶果,请那两边邻舍。都斗分子来与武松人情。武大又安排了回席,不在话下。过了数日,武松取出一匹彩色段子与嫂嫂做衣服。那妇人堆下笑来,便道:"叔叔如何使得!既然赐与奴家,不敢推辞。"只得接了,道个万福。自此武松只在哥家宿歇。武大依前上街挑卖炊饼。武松每日自去县里承差应事,不论归迟归早,妇人顿茶顿饭,欢天喜地伏侍武松,武松倒觉过意不去。那妇人时常把些言语来拨他,武松是个硬心的直汉。
    有话即长,无话即短,不觉过了一月有余,看看十一月天气,连日朔风紧起,只见四下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瑞雪来。好大雪!怎见得?但见:
    万里彤雪密布,空中瑞祥飘帘。琼花片片舞前檐。剡溪当此际,濡滞子猷船。顷刻楼台都压倒,江山银色相连。飞盐撒粉漫连天。当时吕蒙正,窑内叹无钱。
    当日这雪下到一更时分,却早银妆世界,玉碾乾坤。次日武松去县里画卯,直到日中未归。武大被妇人早赶出去做买卖,央及间壁王婆买了些酒肉,去武松房里簇了一盆炭火。心里自想道:"我今日着实撩斗他他一撩斗,不怕他不动情。"那妇人独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望见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妇人推起帘子,迎着笑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挂心。"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将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子上。随即解了缠带,脱了身上鹦哥绿[纟宁]丝衲袄,入房内。那妇人便道:
    "奴等了一早晨,叔叔怎的不归来吃早饭?"武松道:"早间有一相识请我吃饭,却才又有作杯,我不耐烦,一直走到家来。"妇人道:"既恁的,请叔叔向火。"
    武松道:"正好。"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条凳子,自近火盆边坐地。那妇人早令迎儿把前门上了闩,后门也关了。却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来,摆在桌子上。武松问道:"哥哥那里去了?"妇人道:"你哥哥出去买卖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武松道:"一发等哥来家吃也不迟。"妇人道:"那里等的他!"说犹未了,只见迎儿小女早暖了一注酒来。武松道:"又教嫂嫂费心。"妇人也掇一条凳子,近火边坐了。桌上摆着杯盘,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
    "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酒去,一饮而尽。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气寒冷,叔叔饮过成双的盏儿。"武松道:"嫂嫂自请。"接来又一饮而尽。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妇人。妇人接过酒来呷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放在武松面前。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身单],脸上堆下笑来,说道:"我听得人说,叔叔在县前街上养着个唱的,有这话么?"武松道:"嫂嫂休听别人胡说,我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妇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心头。"武松道:"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就是了。"妇人道:"啊呀,你休说他,那里晓得甚么?如在醉生梦死一般!他若知道时,不卖炊饼了。叔叔且请杯。"连筛了三四杯饮过。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那里按纳得住。欲心如火,只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头来低了,却不来兜揽。妇人起身去烫酒。武松自在房内却拿火箸簇火。妇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武松有八九分焦燥,只不做声。这妇人也不看武松焦燥,便丢下火箸,却筛一杯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下半盏酒,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匹手夺过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不要恁的不识羞耻!"把手只一推,争些儿把妇人推了一交。武松睁起眼来说道:"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的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伤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羞耻,为此等的勾当,倘有风吹草动,我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妇人吃他几句抢得通红了面皮,便叫迎儿收拾了碟盏家伙,口里说道:
    1 2 3 4 5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