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军在外国首都入城,是有史以来的大事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昭和十三年元旦,松井总司令官会见了来自东京的陆军省人事局局长阿南,当时阿南指责说:“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战斗中的指导是违背人道的。”这一点,前面已有介绍(第二十一至二十二页)。阿南局长也曾会见了中岛师团长,当时,对中岛中将的信口开河有种种流传,说什么“‘中国人不论多少,统统杀掉’,神气十足”啦,“日本兵放火烧中国人的房子,‘是为了取暖’,态度沉着,使对方吃惊”啦,等等。据说,中岛中将对松井大将的提醒,也泰然处之,说:“强奸在战争中是不得已的”(参照本书第二三二页)。这是说,他对杀人、强奸、放火行为毫不在意。南京市民把“南京警备司令官”当作瘟神来迎接。
第五节 在“欢庆南京胜利”期间
 违抗松井总司令官的命令而全军入城
  十二月一日,松井司令官接到大本营下达的关于进攻南京的命令,于是向所属部队发出追击令,同时训令说:
 敌军中如有丧失抗战意志者,对他们采取最宽容慈悲的态度,而对一般官民,要经常努力宣扰和爱护他们,皇军一过,要使所有官民景仰皇军的威德,愉快地归顺于我(《南京屠杀事件与松井石根日记》,载《日本周报》,第三九八号)。
  日本军还根据松井大将的意见,组成了参谋部。松井的意见是:“南京中国的首都。进攻南京世界性的事件,因此要慎重研究,进一步提高日本的声望,增强中国民众的信赖。”十二月八日,在向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传达的命令中有这样两条内容:
 (三)中国军队投降时,只由从各师团选拔出来的两、三个大队和宪兵队开进城内警备地图上所标明的负责警备的地区。
 (四)中国不接受投降劝告时,从十二月十日下午开始进攻。在此情况下,开进城内的部队,其行动按前面所述同样安排,要特别严肃军纪、风纪,迅速恢复城内治安。
  同时传达的《关于进攻南京和入城的注意事项》中,还训示(《远速》,二一四号。载洞富雄编:日中战争史资料8《南京事件》1,第二○二页)说:
 (一)皇军在外国首都入城,是有史以来的大事,鉴于这是值得永垂青史的事迹和引起世界各国注目的重大事件,应堂堂正正地、以可成将来之楷模的意图进城,绝对不容许各部队随便闯入城内、与友军相冲突和发生不法行为。
 (二)应特别严肃部队的军纪和风纪,使中国军民景仰和归顺在皇军的威风之下,绝对不能发生诸如毁坏声誉的行为。
 (四)入城的部队应由师团长特别选拔,使他们预先了解注意事项,特别是彻底掌握城内属外国权益的地区,绝对不犯错误,必要时应放步哨。
 (五)凡有掠夺行为或因不慎而失火者,应严加处罚。
 应让许多宪兵和辅助宪兵军队同时入城,防止发生不法行为。
 (华中方面军参谋中山宁人宣誓口述〔辩证一三四五〕,部分从略)
  接着,松井大将于十二月十日劝告守备南京唐生智将军,要他不战而退,说:“日本军对进行抵抗的人是残酷无情的,但对非战斗人员和对日本不怀敌意的中国军队是亲切而宽大的。”日本军接近南京时,又从飞机上散发传单,宣布“日本军极力保护善良的市民,努力使他们能够愉快地工作,和平地生活”。
  在占领南京时,松井大将命令只许各师团选拔两、三个模范部队的大队和宪兵队入城,由他们对城内负责警备的池区进行警备,其余部队留在城外。然而可以想象,部队在补给不良的情况下,经过连续不断地艰苦战斗,当他们要大举入城时,自然会出现混乱状态,发生不幸事件。可是,他们反对松井的命令,几乎全军入城,结果终于在南京城内引起了大规模的掠夺和残虐事件(华中方面军副参谋武藤章讯问记录〔辩证二六七九〕 ,载《远速》,四十四、三一三号,前引书1,第八十二页)。
  十七日举行入城式后,松井大将听到了许多日本军所犯的残虐事件,于是立即向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司令官发出命令,要他们除保留警备南京所需的兵力外,其余迅速撤出城外,并严肃处理破坏军纪、风纪的行为。
  当时,华中方面军参谋中山宁人说,十二月十九日只要第十六师团留下来警备南京,其他均后撤至扬子江北岸和上海方面(前引宣誓口述,载《远速》,二一四号, 前引书1,第二○三页)。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也说:“同一天,除第十六师团外,要他们全部远远撤至东部地区”;宣誓口述〔辩证二六二六〕,载《远速》,三○九号, 前引书1,第二五二页)。诚然,十二月十九日那天,第十军为了撤至杭州湾作战,返回到芜湖方面。但上海派遣军的主力从南京城内撤出来,时间上好像稍迟一些,因为也存在宿舍和饮水问题(前引武藤章的宣誓口述)。
  十二月二十一日,全军的部署作了调整,让各师团撤出南京日本军并在这一天任命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南京地区警备司令官。南京地区的警备分为东西两部,西部地区的警备司令官由中岛中将所属第三十旅团长佐佐木到一少将担任。据佐佐木自己说,西部的警备区范围包括城内。关于城内的警备问题,由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直接管辖(《一个军人的自传》,增订版,第三三四页)。这样,第十六师团长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奉命担任南京地区的警备司令官。就新的部署而言,该师团实际上是在十二月二十三以后负责南京城内外警备的(第十六师团参谋长中泽三夫宣誓口述〔辩证二六六七〕 ,载《远速》,三○九号,前引书1,第二四四页)。也可以认为,除第十六师团外,上海派遣军的部队是在此前后这段时间撤出南京城内的。
相关热词搜索:南京大屠杀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