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京城满地的尸体无人过问(46)

互联网 0
导读: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原来你也有怕的人!大哥是最反对贪欲的,你看他,每年光养廉银子就两万两,可每年捎到家里用度才不到一千两,全做了善事。你是怕大哥不饶你,对不对
第46章
1.天京城满地的尸体无人过问。
湘军在四处纵火,天王府、干王府全都是烈焰腾空。天王府“太平一统”、 “天子万年”的大匾倾了半边,被火烧焦了一半。在烟灰如雪片飘落的天京城,曾国筌、曾贞干骑着马捂着鼻子往城门外走,后面抬着洪秀全的尸体。
曾贞干说:“九哥你不该放火烧城。那天王府造得比北京的王府都精巧,留下来不好吗?”
曾国筌说:“你就不懂这其中的道理了,三天,湘军把南京城洗劫了一空,那不是处处留了把柄吗?一把火烧了,知道是战火是放火?一把火烧为白地,也就一了百了啦。”
曾贞干说:“你不是在找传国玉玺吗?找到了吗?”
曾国筌说:“没有,看样子叫他们带走了。”他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没说实话,其实洪秀全的玉玺就在他手中,他的部下挖出了傅善祥藏在假山后的所有东西。
曾贞干说:“我们抬着洪秀全的尸首出城干吗?臭哄哄的。”
曾国筌说:“给大哥看,他要亲自勘验过,才好向朝廷奏报的,这可开不得玩笑,太后听说天京攻下来了,第一件事就是问洪道下落,死活都得有个影儿。”
曾贞干说:“可惜叫幼天王跑了。”
“不能说跑了。”曾国筌说,“跑了谁都行,跑了幼天王,功就折损了一半。”
曾贞干说:“那,怎么搪塞呢?”
曾国筌说:“就说在乱军中战火烧死了。这事连大哥都不能告诉。”
“万一日后幼天王在哪里冒出来呢?”曾贞干说,“那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即或冒出来,也只是失察而已。”曾国筌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奏报全功!”
“你胆子太大,什么都敢为。”曾贞干说,是佩服也是担心。
曾国筌问:“大哥从安庆动身了吧?”
“动身了。”曾贞干说,“明天就能到。”
“那得赶在他到来之前。”曾国筌说,“你马上回家一趟。”
曾贞干说:“干什么?哦,你让我押送那些黄白之物?也用不着这么急呀。”
曾国筌说:“必须赶在大哥到来之前运走。”
曾贞干笑道:“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原来你也有怕的人!大哥是最反对贪欲的,你看他,每年光养廉银子就两万两,可每年捎到家里用度才不到一千两,全做了善事。你是怕大哥不饶你,对不对?”
曾国筌说:“我不怕他。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明白石u 的人我不知道,我管的各营,那是公开的,打下一个城,抢它三天,过了三天再抢,抓住一个一个,我得对得起弟兄弟兄打仗的时候也得对得起我。”
“你不怕大哥,你敢打开箱子,让他看看你这次从金陵弄到了多少东西吗?”
曾国筌笑道:“其实,银子我倒没有弄多少,我从天王府里弄到的一批古玩、字画,那是没法估量的财富。”
曾贞干说:“我得见大哥一面再走。”
“不行。”曾国筌说,“我倒是不怕他知道,这点我是不怕的。你以为他不知道你我都干了什么吗?可我得让他心静,一旦外人知道大哥了解我们的底,就有人去参他。”
曾贞干说:“那好吧,我就押船先回乡,我倒也想家了。咱们到底打下了南京!大哥曾经说过,如果李鸿章聪明,他就不该来参加金陵会战,李鸿章真乖,果然没来。”
曾国筌说:“他给我写了一封信来,说得再形象不过了,他说,卧榻岂容他人窥视,禁地岂容他人靠近?他明白告诉我,他宁可冒着抗君命的危险,也绝不来南京与我争功。”
曾贞干说:“不愧是大哥的学生,有大哥的君子之风。”
2.长江上(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一艘华贵的座船在十几艘架着大炮的红单船的护卫下顺流疾驶而来。踌躇满志的曾国藩站在帆下,眺望着烟波浩渺的大江,他前南地自语:“九死一生,我总算没有辱没自己呀。”
曾贵给他端来一杯茶;说:“老爷,这不是盼到这一天了吗?那年靖港之役,你一气之下投水,真是死了,谁可借你呀!”
望着老仆,曾国藩宽厚地笑了。
这时,赵烈文指着对面驶来的一艘武装押运的大船说:“大帅,你看那艘船多可疑?会不会是长毛的船?”
“长毛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曾国藩说,“从武昌到南京,已全是我湘军的势力范围。”他想了想,说:“既然你以为可疑,就拦住它盘问盘间。”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