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诏吧,朕封他为忠王(41)

互联网 0
导读:洪仁玕、傅善祥一直在等待着,他们知道洪秀全会有什么举动。果然,洪秀全拿起了条案笔架上的大提斗。见他要写字,傅善祥亲自从青瓷花瓶中拿出一轴宣纸,铺在条毡上
第41章

1.天王府上书房望着窗外飘飘洒洒的雪花,洪秀全的内心世界经历着震荡。他没有想到李秀成在委屈的时候仍能这样忠于他,忠于太平天国。

洪仁玕、傅善祥一直在等待着,他们知道洪秀全会有什么举动。果然,洪秀全拿起了条案笔架上的大提斗。见他要写字,傅善祥亲自从青瓷花瓶中拿出一轴宣纸,铺在条毡上。

洪秀全写了四个潇洒的大字:万古忠义。

“这是给李秀成的吗?”洪仁玕问。

“是呀。”洪秀全说,“草诏吧,朕封他为忠王。”

洪仁玕说:“李秀成一家六十口人,全在浦口,老母也在身边,他想叛,一点后顾之忧也没有。”

傅善祥舒了口气,说:“这是板荡识忠臣啊,没有李昭寿,他封不了忠王。”

洪秀全心绪好,竟开了一句玩笑:“那你该告诉李秀成,让他到李昭寿那里谢恩去。”

洪仁玕和傅善祥都笑了。

洪秀全突然问洪仁玕:“朕听说你写了个皖北作战方略,派一专使去找陈玉成,请他指正,有这事吗?”

洪仁玕说:“有啊。”

洪秀全说:“自谦是美德,然而过谦则反使人看轻了你,你是首辅,你是军师,不能大权旁落。”

洪仁评说:“我尊重英王,他反过来又更加了几分对我的尊重,大事小情他都与我相商,往来信使不断,最多的一天他派来三个信使。”

傅善祥说:“将相和则国安,干王是蔺相如啊。”

这一说洪秀全也高兴起来,说:“蔺相如是尊敬一个耋宿老将,你却笼络一个小将,这更难能可贵呀。”

2.于王府门外三通鼓响后,兵部尚书刘悦及一女仆射才引着李秀成进了内殿。内殿是新辟的第四进院子,平时外臣轻易不会涉足这里,今天干王洪仁玕在这里召见李秀成,足见他是想表示亲近。

李秀成进了内殿,颇觉愉悦,中厅显要位置挂着用玻璃罩起的金边龙匾,内放洪秀全给洪仁玕御笔朱题绢制封王诏旨。刘悦引他进了内殿右面一厅,铺毡结彩,厅内环列几张桌子,上面摆放着金、银、玉器,还有西洋钟表、古玩,壁上挂满黄缎对联,还有一幅七尺高、六尺宽的一个大“福”字,是洪仁玕手书,福字四周天地头上,洪仁托亲笔批天兄基督登山重训“九福”诸条,这大概有托上帝赐福之意。

李秀成被引坐在厅中央会议桌旁,上面吊着十二盏玻璃灯,桌旁书橱里放有洪秀全亲批御书,还有许多洋文书。

陈玉成笑吟吟地过来了,原来他正在旁边茶室里看书。

“英王殿下早来了吗?”李秀成上去打了招呼。

陈玉成说:“我也是刚到。”

二人坐在桌旁,议论品评了一回洪仁玕的字体、流派,又说了些闲话。

陈玉成又说起了韦俊:“韦俊真是个软骨头!听说到了清妖那边,才给了个参将,也并不把他当回事。”

李秀成说:“不管怎么说,他叛降,总是太平军的耻辱,他和捻子过来的李昭寿、薛之元不同,那两个人无足轻重,韦俊可是元老啊。”

陈玉成说:“无伤我天朝毫毛。”

不一会,洪仁玕从左面寝殿出来了,拉住陈玉成、李秀成的手,说:“辛苦,辛苦。”

陈玉成、李秀成也说:“干王辛苦。”

三人落座后,洪仁玕说:“我本想把杨辅清也调回来一起商议的,可他分不开身。目前,英王在潜、太、黄、宿地域,被曾国藩牵制着,不能移动,韦俊余部已无多大战斗力,杨辅清在池州;东流,也被曾国藩缠住手脚,左军主将李世贤此时在海宁、湾址一带,现在天京四门皆为和春、张国梁两部重重围困,深壕重垒,朝内积谷无存,仅有浦口一线粮道可解燃眉之急。必须找出解救天京、打破重围的办法才行。”这是洪仁玕急调英、忠二王进京原因。

陈玉成说:“我们不能丢了安徽,安徽的仗打好了,天京自然解围。”

洪仁玕说:“侍王的意思是取闽浙,我以为应用围魏救赵之法解天京之围。” 李世贤和杨辅清此时也封了王。

陈玉成问:“怎么个打法呢?”

洪仁玕又在桌上摊开了他的地图,他指点着说:“我们可东取苏、杭、上海,一待下路既得,我们可买小火轮二十个,沿长江上取湖北。一旦取得了苏杭,则敌必救苏杭,这叫攻敌之必救。”

李秀成在地图前看了一会,说:“好一个围魏救赵!我赞成打苏杭,这确是攻敌之必救,可分散清妖兵力。一旦占了苏杭,我们再返旌自救,京国可解,这应是第二步。”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