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天连跳三级,又是军师又是王(40)

互联网 0
导读:李秀成大营李秀成拍着刚刚得到的封王诏书,用力拍打着,对陈玉成说:“天王不是永不封王了吗?怎么洪仁玕一来,二十天连跳三级,又是军师又是王,他懂得打仗用兵吗
第40章
1.李秀成大营李秀成拍着刚刚得到的封王诏书,用力拍打着,对陈玉成说: "天王不是永不封王了吗?怎么洪仁玕一来,二十天连跳三级又是军师又是王,他懂得打仗用兵吗?"
陈玉成比他冷静,说:"据说这洪仁玕才高八斗,连洋文也懂,是个治理天下的干才,且看一看,也许是太平天国的福分。"
"岂有此理,"李秀成说,"到京未满两句,便封王,要人悉受其节制,这怎能今天下人信服?这不是因为他姓洪吗?专信同姓之重,从前有过覆辙的,洪仁发、洪仁达之封,不是气走了石达开吗?"
为消其火,陈玉成戏言道:"这回封了个干王,又要气走李秀成吗?"
李秀成苦笑了一下,说:"愤愤不平者不止我,韦俊和杨辅清都想上书呢,我也写了一份。"他叫石益阳找了出来,拿给陈玉成看,"我可是以咱们两个人的名义写的,你想签字,就联名,你如怕惹火烧身,就我一个人上奏。"
这分明是将了陈玉成一军。陈玉成年纪比他轻,却沉得住气,其实他的心情与李秀成是一样的愤慨,他更顾全大局。看过了以后陈玉成说:"天王一连三次改封,怎能听不到反对之声D 我看洪宣娇、傅善祥就不会缄默。似乎不宜这样上奏章。"
"你胆小怕事吗?"李秀成夺回奏章说,"你保你的乌纱帽吧,不用你签。"
"我是替你着想的。"陈玉成说,"同样的话,从你口中道出,就有居功自傲之嫌,天王会疑心你想争权,好事反办坏了。如果让洪宣娇、傅善祥出面,天王会听得进去,她们是女的,天王不会认为她们有野心。拥兵自重,历来是大忌,不可养撞。"
李秀成嘴上不说,心里折服,他说:"你说得未免太过,忠言劝谏便是拥兵自重吗?这洪仁拜多喝了些墨水而已,也不会比鄙陋的洪仁发、洪仁达强多少。"
"你的推断也许对,也许不公正。"陈玉成说,"你别急,我正好应召到天京去,我相机把众将领的情绪告知天王,他也不能不顾忌众怒的。我也想见见这位名气蛮大的洪仁玕
不是要举行加封大典吗?我们都回去躬逢其盛,怎么样?"
李秀成说:"我没兴致。"
"百闻不如一见嘛。"陈玉成说,"你又不想见,你的反对就是无的放矢。"
2.洪仁玕临时公馆洪仁玕虽已封王,王府一时来不及修建,傅善祥把他安排住在了城南三坊巷原来的清朝江宁县署,也有三进院子,初具规模。洪仁评认为这个地方很幽静,竟不愿再搬动,傅善祥奏准天王,决定就在江宁县署旧址拓建干王府。
洪仁玕在书房里写字,刚写了八个大字,上联是"干戈底定",下联是"王道荡平",他横竖看看,对新拨给他的女尚书刘悦说:"把这副联刻在木头上,挂到大门外。"
刘悦拿了那几张纸出去了。
洪仁玕又坐到灯下书写,他面前已经写了一叠纸,每篇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此时他正写到"心无主则诱惑能摇,惑念一萌,私欲愈煽而愈炽",刘悦又进来了,说:"傅春祥来访,见不见?"
洪仁玕面带微笑起立:"快请,就到书房来吧。"
傅善祥已应声而人,她落座后说:"明天扩建王府要动工了,太吵闹,还是给干王找个清静处吧。"
"我不怕吵。"洪仁玕说,"我在上海衣食不周时,还到洋人的工地上挑过砖、筛过白灰呢,那吵不吵?"
这句话博得了傅善祥的好感,她见桌上摊着一叠纸,说:"我打扰干王了,在写什么呀?"
洪仁玕说:"我不能尸位素餐啊,在其位,就得谋其政,勉为其难了。我想将天国大事分为轻重缓急几项,分门别类加以改革,达到‘新天、新地、新人、新世界’之境界。"
傅善祥心底油然升起敬意,她说:"尽管起用陈玉成李秀成这些新人后,天国有了转机,可还是百废待举。有些高级将领叛降,给天国造成极大损失。"
洪仁玕说:"我正要着手治理人心。胜惑即胜敌,这是我提出来的一句话,可令天国军民自省。"
"胜惑即胜敌?"傅善祥说,"太对了,太平军初期、人人无欲,每个人手上分文元有,一切交公,那时无欲、无惑,反倒相安无事。"
洪仁玕说:"胜惑才能自强,以此克敌,何邪不克?以此歼敌,何敌不歼呢?我以为这是稳定人心稳定天国的基石。"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