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善祥平静地说:我来收尸

互联网 0
导读:你这人可真是够心诚的了。好,我成全了你。不过不管谁问你,你都说你看的是一个邻居。诛灭九族,最后牵连到老师一族,没听说有邻居。懂了吗
第31章
1.长江上(一八五六年九月二十六日)
石达开站在指挥船的甲板上,忧心忡忡地凝望着长江两岸的山林、水泽。
这次他是大张旗鼓奔赴天京的,主桅上飘着翼王的帅旗。
石益阳站在前帆下,她问石达开:“若是北王韦昌辉不听父亲劝告呢?”
石达开说:“忠言虽逆耳,可他会知道什么是忠言的,他能听。”
石益阳固执地说:“我问的是不听怎么办,不是问他能不能听。”
石达开认真想了想,说:“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吗?”
石益阳说:“我也知道。”
石达开说:“我的小军师第一次无计可施了。”
石益阳说:“天王倒有可能再下一道密诏给你,让你为天国靖难,再除掉韦昌辉,你干不干?”
石达开想过这个问题,他说:“这是我最怕的。”
“你怕杀人?”女儿问。
“我在沙场上杀人无数,杀人我怎么会怕?”石达开说,“我怕自己人杀自己人。”
“那咱们不如还呆在安庆的好,多余回天京去。”石益阳说。
石达开自然猜到了石益阳的担心,不过他说:“事情都有一万和万一,有一份希望,也该去争取。”
江风正劲,大旗哗啦啦地飘,船帆鼓得满满的,正快速下驶。石达开也忽然对此行设信心起来,甚至想停船返航。
2.东王府大门以内的尸体数量在减少,大小车辆正在往外运用黄布缠起来的尸体,有些尸体因没有那么多黄布只好就盖在芦席下,露着头脚,其状惨不忍睹。
脸上蒙着黑纱的傅善祥提着包在黑纱中的人头匣子缓缓走来。她才离开东王府几天,这里已物是人非,一片阴森恐怖了。
大门口的牌刀手拦住了她:“你干什么?”
傅善祥平静地说:“我来收尸。”
“收尸?”那个牌刀手以为遇见了疯子,“你是不是疯子呀?这东殿院子里的尸首,还没人敢收呢!你知不知道,你来收了别人的尸首,你自己的尸首可是没有人替你收了!”
傅善祥依然平静地说:“我知道。”
“你知道?”那人更是惊诧了。不知怎么,那人忽然良心发现,小声劝道, “你快走,别在这找死了。”
“那我看看总可以吧?”傅善祥说。
牌刀手迟疑了一下,说:“你这人可真是够心诚的了。好,我成全了你。不过不管谁问你,你都说你看的是一个邻居。诛灭九族,最后牵连到老师一族,没听说有邻居。懂了吗?”
傅善祥说:“多谢了。”
“你跟我来吧。”牌刀手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你胆子也够大的了,这里头尸首都堆成了山,臭气熏天,一个个毗牙咧嘴的,我们大男人都吓得晚上睡不着觉,你敢来看。”
傅善祥没有出声,低头往前走。
走过二门,那人问:“你到底找哪一个呀?官嘛,能找着,宫女什么的可没法认。”
傅善祥突然说:“好找。我去看东王的尸体。”
此言一出,差点把那人吓了个跟头。他连连退了好几步,说:“你这人……大概真是疯子吧?”
傅善祥说:“我不疯,你带我去吧。”
那人说:“那你……那你得告诉我,你是东王的什么人,你为什么要看他的尸首,别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他,你怎么却不怕受牵连?”
傅善祥说:“我找到了他的头,我想找个人把头缝在他尸身上,让他有个全尸。”
那人受了感动,说:“你真是个好心人。看来,东王活着的时候你一定受过他的大恩,是不是?”
傅善祥说:“是的。”
那人劝道:“他的头在哪?你手上提的匣子里就是吗?这事你也担着风险,昨天夜里挂在旗杆上示众的人头丢了,北王责打了不少人,正为此事发怒呢,现在你跑到这来了,还了得?你快快放下,别声张,快走吧。”
傅善祥十分固执:“不,我不怕抓,也不怕打,你成全了我吧,我永远不会忘你的恩德。”
那人见她如此执着,开始打量她了:“你一定不是寻常人,你冒死来做这事,你到底是谁?”
傅善祥拉开面纱的一角,让他看到了一张美丽绝伦的苍白的脸,她说:“我是傅善祥。”
那人“啊”的一声,像白日见了鬼一样,半晌他才说:“怪不得。你这样有情有义呢。可是,你这么美,这么年轻,你已经离了虎口产吗又非自投罗网不可呢?”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