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还想帮杨秀清(29)

互联网 0
导读:韦昌辉说:再派快船去安庆迎一迎,夜长梦多,两个王在天京城外,迟早会走露风声,那时可就不好收拾了。他把脸转向陈承瑢,问,“东王府有什么动静
第29章

1.雨花台大营这里忽然变得气氛紧张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都是韦昌辉的亲兵,连谭绍光也只能在外围。

一个部将走进来问谭绍光:“检点大人,好像有什么大事吧?北王刚刚出去督师,怎么一转眼工夫又回来了?”

“别问那么多,你加强警戒就是了,别在这儿出了事,其余的一切不问。”

部将说:“是。”领命而去。

2.检点营帐韦昌辉占据了谭绍光的营帐,秦日纲刚刚起来。韦昌辉问:“这个谭绍光可不可靠?”

“可靠。”秦日纲说,“我已经在这住了三天了,一点风声没露出去,谭绍光原来是陈玉成的小兵,与东工没有什么瓜葛,倒是与石达开有关系。”

韦昌辉说:“今天已是八月一号了,怎么石达开还不到。”

韦玉方说:“他已到了安庆,再等他一天吧。”

韦昌辉大概急火上攻,口唇都起了泡,他说:“石达开这人向来圆滑,别是耍滑头吧?”

秦日纲说:“不会。他不会违抗天王之命的。况且,他恨杨秀清不亚于你我,尤其他岳父,会在他背后吹风的。”

韦昌辉说:“再派快船去安庆迎一迎,夜长梦多,两个王在天京城外,迟早会走露风声,那时可就不好收拾了。”他把脸转向陈承瑢,问,“东王府有什么动静?”

陈承瑢说:“东王府一点动静也没有,每天都在大兴土木。昨天下午,天王亲自排驾东王府,去看扩建前的大殿,他还告诉工匠头,殿顶要用九条盘龙呢。”

韦昌辉干笑了一下说:“天王这是在做戏呢,欲擒故纵。”

秦日纲说:“他心里一定急着等我们进城呢。”

韦昌辉说:“杨秀清的万岁梦也快做到头了。”

陈承瑢说:“有一件怪事,傅善祥失踪了,已经好几天不见了,我不敢问杨秀清,但我好几次看到他到傅善祥住过的房子前面去转悠,样子像挺伤心。”

“她可是东殿的心腹啊。”秦日纲说,“她在必杀之列,她是听到风声跑了?”

“那不可能。”陈承瑢说,“连杨秀清都毫无觉察,何况傅善祥?”

“她失宠了吧?”韦昌辉问。

“也不像。”陈承瑢说,“就在她失踪的前两天,东王还要纳立为王娘呢。杨秀清亲口跟我说,在加封万岁和过三十七岁生日那天,举行立王娘仪式,他要来个三喜临门呢。”

韦昌辉皱着眉头问:“那她会是什么原因呢?她总不会看被红尘了吧?”

秦日纲问:“这个傅善祥是个怎么样的人?褒拟?担己?杨贵妃?吕后?武则天?赵飞燕?”他一口气叨咕出一大串古代左右一时的后宫佳丽的名字。

这时两个牌刀手送两个大西瓜进来。

陈承瑢说:“都不是。傅善祥人缘不坏,上上下下都喜欢她,从不作威作福,不过她很有见地,她有好多主意都被杨秀清采纳了。”

“那这个人留不得。”韦昌辉说,“一定要搜捕到傅善祥,不能让她漏网。”

3.外围岗哨送西瓜的牌刀手在向谭绍光密报,说:“北王和燕王说要杀掉傅善祥呢。小的知道她前几天来过咱这,你可得让她小心啊。”

“你怎么知道?”谭绍光问。

牌刀手说:“方才小的往里送西瓜,偶尔听到了几句。”

“别对外人说。”谭绍光嘱咐了一句。

4.长江边上一渔村谭绍光带两个牌刀手穿过晒满鱼网和搁浅着的几条待补渔舟的沙滩,向亮着点点灯火的小渔村走去。

5.简陋的渔民茅屋院子里也堆着破鱼网,菜畦里种着瓜果蔬菜,丝瓜爬到了房檐下。

谭绍光把两个牌刀手留在院外,自己走了进去,他走近亮着灯光的窗下,用手指捅破窗纸,向里一看,只见傅善祥正在灯下给曾宪讲书。

曾宪琅琅地读道:“天下无粹白之狐,而有粹白之裘,取之众白也。”

傅善祥问:“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曾宪摇摇头:“不全明白。”

傅善祥说:“《吕氏春秋》的这句话,出自《用众》篇。用众,也就是画龙点睛之笔了。用众,就是博采众长、集思广益的意思。全句是,无粹白之狐,就是没有纯白的狐狸,但为什么有粹白之裘呢?这是因为用众,从很多狐狸皮中取下纯白的一点,集在一起,就缝成一件纯白的裘衣了。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曾宪说,“就像我习武,南拳、北拳、猴拳、醉拳样样精通后,才能把它们的精华集中起来,就什么拳都能打败了。”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杨秀清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