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进天王府不换女装吗(19)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曾晚妹庄重地点点头。陈玉成从她那对亮晶晶的眸子里看到了真挚和火热的光束,他说:她也想见见你呢。不过,到了天王府门外,你得先等等,我得去找人
第19章
1.天京街上
陈玉成走在街上,曾晚妹跟在一旁,她问:"今天进天王府不换女装吗?"
陈玉成说:"今天大可不必了,我是经过允许,以陈玉成的身份去拜别公主的呀。"
"我也去。"曾晚妹突然说。
"你开什么玩笑!"陈玉成没理她。
"我说的是真的。"曾晚妹固执地说。
陈玉成站住了,为难地说:"又上来你那小孩子脾气了。"
"你能去看公主,我为什么不能去?"曾晚妹咂着嘴说。
"是你鼓动我去的呀。"陈玉成说,"这会儿又反悔。我知道你的小心眼,你是怕我又和公主有什么藕断丝连的事。"
曾晚妹说:"你小看人!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提着醋瓶子呢?"
陈玉成说:"那你又想怎么着?"
曾晚妹说:"我呀,我早就想见见仪美公主了,我觉得她比我好,比我有修养,比我通情达理……"
陈玉成大有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觉,他睁大眼睛说;"晚妹,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曾晚妹庄重地点点头。陈玉成从她那对亮晶晶的眸子里看到了真挚和火热的光束,他说:"也好,也好,她也想见见你呢。不过,到了天王府门外,你得先等等,我得去找人。苏三娘离开天王府以后,就不那么方便了。"
曾晚妹问:"放着掌朝仪不当,苏三娘干吗要去带兵打仗啊?"
陈玉成说:"你只懂你自己的感情,从来不想别人的。苏三娘和罗大纲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
曾晚妹又大吃一惊,她说:"听人家说,苏三娘和天王……"她不说了,笑个不住,下面的话心照不宣。
"你别听传言。"陈玉成说,"我看不像。苏三娘也是个烈女子。如果她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她该老老实实在天王府里呆着,还去找罗大纲干什么?"
曾晚妹说:"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陈玉成他们已经来到了天王府前,东朝房、西朝房前面的十二面大锣正在敲响,声震百街,陈玉成说:"这是天王要出宫去了。"
2.天王府仪美公主寝殿廊下自从陈玉成来看过仪美后,她的病已奇迹般地痊愈了。这几天她的行为古怪反常,平静随和地各处走走,言语之中大有话别的意思。
陈玉成和曾晚妹来到她寝宫的时候,她正坐在廊下的香鼎前,里面燃着火,她把一摞摞诗稿、书籍都放在火中烧了,其中包括《太平礼制》等天朝颁行的书,这不能不令陈玉成惊讶。
"哎呀,你来了!"一见了陈玉成,仪美笑吟吟地起身,把焚化的活儿交给了一个宫女,说,"快请里面坐。"
仪美发现了跟在陈玉成身后的曾晚妹,问:"这位是谁呀?"
曾晚妹抢先答:"回天长金,我是他的牌刀手曾晚生。"
仪美笑着打量她说:"牌刀手?不像,你这么纤弱、文静,倒像个女孩儿。"
陈玉成说:"公主好眼力,她叫曾晚妹,是曾天养副丞相的孙女儿,从小女扮男装,没有几个人知道。"
仪美笑了:"天朝花木兰。"
3.公主寝殿陈玉成一进屋,就敏感地发现了屋子里有变化,宝贵浮华之气一扫而光,代之的是肃穆和冷清。
陈玉成问:"天长金的屋子这么冷清?"
仪美笑了笑,说:"我真想带发修行。可我知那就犯了天国大忌,也会让父王震怒、伤心。"
陈玉成:"岂可信佛门妖教?"
仪美点点头,请他们坐下后,一边与他们说话一边打量曾晚妹。
"这是为什么呢?"陈玉成颇为惋惜地说,"天长金应当高兴才是。"
"也不为什么。"仪美淡然答道,"在凡世间倦了,想斩掉烦恼之根,现在心静如水,身体也好多了。"
曾晚妹叹道:"可惜你这个金枝玉叶了。"她随手拿起了公主放在案几上的一本经书,是《佛说大乘天星无量寿庄严清静平等觉经》,打开第一页,便是"佛说请佛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檀过度人道经"之类的深奥之语,她放下了,更觉公主进人佛门的枯燥乏味,她指指无量寿经说:"天长金天天看这个?好人也看呆了,看痴了。"
陈玉成拍了曾晚妹的手一下,说:"快别胡说。"
仪美笑笑,说:"我今为菩萨道,已发无上正党之心……如法修行,拔诸勤苦生死根本,速成无上正等正觉,我心清远而高洁矣。"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