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抚台确是林则徐一流的人物(10)

互联网 0
导读:长沙巡抚衙门郭昆焘刚从北京回来,当他去见张亮基时,张亮基说:你来得正好,你和左宗棠是最要好的朋友,你看他能出山吗?郭昆焘说:他这个人古怪得很,我都没有把握劝得动他。
第10章

1.长沙巡抚衙门郭昆焘刚从北京回来,当他去见张亮基时,张亮基说:“你来得正好,你和左宗棠是最要好的朋友,你看他能出山吗?”

郭昆焘说:“他这个人古怪得很,我都没有把握劝得动他。”

张亮基拿出一封信来说:“你看,胡林翼是第二封信向我力荐左宗棠了,说他廉洁耿介,刚直方正,一副忠肝义胆。”

郭昆焘道:“他还有一奇呢,他平时爱研究地图、兵法,又熟知本朝典章,精通时务,你一定会赏识他的。”

张亮基说:“那就请先生替我去请请季高吧,我理当亲自去,兵临城下,不得一日安枕,实在脱不开身。”

“愿为张中丞效劳。我弟弟和家眷也在白水洞避战祸,我反正要去一趟的。”

张亮基说:“回头我亲自写封信给季高。”

2.湘阴自水洞左宗棠隐居处白水洞并没有洞,山谷之中有一小河穿林而出,左宗棠就在河畔结庐而居,纯粹的茅屋。

屋子狭小,郭昆焘和左宗棠几个人坐在小河旁,面前设一方桌,摆的全是农家蔬菜,他们正在豪饮。

左宗棠说:“我们只管饮酒,九陌红尘,目迷五色,天塌下来,与我何干?”

郭昆焘说:“季高失踪了几日,回来后好像换了个人。”

郭嵩焘问:“失踪?怎么回事?”

左宗棠说:“听他胡说。我回柳庄去取书,碰上儿时一起读书的几个朋友,拉我去盘桓了几天。”

郭嵩焘道:“张抚台确是林则徐一流的人物,否则我也不会劝你去当他的幕僚,胡林翼也不会再一再二地向他举荐你。”

左宗棠道:“我并不认识张抚台,我怎知他是林则徐一样的人物?”

“你也别太狂做了。”郭嵩焘说,“他以堂堂巡抚一省之长,卑辞厚礼来请一寒士,这种事,也许古时候有,当今可极少见了,你的面子上也很可以了。”

左宗棠说:“皇上请我,我也不一定遵命。”

郭嵩焘说:“就算你不为作官,总得为湖南父老乡亲尽一点力,湖南正处发匪蹂躏之下,你能忍心看着故土糜烂、生灵涂炭而不为所动吗?张抚台区区愚诚,你怎能不理?”

郭昆焘说:“话又说回来,万一湖南沦陷,白水洞也就不是世外桃源了。”

左宗棠笑道:“你们兄弟拿了这张抚台多少银子,如此卖力气地为他当说客?既然各位这样看重我左某人,不去应付一下,于情于理不合。那我就成全张亮基一个礼贤下士的美名吧。”

郭嵩焘说:“瞧他这人,自己把名声捞足了,却说是成全别人的美名。”

左宗棠说:“其实,张抚台不用过度惊慌的,贼兵不久即会撤围长沙,他们甚至不会在湖南久驻,湖北、河南、江苏,倒可能要好好守一守。”

郭昆焘问:“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长毛的军师!”

“我想当,还真能当上他们的军师。”左宗棠一口饮干了一大杯酒,他这话没引起别人的注意,以为他在说狂话醉语。

3.长沙湖南巡抚衙门郭嵩焘把左宗棠引见给张亮基时,张亮基离座迎接,握住左宗棠的双手,说:“季高令我渴念朝夕,总算把你盼来了,湖南幸甚,朝廷幸甚!”

左宗棠却说:“我是冲着张中丞一句话来的。其余不论。”

张亮基问:“哪句话?”

左宗棠说:“保卫桑梓。”

“对,对,”张亮基说,“季高果真是快人快语,不过,你我虽初次相见,早有一见如故之感,我有一句肺腑之言相告,在别人面前,千万别说这话,先生出山,第一是保卫大清,第二才是保卫桑梓呀。”

左宗棠笑道:“左某人是张中丞的幕宾,并不吃朝廷俸禄啊。”

张亮基及时改变话题,说:“两天前,徐广晋到了湘潭,他死活不肯到长沙来,我叫江忠源亲自去请,他也不来,足下想,他这是何意?”

左宗棠说:“他看到长毛全力攻长沙,他怕落贼手中,他在湘潭,即使长沙被贼所据,自有张中丞承担罪责,他可以像每次一样,躲得一身干净。”

张亮基没有出声,倒是郭嵩焘拍手道:“深刻,入骨三分,徐广晋的为人就是如此。”

张亮基说:“昨天徐大帅给我写来一信,他说,现已是冬日,一天比一天冷,长毛是南方人,生长炎荒,畏寒喜暖,攻不下长沙,不会北上趋寒冷之地,一定会窜回两广,他说他在湘潭利于堵截。季高,你以为他判断得如何?”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林则徐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