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宫养心殿

互联网 0
导读:北京清宫养心殿三十四岁的肃顺在咸丰皇帝一八五零年六月即位后,立刻由銮仪使升为内阁大学士,这位宗亲成了咸丰皇帝须臾不可少的近臣了
第03章
1.北京清宫养心殿
三十四岁的肃顺在咸丰皇帝一八五零年六月即位后,立刻由銮仪使升为内阁大学士,这位宗亲成了咸丰皇帝须臾不可少的近臣了。
这一天,咸丰在养心殿东暖阁召见肃顺时,说:“肃六,你举荐这个曾国藩可是不遗余力呀。”
肃顺说:“回皇上,奴才以为曾国藩确有经天纬地之才,为人也方正。”
“你言过其实吧?”咸丰轻蔑地笑了笑,说,“方正吗?”他信手拈起一个估子,说:“我这有一首小诗,是当年曾国藩写给一个妓女春燕的,看起来,多情得很,与那烟花女子厮混了几年呢,这就是你称为中兴大儒的人。朕念几句你听,‘ 未免有情,忆酒绿灯红,此日竟同春去了。似曾相识,帐梁空泥落,几时重见燕归来。’听说是那个妓女死时,曾国藩写了这首词的。”
咸丰把帖子掷了下去。肃顺拾在手中,说:“皇上从何得来?即使有这事,也是他少年轻浮旧事,似不能以一甧掩大德。此人确实文声鼎盛,很孚众望,他把名字改为国藩,也可见其心地。”
“朕不看改不改名字。”咸丰说,“他这个折子就不通。”说着把批了“留中不发”的折子扔到炕上,说:“你瞧瞧,曾国藩这个折子,一派酸论。他居然说大乱四起、洋人欺凌天朝皆由我大清吏治腐败所致,他要整顿八旗兵,说我八旗子弟是纨绔误国,他胆敢咒朕之天下不久要大乱……”
肃顺沉吟着不语,最后才着说:“念他对皇上一片愚忠。他所言虽过,可防患于未然当不为错。”
咸丰不耐烦地挥挥手,说:“你跪安吧。”
肃顺只得退下。
2.肃顺府客厅此时的肃顺已不是在皇上面前的谦卑样了,他又恢复了颐指气使的面目,他正接待曾国藩
吏部侍郎曾国藩不到四十岁,正值盛年,对坐在太师椅上的这位宗室毕恭毕敬。
肃顺用玩世不恭的语调说:“你那折子差点连我也搭进去了。根本不对皇上口味,连我也挨了一顿训斥。”
曾国藩唯唯:“让您为不才担过了。”
肃顺叹口气说:“我本意让你在皇上面前露一手,却不想弄巧成拙,险些害你丢了顶戴。若论过失,皆我之过也。今天皇上脸上是阴天,没选准节气。”他狂放地笑了起来。
曾国藩说:“总是曾某不才。不过,我深知下情,而今吏治崩坏,民不堪其负,其势已如干柴烈火,天地会已令人头痛,近闻广西又在兴起拜上帝,这都是隐忧啊。”
肃顺摆摆手说:“你有天大的本事,岂奈报国无门?你想让皇上采纳你的建议,你必须让皇上觉得你是须臾不可离开的股肱之臣才行。倘像现在,你在皇上心里,留下个酸腐之印象,可不是报国无门了吗?”
曾国藩颔首答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事在人为。”肃顺说,“你须振作起来才是。我算定,三日之内,皇上必召见你。”
“怕是空想。”曾国藩漠然答道。
“不,我更了解皇上所想。”肃顺说,“你的对策越是离谱、越是不合他口味,他越是放不下。只要皇上召见,你就有出头露脸之时了,你要仔细,休要自己断送前程。”
曾国藩老老实实地说:“倘蒙圣上垂问,我据实对答就是了。”
“你又犯迂病了。”肃顺说,“这次你听我的。我已派人进宫去了,托了总管太监,请他把养心殿东暖阁屋子里的画、条幅、题字统统抄出来。”
这个何用?”曾国藩真的不明白
肃顺未等回答,戈什哈来报,说总管太监已经抄录了白折进来。肃顺把白折在手里摆弄一会,递给曾国藩,嘱咐说:“这是养心殿里所有摆设、条幅、画轴、古玩的抄本。”
曾国藩看看厚厚的一摞折子,说:“这件我记得,是乾隆皇上的御笔,记述了当年康熙皇帝巡边的事,各代皇帝都奉为经典的。”
肃顺说:“你回去连夜背熟这些文字。”
曾国藩说:“什么都背?”
“是的。”肃顺说,“你特别要背熟他那个大青瓷痰盂上的五首古体诗,那是皇上写的,你背下来,他会特别高兴。”
曾国藩摇了摇头,半信半疑。
肃顺说:“有些人,不信任汉人,我则不然,择英才而用方是国家大幸,我这么做不为别的,是为朝廷揽贤才呀。不瞒你说,你以为那总管太监是那么好求的吗?我花了两千两银子呢。”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养心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