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攻

互联网 0
导读:
  子夏〔2〕的徒弟公孙高〔3〕来找墨子〔4〕,已经好几回了,总是不在家,见不着。大约是第四或者第五回罢,这才恰巧在门口遇见,因为公孙高刚一到,墨子也适值回家来。他们一同走进屋子里。
  公孙高辞让了一通之后,眼睛看着席子〔5〕的破洞,和气的问道:
  "先生是主张非战的?"
  "不错!"墨子说。
  "那么,君子就不斗么?"
  "是的!"墨子说。
  "猪狗尚且要斗,何况人……"
  "唉唉,你们儒者,说话称着尧舜,做事却要学猪狗,可怜,可怜!"〔6〕墨子说着,站了起来,匆匆的跑到厨下去了,一面说:"你不懂我的意思……"
  他穿过厨下,到得后门外的井边,绞着辘轳,汲起半瓶井水来,捧着吸了十多口,于是放下瓦瓶,抹一抹嘴,忽然望着园角上叫了起来道:
  "阿廉〔7〕!你怎么回来了?"
  阿廉也已经看见,正在跑过来,一到面前,就规规矩矩的站定,垂着手,叫一声"先生",于是略有些气愤似的接着说:
  "我不干了。他们言行不一致。说定给我一千盆粟米的,却只给了我五百盆。我只得走了。"
  "如果给你一千多盆,你走么?"
  "不。"阿廉答。
  "那么,就并非因为他们言行不一致,倒是因为少了呀!"
  墨子一面说,一面又跑进厨房里,叫道:
  "耕柱子〔8〕!给我和起玉米粉来!"
  耕柱子恰恰从堂屋里走到,是一个很精神的青年。
  "先生,是做十多天的干粮罢?"他问。
  "对咧。"墨子说。"公孙高走了罢?"
  "走了,"耕柱子笑道。"他很生气,说我们兼爱无父,像禽兽一样。"〔9〕
  墨子也笑了一笑。
  "先生到楚国去?"
  "是的。你也知道了?"墨子让耕柱子用水和着玉米粉,自己却取火石和艾绒打了火,点起枯枝来沸水,眼睛看火焰,慢慢的说道:"我们的老乡公输般〔10〕,他总是倚恃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兴风作浪的。造了钩拒〔11〕,教楚王和越人打仗还不够,这回是又想出了什么云梯,要耸恿楚王攻宋去了。宋是小国,怎禁得这么一攻。我去按他一下罢。"
  他看得耕柱子已经把窝窝头上了蒸笼,便回到自己的房里,在壁厨里摸出一把盐渍藜菜干,一柄破铜刀,另外找了一张破包袱,等耕柱子端进蒸熟的窝窝头来,就一起打成一个包裹。衣服却不打点,也不带洗脸的手巾,只把皮带紧了一紧,走到堂下,穿好草鞋,背上包裹,头也不回的走了。从包裹里,还一阵一阵的冒着热蒸气。
  "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呢?"耕柱子在后面叫喊道。
  "总得二十来天罢,"墨子答着,只是走。
  墨子走进宋国的国界的时候,草鞋带已经断了三四回,觉得脚底上很发热,停下来一看,鞋底也磨成了大窟窿,脚上有些地方起茧,有些地方起泡了。〔12〕他毫不在意,仍然走;沿路看看情形,人口倒很不少,然而历来的水灾和兵灾的痕迹,却到处存留,没有人民的变换得飞快。走了三天,看不见一所大屋,看不见一颗大树,看不见一个活泼的人,看不见一片肥沃的田地,就这样的到了都城〔13〕。
  城墙也很破旧,但有几处添了新石头;护城沟边看见烂泥堆,像是有人淘掘过,但只见有几个闲人坐在沟沿上似乎钓着鱼。
  "他们大约也听到消息了,"墨子想。细看那些钓鱼人,却没有自己的学生在里面。
  他决计穿城而过,于是走近北关,顺着中央的一条街,一径向南走。城里面也很萧条,但也很平静;店铺都贴着减价的条子,然而并不见买主,可是店里也并无怎样的货色;街道上满积着又细又粘的黄尘。
  "这模样了,还要来攻它!"墨子想。
  他在大街上前行,除看见了贫弱而外,也没有什么异样。楚国要来进攻的消息,是也许已经听到了的,然而大家被攻得习惯了,自认是活该受攻的了,竟并不觉得特别,况且谁都只剩了一条性命,无衣无食,所以也没有什么人想搬家。待到望见南关的城楼了,这才看见街角上聚着十多个人,好像在听一个人讲故事
  当墨子走得临近时,只见那人的手在空中一挥,大叫道: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