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立太子--秦始皇大传(二十五)

互联网 0
导读:  第二十五章 争立太子
  第二十五章 争立太子

  秦始皇帝三十六年。

  自始皇在咸阳公开坑杀了四百六十余名儒生后,不再有人敢公开或私下聚集批评时政,但越聚越多的民怨,却利用别的途径发泄出来。

  全国各地纷纷出现各种异兆和谶言。

  有人梦见神人吟诗,说始皇活不过三年;有人白天在山顶看见异象,解答出来,预警天下五年之内就会大乱。

  有渔人在德水捕鱼,在鱼腹中起出尺长白绢,上书“亡秦必胡”,这和卢生在渤海所得图谶不谋而合,前后相映。

  卢生和石生,如今不知藏居何处,始皇费尽心思想追捕他们,却始终缉拿不到。

  开始时,始皇也怀疑是他们在中间捣鬼,但追查之下,又不太可能,因为异兆、谶言和预言,东自辽东,西至临洮,北由燕代,南到南海,全都有发现,他们两个人不会有这
么大的能力。

  那年暮春,东郡太守茕惑上奏,有陨星坠地变成大石头,而有黔首在上面刻字:“始皇死后地分。”

  多日来,始皇已经被这些异兆传言弄得心浮气躁,如今得到真其实据。既然有了具体的证物,他决定严厉追查个水落石出。

  他派了廷尉左尉吴石为御史,到心城陨石附近调查实情。

  吴石来到地头后,将陨石周圆二十里地方的民众都逮捕来,再留下会写字的成人,然后一一审讯对照笔迹。然而写字刻竹和石上刻石相差太远,追查不出所以然,而且无论怎
样用刑,这些黔首就是不承认。

  吴石审讯不出线索,自觉丢脸,老羞成怒之下,奏准始皇后,全部加以坑杀。他的用意有二:一个是宁愿错杀,绝不错放,第二个也是立威,要以后不会有人再敢用这些来烦
始皇,因为始皇整天心神不宁,最倒楣的还是他们这些伺候在左右的大臣。

  他这一杀就杀了两百余人,这些人在当地都算得上是舆论和精神领袖的知识分子。

  另外,为了冲淡这股异兆谶言逆流,始皇也主动发起攻势,命博士为他作〈仙真人诗〉,传令天下乐工及民间习唱,诗曰——

  仙真人兮始皇帝,

  自泰清兮玄洲戏,

  奉天命兮下牧民,

  四海一兮庆太平。

  仙真人兮始皇帝,

  天诏兮吾之骄子,

  君宇内兮永怀德,

  秦万世兮不更替!

  御史吴石办完心城陨石妖言案后,取道洛阳经函谷关回咸阳,前后随从护卫也有百余车骑。

  那天在华阴平舒道野外宿营,从人为他张好临时帐幕,他上床后,思索着该如何回奏始皇的事,兴奋得无法入睡。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箫声,凄恻低回,如泣如诉,他不自觉地倾耳而听。

  箫刚开始吹出的是他没听过的一些曲子,但由曲调风格,他听得出是楚地之歌。过了一会儿,箫又吹出了新曲,原来竟是新近传今天下通唱的〈仙真人诗〉。

  箫声顺风飘来,他听不出远近,但从人护卫中谁会吹箫,而且吹得如此之好,他一时想不起来。

  莫非是另有其人?但在这样的荒郊野外,怎会有人?刚才要宿营时,找营地的人员报告,二十里方圆内没有人烟,莫非是……?近来闹神出鬼的事太多,吴石虽不全然相信,
但也不敢认为全无其事,尤其是坑杀这样多不知是否有罪的人之后。

  他越听越感到毛发悚然,正想起来叫侍从问时,忽然闻到一股异香,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脸上一阵清凉,人醒转过来,发现不是睡在帐幕里,而是跪伏在冰凉的青石板上。

  他摇摇头,擦擦眼睛,头仍然有点晕,就像宿醉刚醒一样,耳边听到有人大声吆喝:

  “吴石!你认得这是哪里吗?”

  吴石定神一看,只见自己似乎是置身一个庙里,但又像是一座朝殿,四周一漆黑黝黝,看不清楚,只有正中席案上点有两支蜡烛,一位穿红色锦绣官服,头戴高冠的人坐在中
间,两旁站着十多名刑卒模样的人,全都手执长戟,腰带佩剑。

  那位官人浓眉深眼,满脸虬髯,相貌威猛,很像传说中的山神。旁立一位穿着绿袍的俊俏属官。

  “下官不知身在何地,还望贵官指点。”

  上首官人喝道:

  “吾乃华山山神是也,你奉诏审问陨石一案,为何残杀无辜?”

  “下官是奉诏行事,身不由己。”吴石有点不寒而栗。

  “推下去斩了!”山神大喝一声,有如雷鸣。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历史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