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侯余孽--秦始皇大传(二十)

互联网 0
导读:  第二十章 诸侯余孽
  第二十章 诸侯余孽

  赵地宋子县城中,民众虽然怨叹徭役田赋越来越重,刑法比旧日要严峻得多,但自古以来,众人穷困,新贵阶级必然发财。因此,宋子城不大,入夜以后却是每家酒档客满,
笙歌处处可闻。

  荆轲刺始皇失败,尸体遭到车裂,天下统一后,始皇下令通缉与荆轲有密切来往的人,高渐离更是其中的首要。

  他改名为赵保,藏匿到宋子城“鸿源酒店”做酒保,由于沉默寡言,做事勤快,颇为酒楼主人喜爱。

  “鸿源”为宋子城中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平日新贵阶级欢宴上级视察人员,或是集合寻欢取乐,“鸿源”都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今晚,钜鹿郡守来县视察,县令包下整个酒楼,楼下供随从人员喝酒用餐,楼上则雅房隔间全部打开,却只有二十多个人分席而坐。

  坐在正中主宾席位的是钜鹿郡守,侧座席位则虽一名筑艺绝佳的艺伎,她筑艺好,人更美,楼上楼下的人喝得如痴如醉,楼上这些高官富绅,更是人人看得垂涎三尺。不过大
家心中并不存非份之想,因为谁都知道此女是县令特地由邯郸请来,专供伺候郡守这几天的停留之用。

  高渐离负责上楼送菜,听候差遣,免不掉也在楼梯口听着。另一名酒保取笑他说:

  “赵保,看你听得如此出神,莫非你也是知音?还是看女人看迷了?”

  “这个女人长得比她的筑艺好,她是卖色不卖艺。”高渐离手痒技痒,不知不觉说出了真话。

  “你不要乱批评,你要明白,洒楼主人和女主人都是弹筑高手,还有郡守大人据说筑艺更是赵地一绝。”

  “我来此已三年,却从未听过主人弹筑。”高渐离不信地说。

  “傻蛋,主人是和女主人在家琴瑟相和,弹奏饮酒作乐,他又不是卖艺的,在酒楼击什么筑?”另一个酒保说。隔一会儿他又说:“楼上的菜上得差不多了,你去休息一会,
这里我一个人招呼就好。”

  “不,让我站在这里听一会。”高渐离说。

  果然,楼上室内,艺伎刚弹完一曲,主人县令就当众宣布:

  “郡守大人筑艺,赵地一绝,现在恭请大人为我等演奏一曲,饱饱耳福。”

  众人鼓掌,要求声良久不歇。

  郡守听艺伎的筑艺不怎么样,早已不耐烦而想自己显一下身手,在众人的要求和怂恿之下,他也就欣然答应了。

  艺伎将筑送到郡守席位以后,他调整了一下弦,然后用筑槌轻击,发出的乐音当真与艺伎所击出的完全不同,真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好!

  接着郡守弹奏出一曲高渐离最熟悉的曲子——〈易水送别〉因为这正是他呕尽心血的创作。

  随着筑声旋律的抑扬起伏,快慢顿挫,高渐离的心灵又回到多年前的易水畔——

  自己意气飞扬,筑艺称绝北地。

  荆轲英俊潇洒,泰山崩于前面而面不改色。

  易水滚滚浪涛,河水呜咽。

  送行人群的白衣白冠……

  而如今全成了隔世!而只有他高渐离改名换姓,苟且偷生!

  他耳畔总是响起荆轲高亢的歌声——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然后是数千人的大合唱——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接着又是荆轲的领唱:

  生死聚散兮弹指间,

  壮志不酬兮誓不返!

  生死聚散弹指间!就这样一弹指,他和荆轲生死相隔已经十年,而屠狗者十年相别,如今也是杳无讯息,生死聚散是如此容易又如此艰难!

  难道说,他高渐离真的就要这样委屈一辈子?

  不知不觉,泪已涌出眼眶,顺着脸颊往下流。

  他再注意听筑声,郡守大人称得上是高手,但总是业余者,〈易水送别〉弹错了几处,而且胜国新贵,根本体会不出曲中的感情,当然也就发挥不了筑的最高极致。

  “你也懂筑?”

  身后有人问话,吓了高渐离一大跳,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酒楼主人。高渐离不好意思用搭在肩上的抹布擦脸,想转身下楼,却被主人喊住:

  “赵保,原来你也是知音,竟感动得哭了!”

  “当然熟了!这是高渐离先生所作名曲〈易水送别〉,如今已传遍大江南北,不但用来弹筑,而且也改成了琴、笙、鼓、钟等八音奏的大乐曲,只要有井水处,就听得到有人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