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遭忌--秦始皇大传(十四)

互联网 0
导读:在秦王政巨大压力下,韩王只得派韩非出使秦国,希望能藉韩非的游说,缓和一下秦军的攻势,让韩国透一口气。虽然韩王安对这位堂兄学者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他总认为韩 非只知道谈理论,本身并不通晓权变,而且性急口吃,有时说话会得罪人,但他抱着希望,既然秦王如此看重他,多少对韩有利。
  第十四章 韩非遭忌
  在秦王政巨大压力下,韩王只得派韩非出使秦国希望能藉韩非的游说,缓和一下秦军的攻势,让韩国透一口气。虽然韩王安对这位堂兄学者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他总认为韩
非只知道谈理论,本身并不通晓权变,而且性急口吃,有时说话会得罪人,但他抱着希望,既然秦王如此看重他,多少对韩有利。
  韩非以前也曾对他多次进言,要他建立制度,注重法治,他总觉韩非立论迂阔,短时间见不到效果。而韩国地小力弱,夹在楚秦两大之间,两强交战,它必须在中间遭殃,如
秦国更是明目张胆,公开宣称要去掉这根哽喉咙的鱼骨,韩非还在跟他说什么人性本恶,需要法律来规范,现在送他到秦国去,至少可落得一个耳根清静。
  秦王政对韩非倒是竭诚欢迎的,在召集百官上殿,隆重的接受韩非呈上的国书后,晚间更以国宴招待,丞相等大臣作陪。
  宴毕,秦王政待群臣散去,单独在南书房招待韩非,连赵高都未带,李斯也未奉邀,两人都是又羡又妒,恨得牙痒痒的。按照秦王和王后的约定,进得南书房的都是贵客,除
了两人以宾主之礼相待,奉添茶水都是由王后亲自动手。
  王后也读过他的〈说难〉、〈孤愤〉等书,内心对他敬佩得不得了,甚至为〈说难〉中的弥子瑕故事,触动怀抱而流过泪。能见到作者本人,当然非常高兴,舍不得离开,于
是她就留下陪着秦王政,听韩非大发议论。
  秦王政对韩非也是一见就有好感,只见他长得面目清奇,留着三绺清须,悬胆鼻,方口,长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充满着智慧的光辉,行止之间自有他的贵族气度。
  韩非虽不像一般辩者口若悬河,说话却也是条理分明,层次清楚,不兴奋激动的时候,口吃并不严重。不过由他两眉间深长的皱纹,秦王政以老人所授的相人术告诉自己,这
人很容易兴奋激动,当然口吃的机会也就多了,和这种人辩论,最好的战术就是说歪理刺激他,最好是对他作人身攻击,很快他会气得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当然秦王政不会这样,他请他到南书房来,就是要听他有关建立法治制度的见解。
  因此,他们先交谈了一点天下大势和各人的看法,秦王政从他那里得到不少策略上的好构思,但只要韩非一提到韩国问题,秦王政就将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去。
  于是,韩非心里明白秦王灭韩的意志是不可动摇了,他找他谈话完全是为了要和他研究秦国的法治推行。
  他们谈人性善恶问题,谈建立法治制度,韩非的议论都深获秦王政心,王后也在一旁听得入迷。
  "韩先生就留下来协助指导寡人吧。"秦王最后要求。
  "臣有自知之明,著书立说尚能当行,处理政事、待人接物,就非臣之所长了。"韩非推辞说。
  "先生这句话就不对了,"秦王笑着说:"著书立说目的也是为了用世,否则留给虫咬,岂不是白辛苦一场。"
  "各人天生性格和禀赋不同,"韩非微笑着解释:"有的辩才无碍,机智善变,适合奉使国外,不辱君命;有的雄才大略,目光远大,适于为人君筹划策略;有的细心严谨,
勤于治事,可为主上牧民施政。"
  "先生自认是哪种典型呢?"
  "臣性急口吃,又多牢骚,只有关在家里著书,舒解一下郁闷了。
  "先生所言恐怕太过谦虚了!"秦王政摇头说:"据寡人所知,先生也曾数度劝说韩王,怎么会没有一点用世之心?"
  "眼看故国削弱,而主上尽用些谄媚阿谀的大臣,臣太过着急,不自量力作些无用之谏乃是有的,至于说参与政事,那就不是臣的本意了。"韩非仍然固辞。
  "其实,"王后在一旁插口说:"请韩先生留下为秦建立或是修改一些秦国刑名制度,那不是两全其美吗?"
  "商君为秦订下的法令制度已经够完备了,"韩非说:"问题是在执行。"
  "难道先生认为秦国执法有什么不妥之处吗?还请指正。"秦王说。
  "执法贵在平等,不能有法外之人,最好连人君也不能例外,"韩非看了秦王政一眼又说:"儒用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权贵显要不服法律限制,执法者多歪曲法令来将就个
人,这都是法无法彻底执行的主要原因,所谓上行下效,因此罚应自上起,而不是所谓的刑不上大夫!"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韩非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