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赵联齐

作者:网友 来源:秦始皇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齐国原为秦的与国,秦赵长期之战中,都未应赵的要求提供赵国粮食,导致赵国因缺粮而战败。秦王政十年,齐王田胜亲自来咸阳修好,主上曾以盛大仪式及宴会以示欢迎, 更创下了两国友谊的颠峰。
败俱伤,残局比较好收拾,吃饱白米细面没事干,用打架来做消遣,那就让他们打个痛快。”
  正说话间,只听阵阵闷雷似的车轮滚动声,以及急如骤雨的马蹄声,由四城向市中心卷来。红色的骑兵部队,黄色的战车队,盔鲜甲明,旌旗在阳光下翻飞,看上去军容不错
,但再仔细一看,用的兵器真如齐虹所说的三十多年前的旧家伙,居然铜兵器居多。
  这些部队上阵杀敌,战力如何,齐国已三十多年未经战争的考验,所以无法知道,但对街头镇暴的确有他们一套。
  他们先是用铁甲重旗兵并辔齐鞍地向前后行,不留一点空隙,两旁店门都已关上,暴乱群众两边没有逃路,见机早的由小巷溜走,练有武功的,翻墙爬屋逃走。一些反应迟钝
或是打杀抢劫变得疯狂的暴徒,等发觉时已被逼到十字路中心点,然后战车上来丢下一卷卷的刺丝将这些暴众圈围起来,再向圈内丢下大批削尖的竹钉。
  暴众的棒棍石块对持着盾牌的重骑兵根本岂不了作用,在被包围后,更是无计可施,沾不上骑兵的边。
  但这些被包围的暴众开始不理不睬,仍然在圈内混战,根本分不出什么齐人、'非齐人'.等到头脑清醒后,他们又一致对外,辱骂那些骑兵。
  “乡亲们,自己人不抓自己人,去斗你们的'非齐猪'长官!”说这话的人摆明是'齐人'身份,立刻遭到圈内'非齐人'的攻击和辱骂,其他的'齐人'又围上来帮忙打'非齐人'.
  打累了又停止下来一致对外,辱骂骑兵和战车部队。又有人在辱骂的时候表明了'非齐人'的身份,于是遭到'齐人'的踢打,'非齐人'上来帮忙,又惹起一场混战。
  这种混战周而复始在圈内进行,骑兵就骑在马上看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们渴了,身上水壶有水,饿了可以换班用餐。
  圈内的人渴了饿了,打不动了,才发觉身上的伤口在痛在流血,才想起家人还等着他们买米下锅,有的自怨自艾,有的甚至放声哭了出来。
  “还要看下去吗?”齐虹笑着问。
  “嗯,我想看个结果。”蒙武回答。
  “这还要等几个时辰,”齐虹用手比了比:“还是我们先走,让我来告诉你结果,这种场面我见的多了。
  “也好,”蒙武说:“结果如何?”
  “等到这些人渴了,饿了,打累了,城卒会将刺网开几个孔道,然后要他们排队,一个一个走出来投降。”
  “投降后怎么处理?”
  “送医,交家人领回,有确切证据的也会判刑,但那是微乎其微。”
  “难怪下次还会闹事,在秦国要发生这种情形,铁定会处死很多人!”蒙武叹口气说。
  “你有什么感触,如此这般叹气?”齐虹以袖掩口而笑,虽然穿的是男装,仍然脱不了女儿娇态。
  “为齐国叹,为秦国喜,假若齐国内部再这样分裂内斗下去,我敢保证可兵不血刃占领齐国。”
  齐虹垂首不语,神情黯淡。
  在街道旁边的烧砸残骸中找到自己的车子,还好车子尚称完整,只是镶上的宝石金玉全被人用利刀挖割走了。两匹林胡马的引绳已被割断,但宝马认主,隔着很远就跑了回来
,它们以头挤擦齐虹,状甚亲热。
  他们套好马,上了车,齐虹嫣然笑着说:
  “我们正事未谈,却看了半天打架,现在是回宾馆,还是继续谈事?”齐虹策动马车转头问。
  “当然是谈事重要。”蒙武暗暗心惊,发觉自己竟有淡淡的舍不得她离开的感觉。
  “要谈事也得顾着肚子,”她仰头看看太阳,都已快正午时分:“这样吧,谈话的地方再怎么秘密,都不如在这车上,这就是所谓最公开的地方也就是最隐秘的地方,不会引
起别人的注意。”
  “我同意你的话,尤其是经过后胜密室的事以后。”他笑着说。
  她又格格地娇笑起来。
  他们在东门城门口一家小茶楼买了点烧鸡炊饼,并向店家要了一壶水。又再上车以后,齐虹说:
  “到城外去,那里的风景绝佳,谈饿了,我们就在车上野餐。”
  “这个主意不错。”蒙武衷心赞同。
  “那就坐好了,我要快马加鞭,让你看看林胡马拉车的脚力!”她一扬鞭,在半空中画着圆圈,接连劈啪出声,鞭子并未落在马身上。她口中吹起尖锐的唿哨,发出喔喔的叫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