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目

互联网 0
导读:我和玫瑰都是医生,她在外科而我在妇产科,其实我是蛮不适合做医生的,我胆小而又神经质,但是几年的医校生活,让我从最初的解剖青蛙都会吐,渐渐的变成了可以边吃饭边做尸体解剖实验,看多了死人的尸体,闻多了尸臭和药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好象味觉和嗅觉都麻木了。玫
我和玫瑰都是医生,她在外科而我在妇产科,其实我是蛮不适合做医生的,我胆小而又神经质,但是几年的医校生活,让我从最初的解剖青蛙都会吐,渐渐的变成了可以边吃饭边做尸体解剖实验,看多了死人的尸体,闻多了尸臭和药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好象味觉和嗅觉都麻木了。
玫瑰比我大一岁,是个性格刚烈的女子,我刚来医院的时候和她分到一间单身宿舍,于是我们自然就成了好朋友。夜间我和玫瑰睡不着便聊天,有时候玫瑰也会半夜起来上网,一聊便是一夜。常常我是听着她敲打键盘的声音睡去,早上醒来的时候,玫瑰还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打字。真搞不懂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精力。就这样,在这间小小的单身宿舍里,我们一住便是两年。
今天我们比平时睡得早一些,因为停电,玫瑰没有上网,同往常一样,钻进被窝后,我们开始聊天。
“玫瑰,你有男朋友吗?”
“曾经有一个,但是死了,车祸!当时是我把他送到停尸间的。”
“你不害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他死了还会坐起来,我还真希望他能坐起来呢。”
“玫瑰,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拜托,在医校的时候老师没给你讲过吗?这个世界上是根本没有鬼的。”
“对,老师说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知道就好,快睡吧,明天早上还要上班。”
“嗯!”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没有鬼的吗?我正想着,突然听到门轻微的响了一声,吓了我一跳,忙望向门的方向,黑暗中似乎有个淡淡的人影一闪,“谁!”我一边低声问道,一边睁大眼睛努力地想看清楚,但是暗处什么也没有,再仔细听听,似乎又没什么异常,也许是我看花了眼,我清楚的记得上床前是我把门在里面插上的。这时我听到了车站那台古老的大钟报时的声音,现在是夜里十二点了,玫瑰已经睡了,我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于是我也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早上六点,我是被人摇醒的。睁开眼似乎看到好多人,到处都是吵吵的声音,脑子里有点乱乱的感觉,以为自己做梦了,闭着眼摇摇头,再睁开眼睛,是了,我身边围满了人,隔壁屋里的同事巧巧正用力的把我摇醒,并不是做梦,我有点迷茫,边穿衣服边想大清早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那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到我眼前:“你好,我是公安局刑侦科的,我姓王。和你同住的女孩玫瑰于今天早上五点左右被人发现死在你们宿舍门外的走廊里,想请你跟我们去协助调查。”
两个小时以后,还是王警官告诉我:“死因查清楚了,是自杀!但是她为什么要自杀,还需要你协助我们进一步确认一下。”
“自杀?不可能的,玫瑰一向活泼开朗,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想不开过,她怎么可能是自杀?我不相信。”
“她死前有什么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没有!”
“她最近是否跟什么人有过来往?或者她有没有最近常谈到什么人?”
“没有!”
“她死前你们都聊过些什么?”
“她说过她以前有个男朋友出车祸死了,是她送去停尸间的,我问她怕不怕鬼,她说世界上没有鬼!”
鬼!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一声门响还有那个模糊的人影……
玫瑰死在宿舍门口的走廊里,死亡时间大约是夜里两点,早起的同事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腕边那一大片殷红的血已经凝固了。玫瑰似乎是真的下决心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她不仅割断了腕动脉,还吃掉了一整瓶那种能让人睡觉的药片。
警察每天都来找我,向我一次又一次地问着相似的问题,而我要不厌其烦重复再重复。直到他们确定玫瑰真的是死于自杀,但是这个结果却让我心存疑惑,玫瑰为什么要自杀?
一个多星期以后,是我陪着玫瑰的妈妈去医院拿的死亡证明,并去派出所注销了玫瑰的户口。最令我不解的是,玫瑰的死亡证明的居然写着玫瑰怀孕了。玫瑰的妈妈泣不成声地问我孩子是谁的,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的心底却有一个人影在不停地晃动着,可是,为什么王警官在找我协助调查的时候却从来没有提过玫瑰怀孕的事呢?既然让我协助调查就该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啊!

下午,我去医院的手术室找吴峰,吴峰外科手术权威,他和玫瑰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两个人同是医生,又同是网络爱好者,因此特别投缘,常常半夜了还在网上聊天。玫瑰似乎对吴峰很热情,她死前的一个月曾经趁休假去北京旅游了两周,而当时吴峰也请了半个月的假说是回江西老家探亲。玫瑰回来的当天下午我在医院门口遇到了刚从老家回来的吴峰。晚上我发现玫瑰的包里有两张由北京回来的车票,我想我几乎可以确定玫瑰的孩子是吴峰的,但这事只有跟玫瑰同住的我知道。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