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药之一

互联网 0

是誰這麼缺德喲!連頭豬都不放過,咱家的豬可是招誰惹誰了?豬是畜牲,這人
也是畜牲嗎……”
  老實是被老婆的叫罵聲吵醒的。
  他側著頭聽了一下,好像是家裏養的豬出事了。老實“噌”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披
上衣服,腳在地上摸索著,摸索到一雙布拖鞋,穿上就跑了出去。
  家秀一看見老實出來,就用手更加拼命地拍著雙腿:“當家的,你可醒了,你來看
看,這豬被人殺了,這人可還有人性沒有!”
  老實背著雙手走到豬圈邊上,一眼看見那頭白色的約克豬躺在那裏,周圍流了一地
的血,其餘的豬都被關進了另一邊一個小圈中。
  老實打了寒顫。
  不怪老婆那樣高聲地罵人了,這在鄉下,豬被人毒死都不奇怪,可是這樣被人殺死
,血流了一地,還真是少見,至少他老實就沒見過。
  這殺豬的人也真是狠心啊!
  豬圈邊站著幾個人,都是村裏平時養豬的人家,看著躺在血泊中的豬,不時地搖頭
,還有人低聲議論著,分析這有可能是什麼人幹的這事。
  老實走到老婆身邊,聲音不大,卻很有威嚴地對老婆說:“別罵了。”
  老婆張著嘴看著老實,一副不解的神情。
  老實沒理老婆,驅散了看熱鬧的人,自己打開豬圈走了進去,他仔細地查看著豬頸
子下面那致命的一刀。
  刀口很小,是個月芽形的刀口,不過兩公分來長,刀口的四周已經發白了,皮肉向
外翻著,看得出,刀口應該很深,要不,豬不會就這樣流血流死的。
  豬的死態很安靜,老實想了一下,夜裏確實也沒聽到什麼動靜。
  這樣小的一個刀口,豬應該不會在短時間內就死掉的,可是,豬為什麼沒有掙扎呢

  老實不會殺豬,可是也見過人家殺豬,把豬綁了放在長條的案上,用放血刀在豬頸
子下面刺進去,然後用盆去接熱熱的血。大凡豬被綁的時候,都會拼命地叫,拼命地掙
扎,到刀刺進豬頸子裏,它叫的最兇,然後聲音就慢慢弱了,最後,血放完了,豬也就
殺死了。
  早些年在這村裏,每逢過年過節辦喜事的,都看到有人家請人幫忙來殺豬的。
  老實看過好多次殺豬的場面了。
  可是,老實確信昨天夜裏沒聽見豬叫,難道是自己睡得太死了?
  老實確信這豬是被殺死的,不是被毒死的,就把豬放在車上,送到鎮子上賣肉的王
屠夫那裏,一頭死了的豬和一頭活豬的價錢是沒法比的,可是,能賣出去就算不錯了。

  這就是老實不讓老婆再罵下去的緣故,不能讓人知道他老實的豬死了,還賣給鎮上
賣肉的。
  老實回到家裏,豬圈已經打掃的和往常一樣乾淨了,除了少了一頭豬,別的和平常
沒啥兩樣。
  老實轉了一圈,就一個人躲到豬圈邊上放雜物柴草的小房子裏去配豬飼料了。
  老實喂豬的飼料並不象一般人家的飼料那樣,別人家喂豬的飼料,配方都差不多,
大家也都知道那樣喂,最不濟的,就去買豬飼料來喂或是傳統地煮些爛爛的豬食。老實
喂豬飼料,看著和大家配的豬飼料也差不多,但是,沒誰知道老實到底是如何配豬飼料
的。
  只是,村裏人都知道老實喂的豬長得快,個頭大,別人家的豬和他一起養的,就見
老實家喂的豬呼呼地長膘。
  有人偷偷問老實給豬吃的啥,老實就嘿嘿一笑。
  其實,老實配豬飼料特別簡單,和一般人家配的豬飼料也差不多,不過,老實配的
豬飼料裏多了一樣東西,至於那東西叫什麼,老實也說不出來,那是種淡紅色的粉末。

  
  現在想起來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最初老實喂豬和別人家都是一樣喂,可就是沒人家喂的豬長得快。
  看著別人家的豬呼呼地長膘,老實喂的豬還是那個樣子,老實甚至還買了一台秤回
來,每天把小豬仔放上面去稱,可是怎麼稱也沒有和他一起買豬仔的老王家的豬重。
  那天老實沒事,老婆和女兒上鎮上做衣服去了,老實一邊拌豬飼料一邊望著門口。

  這時有人出現在老實的視線裏,那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他手裏拎著幾樣東西,
徑直往老實家走來了。
  老實抬頭看著男人走進來,男人個頭不高,有點瘦,剃著板寸,皮膚卻很白,白的
有點不像是一般人的皮膚。老實當時心裏就想,這要是女人長了這樣的皮膚,嗨,那些
美容用品哪還有地方賣呀。
“表姐夫。”那男人張嘴衝老實喊到。
  老實呆了一呆,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站起來看著男人:“你是……”
  “我是小魏啊,表姐夫你不記得我了?”男人笑瞇瞇地說,“也不怪,這都有差不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