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谈

互联网 0

工大九三届六系有一萧姓东北壮汉,性豪放,谈吐若洪钟,且不
自知。某日食堂打饭,眼见前排有人加塞,忍不住嘀咕一句,插队者
以为后有不忿而怒斥,愧而退。从此萧兄有了功率放大器之美誉。此
君颇不以为然,言必及红楼梦,常踩半叉莲花步,婀娜道: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吟罢伴以一声东北口音悠悠长叹:哎……,周围尽皆折服。
  萧云游工大,其行颇为侠义,四面拔刀,呼朋唤狗,狼窜于各宿
舍开设赌局,铺布轻柔麻牌,凡遇保安查夜,即 卷残局,负牌开窗
由二楼一跃而下,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众友夸曰身手敏捷远胜于大
脑反应。不幸宿舍迁移,由二楼转上三楼,某夜牌局照开,恰逢保安
突袭,萧镇静竟如往昔,吹灭蜡烛,拱手道:“先行一步。”抄起麻
将一跃而下,腿折,传为佳话。
  萧有一友吴天,外号“无法无天”,也是一怪物,作息严格遵照
索马里时区,常于半夜唤人起床撒尿,影响恶劣,波及三、四号楼,
与萧一时瑜亮。
  萧的女友青青是北航动力系高才生,娇小柔顺,对萧更是如蛆附
骨,完全做到招之即来,挥之不去;众友看得牙逢痒痒,痛恨美女瞎
了双眼啃馒头不看咸菜,使得一帮咸菜了无生趣。无奈青青所行如故。
萧倒习以为常,觉得此事稀松平常,近之越怯,心中象是背了老大一
块包袱,对青青日见冷落,众友所见颇为不平,时常迦难拈花加以点
化,或旁敲侧击“工大女生回头,黄河奔腾向西流,爱因斯坦变成猴
……吾辈焉有尔之艳遇”萧皆一笑掩之。
  某日,萧与吴天应笔友之邀共赴“玫瑰天涯”,席间一素衣女子
谈笑风雅,虽人多芜杂亦不能遮其清凡脱俗,萧一怔之下,一把扒开
吴天,与女攀谈吟吟大笑间与台上black metal式的“瓦斯”乐队各
善胜场。席毕,女留下电话绝尘而去,萧伫立寒风,满脸泪痕,吴天
屡劝不止,陪着哭了一阵,竟坐300 先回工大了,萧则跑到长安街上
抱着大树共度良宵。
  翌日,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与女通话一宿,各觉相见太晚,只恨
得绵绵无绝期,互报忠心,萧便撒下渴望初恋的弥天大谎。萧的窃窃
私语宿舍里早已习惯,都在萧电话前集体进入梦乡,第二日起床耳闻
楼内风传303室昨夜有人朗诵诗歌。
  萧一觉醒来才觉得大事不妙,何时沦落风尘,不堪至极;不一会
又高兴起来,觉得恍若宝玉,取舍于黛玉与宝钗之间,未尝不是一种
幸福,自觉取舍虽已有定断,但于青青却很是歉疚,想起与青青往日
的缠绵,竟有些蠢蠢,自个跟床上拨弄起来。
  下午吃过晚饭,萧揪住吴天,说“今你必须给我拿个主意,不然
我的心都裂成两半了。”吴天刚从美梦中苏醒,翻动着两唇白了萧一
眼说:“你好歹也是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青青对你怎么样哥几个
可看在眼里,不喜欢就别开了别人的苞,人为了你爹妈都不要,你丫
这样忒没人性,不过我看你丫也就不怎么象人。”萧说:“你说话太
偏激,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以为我他妈的不疼啊!只是感觉这玩意
忒他妈的没辙!还真没辙!我操!不想干了!”吴天道:“你丫自各
有主意就别绕着弯问我,这事我不管。”萧说:“你看这事我能跟青
说吗?丫还不得疯了!”吴天说:“你别指望着拿我当刀子,我告诉
你,这事损寿,爱找谁找谁,我,没戏!”
  ……
  萧问:“说了吗?”吴天:“说了。”萧:“她说什么了?”吴
天:“还行,她只是让你亲口对她说一遍她才死心,丫老觉得我在逗
她!”萧:“靠,还得我说,这不不拿你当人吗?”吴天:“行了,
你丫这是做贼心虚,理直气壮你怕什么?”萧:“也是,没事自各找
抽,我也真他妈贱!”拨号……
  青青:“都是真的吗?”萧:“对!”青青:“你不后悔吗?”
萧:“缘聚缘散有尽时,是我不对!”青青:“你没想过后果吗?”
萧:“我横竖一百五十多斤,你要多少我给多少,算我欠你的。”青
青:“我会来拿的……”萧突然觉得心里一沉,大叫:“青青,青青……”
这时耳边也没有了讯息,只听着话 参 嗡做响,过了一会,耳边传来
一些嘈杂声,隐约听到:“有人跳楼了,来人呀……”


               二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吴天 萧一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