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尸体上爬行

互联网 0

(1)
  
  阿义觉得自己的手快烂了。他没日没夜的洗手,狠命的搓,可还是觉得搓不掉。手上总象有什么东西在爬动,湿漉漉的划着一道道冰凉。阿义很后悔,不该跟老三哥他们去。他很害怕,天天失魂落魄,特别是夜里。夜里,他躺在床上,缩在被里一动也不敢动。他想睡又不敢睡,而且耳朵总不听使唤,警觉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外面,似乎总有点什么,隐隐约约的。
  
  半夜,门无声的开了。一个全身裹着塑料纸的人走进来,一步一步逼近他的床。阿义圆睁着眼,浑身不能动弹。那个人在床前停下来,一会儿,伸出紧裹着塑料纸的手,慢慢的移近自己的脸,被塑料纸裹成一个球体的脸,开始一层一层的撕塑料纸。塑料纸发出清脆的撕裂声音。阿义还隐约听到另一个声音,象什么东西在泥泞的泥土里爬行。塑料纸发出凄厉的最后一响,落下去。那人的脸露出了一大半。脸,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什么都没有,只有象泥浆似的饿东西。嗤嗤嗤,无数的小东西在泥泞里蠕动,爬行。裹着塑料纸的手开始往泥浆里摸。摸出湿漉漉的的一团蠕动的泥浆,慢慢的,放在阿义的手上。阿义浑身不能动弹,哇的大叫,可叫不出声,只能死命的干嚎。。。。。。
  
  阿义睁开眼,看见一团红色,又“啊”的一声惊叫。再一看,原来是窗户投进来的阳光。他急忙看自己的手,上面分明有什么液体,湿漉漉的一片!阿义跳起来冲向水龙头,狠命的搓,搓。
  
  (2)
  
  阿义歪着脑袋,象只呆鹅。 半天,他把脑袋歪向另一侧,继续发呆。“还是去吧。老三哥也在的。”最后,呆鹅对自己说。
  
  秋高气爽,阳光灿烂,阿义随老三他们出发了。他们去掘墓。
  
  逶迤南岭,披了一层金色,或远或近的有一两声鸟叫。掘墓的队伍在坟地里穿行。他们边走边说笑打骂,热热闹闹的穿过那些熟悉的坟墓,向前挺进。那些古老的坟墓和山、树、草相处倒也和睦,你挨我,我挨你,在阳光里错落有致。不过,阿义他们对老冢不感兴趣,他们不是考古的,他们只找新坟。
  
  阿义紧紧跟在老三背后,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坟墓。老三瞥了他一眼,笑,“怕了?呵呵,没准你脚下踩的就是尸体。。。尸体化的土,呵呵。。。” 阿义象被蛇咬了一口,打了个冷战,恨不得把两只脚同时提起。大伙瞧着乐得哈哈大笑。阿义今年十九岁,还象个大孩子,这活儿是老三介绍的。阿义背井离乡来到南方,工没打着,成了盲流。带来的钱快花光了,再这样下去,连家都回不了。阿义想掘墓总比讨饭强,到底是件活儿,有工钱挣,就跟着老三来了。
  
  “喂,葬在哪儿啊,真他娘的远!”
  “快到了快到了。葬他娘的B,这么D远。”
  “喂,喂,你省点吧,别惹火了乡里人,没你好处!”
  “怕啥!治安队在后面跟着呢,他们敢怎么的?哼,非法埋葬!”
  “赫赫,不怕活的,就不怕死的找你?”
  “什么,找我?他娘的!他鬼好歹也讲道理啊,冤有头债有主,不找他狗娘养的村长,找我?”
  “喂,嚷什么,也不怕。。。”
  
  掘墓队的人们就爱斗嘴,成天在坟墓里穿行,多说说话,也好撑点人气的。
  
  (3)
  
  一个崭新的坟墓,被剥开了。阳光隔着树投下来,在安静的棺木上染了一层金色。空气里漂着一些气息。
  
  棺木撬开了。色彩鲜艳的古代服装向里塌着,象湿了。这一头有一双白色的鞋,那一头有一团,象张脸,还有头发,很长,很黑。
  
  “塑料袋,拿塑料袋。” 阿义手脚发麻,嘴完僵硬的应了声“哦”。老三拍阿义肩膀说“塑料袋在那边,去。” 阿义又“哦”了一下,看见那边一团银色,象保鲜纸,在阳光里闪烁。阿义把塑料纸抱过来,递给老三。他不敢看,眼睛却睁得老大,斜着瞧。老三他们围着棺木,摊开塑料塑料袋,隔着塑料袋轻轻把古代的服装翻转,翻过来。塑料袋斜眼看见古代的衣服松开,翻过来的物体露出一小块腊色,象开了一扇门,有东西柔软的挤出来。嗤嗤嗤,一只一只小东西从门里探出头来,湿漉漉的在泥浆里爬动。阿义死命闭上眼睛。
  
  “阿义,过来,帮手抬。”阿义愣着不动。老三大声叫他。他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看见尸体已经裹在塑料里,卷成一团。“阿义,快,你抬这边。”老三上来把阿义的两只手拿到那东西上,按住。隔着塑料的小东西在爬动,往手缝里钻。那东西柔软得象液体,随着他们的步伐,有节奏的在他们手中流过来,流过去。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