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名则比武,实为银镯而来4

互联网 0
导读:现在看眼前的古庙,却是残砖碎瓦,断椽焦木,好不凄惨;那巍峨壮观的殿宇,已被大火烧塌,只剩下几堵残墙断壁,黑乎乎地挺立着。庙宇四周,到处是残灰余烬,烤裂了的山石,像一只只脱毛的怪兽,蜷伏在古庙旁边。侧面观来,只有后院,东西厢房还保留着原来的布局。房子虽然年久失修,比较陈旧,但门板窗户倒还完好无损。东厢房里透出微亮的灯光。
第四章银镯失盗
师徒二人匆匆离开了千年古松,取小路向古庙奔来。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回转,一座古庙展现在眼前。小世友那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古庙位于山坳,在夜幕之中是黑压压的一片,并不见轮廓。只有两处灯光像鬼
火一样闪烁。9年前,高义下山,曾夜宿古庙。那时的古庙,红门绿瓦,殿宇巍峨,好不幽静。
现在看眼前的古庙,却是残砖碎瓦,断椽焦木,好不凄惨;那巍峨壮观的殿宇,已被大火烧塌,只剩下几堵残墙断壁,黑乎乎地挺立着。庙宇四周,到处是残灰余烬,烤裂了的山石,像一只只脱毛的怪兽,蜷伏在古庙旁边。侧面观来,只有后院,东西厢房还保留着原来的布局。房子虽然年久失修,比较陈旧,但门板窗户倒还完好无损。东厢房里透出微亮的灯光。
师徒二人来到古庙,秃头守门师傅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安排在较好的西厢房住下。
“师徒二人还没吃饭吧?”秃头守门人问道。
“我们师徒二人饿坏了,有什么好吃的,快快端来。”
“还有半铜盆绿豆粥,我这就给端来。”秃头守门人说完出了厢房。不一会儿,挎着个竹篮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篮子里盛着半盆粥、两个海碗和一碟五香豆。秃头守门人把这些东西端出来,摆在八仙桌上,说道:“没有什么好吃的,凑合一顿吧!”
高义爽声笑道:“穷人吃这些已经蛮不错了。”
“一会儿,我给你们打壶水,洗洗脚。”
“好,好!”高义应道,心想深更半夜遇见这个热心人,还算不错。
须臾,二人吃了饭,洗了脚,插上门闩,上床睡下了。
疲倦已极的小世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老僧高义没有合眼,思前想后,辗转反侧,特别是想到晚上在森林里看到的男尸。这深山荒庙,离那儿不远,恐也是山贼夜宿躲身之处,他不能不防!
“咚咚咚!”半夜时分,果然传来了敲门声。
高义翻身坐起,唤醒世友,向门口投去警惕的目光。
“咚咚咚!”又是一阵重叩。
深更半夜,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高义喝声问道:“谁?干什么?”
“快开门!不然我就踹开了!”门外答非所问。
高义一听来人口气很硬,必有所取,一边嘱咐小世友把包袱看好,一边下地开门。
没容高义走至门口,那屋门“咣当”一声已被来人一脚踢开了。
屋外漆黑一团,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前,酒气从那人口中喷出:“今晚俺多喝了点酒,听说客家也是武行出身,不妨出来比试比试,散散心,解解酒。”
“好汉,我们师徒二人明早还要赶路,眼下深更半夜,不便交手。”高义老僧推辞道。
“我找上门来,你休要客气。”“大鞋僧”有些性急,“你不答应比,那也好办。快把银两宝镯留下,马上滚蛋!”
高义老僧这才恍然大悟。心想,此人名则比武,实为银镯而来!转而一想:他怎么知道有镯子?老僧想来想去,忽然明了:昨晚古松下世友玩镯子定被贼眼看见。
这时,床上的世友,也为之一振,知道祸由自己惹起,悔恨莫及。虽然夜黑如墨,看不见对方,但他暗暗发誓:决不让宝镯失落贼手!
“宝镯本是俺祖传家宝,怎能平白无故给你!”世友争辩。
“臭小子,你敢教训老子。”“大鞋僧”性起,“来!来!来!请吃我一刀!”说着举刀直朝世友身前的高义老僧头顶劈来。
“徒儿,注意!”高义老僧边说边来个急闪身。那刀“叭”地一声把床边的八仙桌劈成两半。
高义老僧一见大汉出手不凡,暗吃一惊。心想:看来此人并非庸手,大概是江湖道上的“滚堂刀神”。这种刀法虽不正规,但变化莫测,不是好对付的。
高义想把大汉引到屋外,避免伤着孩子。他躬身从床边拎起哨棒,一个“鹞子翻身”,“嗖”一声,捷如飞鸟,破窗而出。那大汉见对方破窗,他也使出“燕雀掠水”功夫,轻身起跳,别看他膀大腰圆,其动作也灵如银燕,破窗追去,落在院内站稳,拉开了八字功步,气沉丹田
高义见把大汉引出屋,心中好喜。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样正中了盗贼的下怀。他前脚引出了虎,后脚却闪进了狼。这时,一个黑影子像耗子一样溜进了屋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暗地里跟在“大鞋僧”身后,意劫宝镯的“老猴子”李才。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