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茹嫣》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作家胡云发先生《茹嫣》一书的发表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我个人认为,首先,这本书写作了走出官方形态的那种一群人物——“青马”(青年马克思主义者),而茹嫣就生活在这个圈子散后剩下的人物当中;其次,这本书敢于在禁忌的问题上着手,写了“非典”时期中国人的恐怖,并且从对“非典”的恐惧,写出了“民族的恐惧”,撞了政治的“高压线”,勇敢地进入了“政治生态环境”领域的探索;最后,它突破了在中国统治了近半个多世纪的文学主流创作模式,抛弃了那种陈腐的旧文学思想,在走自己的文学之路时,不知不觉的、创造性地归回到18世纪中国伟大文学传统中去了。
——茹嫣是个什么样的人?
武振荣
1、 一个在文学解禁中明明亮亮走出来的女人
作家胡云发先生茹嫣》一书的发表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我个人认为,它不仅仅关乎文学的事,而且可以说也关系着某些与文学毗连的社会事物禁忌之解除。因此,我读了这一本书后,产生了一些感想,就想着有必要把它写下来。首先,这本书写作了走出官方形态的那种一群人物——“青马”(青年马克思主义者),而茹嫣就生活在这个圈子散后剩下的人物当中;其次,这本书敢于在禁忌的问题上着手,写了“非典”时期中国人的恐怖,并且从对“非典”的恐惧,写出了“民族的恐惧”,撞了政治的“高压线”,勇敢地进入了“政治生态环境”领域的探索最后,它突破了在中国统治了近半个多世纪的文学主流创作模式,抛弃了那种陈腐的旧文学思想,在走自己的文学之路时,不知不觉的、创造性地归回到18世纪中国伟大文学传统中去了。
就以上几点,在我这个不是文学评论家的外行眼睛中,《茹嫣》一书就了不得了。说实在的,我在读到这一本小说时,好像感觉不到中国小说和外国小说(特别是西方小说)的区别。小说就是小说,而小说中的人,好像是自由的人,如果说他(她)们也不自由的话,那么,费尔南多-佩索阿在他不朽的小说《惶然录》中所说的话:“奴役是生活的唯一法律,不会有其他法律被人们遵守,没有造反或者另求庇护的可能”,就可以作为对此的脚注。
但是,我要说的是:读这本书,不是你读《李自成》或者读《欧阳海之歌》,一放下书本,书中的人物留给你的印象是非常强烈和鲜明的,没有多少可以争论的余地;《茹嫣》就不是这样,你读了后,甚至连她是一个什么人也很难说清楚?也可能我天性愚钝,反正我读了《茹嫣》后的第一个反映是我问自己:“茹嫣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试图回答自己的问题,结果很狼狈,回答不出来,因为我在逮住了茹嫣一个意义的时候,另一个与之对立的意义好像出来找麻烦,非得要证明一个意义不正确不可,就带这个问题(过去,我们读毛泽东的书要“带着问题”,现在轮到读小说“带问题”了)我思考:胡发云要写一个什么样的茹嫣?而我们读《茹嫣》又应该读出一个什么样的茹嫣
2、一个有着“仕女情节”的文学女人
茹嫣一个“有闲”的女人,但是她的“闲”和《上海宝贝》中的女人根本不一样,她“在一个很清闲的研究所工作,研究的对象是植物。单位的楼房是那种五十年代的苏式楼房,宽大,结实,朴素,陈旧里透着一种往日的华贵。三楼东头是资料室,一些闲人常在这儿聚,说些闲话。男的说吃喝说麻将说斗地主,女的说儿女,说老公,说衣饰住房。男女在一起的时候,说一些半黄不黄的段子,互相间开点不太过分的玩笑。敲了谁一笔钱,买了糖果瓜子,也是在这里分享”(《茹嫣》引文见“新浪读书”,以下不再注)这一种上班的“闲”,带有中国特色,很是真实的。仅就这一点,她的生活就不能被定位在“改革经济大潮流”中的了,和“主旋律”是有些脱节。因此,在今天中国的文学语境中,它是属于“消极”的作品。问题还在于,文学这东西如果有着一种“消极本性”可纠的话,那么古今中外许多伟大作品都带着明显“消极”的色彩,就是一个我们应当把握的东西。在这里,我认为作者胡发云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他在塑造人物时,走上了一条我行我素的道路,塑造出来的“茹嫣”是那样的真切生动,读起来会给人产生出一种错觉,因为她就是我们身边的人,即使这样,你却没有办法给她下一个定论,把她归在一个特定或者已知的人物类别中,这样的情况使我想起了《红楼梦》里大观园中的人物了,他们既是依据“写实”的方法创作出来的人,却也是“写虚”中的人。
作者是要把茹嫣写成一个“小资”型的女人的,在书中他多次表明了这样的意向,并且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塑造茹嫣的。在这一点上作者用心之良苦可以从下面几点判断。作者在交代茹嫣身世时,用了一个遗传学上的观点:“母亲是大家闺秀”,因此,她有着从母亲那里得来的一种遗传性的“仕女情结”(“茹嫣的名字是母亲起的。从这个名字上,可以看出母亲的仕女情结”)。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文学从小就是她生活的一部分那是不消说的。她非常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在“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中,别人“打派仗的时候”她却在“读古诗词”,对于这样的人,政治运动是“改造”不了她的。和现代一般“小资”女人一样,“在茹嫣的精神活动中,俄罗斯文学和法国文学占了很大的空间”,以至于她对儿子去留学的法国的第一反映是:“今天的法国早已不是那些古典作家们笔下的法国了”而她自己心中的法国“那是大仲马小仲马,左拉雨果梅里美的法国,是罗曼?罗兰巴尔扎克的法国”。茹嫣就这样的一个女人。从这样的一个女人的身上你无论如何是看不出来她是一个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人,是一个年轻时参过人民解放军的女军人,是一个“老干部的女儿”,人性深处如果说有一种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话,那么作者就是通过茹嫣给我们揭示了它,就此,你不能不承认它深刻。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茹嫣 胡云发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