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新时期外交思想论(二)

互联网 0
导读:邓小平时当代中国外交形象的战略思考  李向前  1985年,中国决定裁军100万。这项重大举措,震动了世界。引人瞩目的是,邓小平主席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对百万裁军的战略意义作了下面的阐述:“现在树立我们是一个和平力量,制约战争力量的形象
邓小平时当代中国外交形象的战略思考
 
  李向前
  1985年,中国决定裁军100万。这项重大举措,震动了世界。引人瞩目的是,邓小平主席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对百万裁军的战略意义作了下面的阐述:“现在树立我们是一个和平力量,制约战争力量的形象十分重要,我们实际上也要担当这个角色。”①以树立“和平形象”为一个战略的立足点,是耐人寻味的。它同当代中国的外交战略演变之间形成了至关重要的联系。
  所谓“外交形象”,无非指一个国家要向世界表明什么,以及经过某种预定的政策和外交行为,为世界留下特定的印象等等。如同人们在社会公共关系中需要一个与其内在特征相符的形象一样,国家也需要以完美形象出现在世界舞台上。丑陋、偏私与凶恶必定为人们所疏远和唾弃;而公正、美好和善良,也必定会得到广泛的拥护和友谊。
  中国社会主义大国。维护中国国际社会中的良好形象是十分重要的。但是,这种对美好目标的追寻,往往要历经坎坷。因而对新中国外交形象的历史性考察,将有助于对确立中国和平对外形象”这一重要命题的理解。
  一、关于战争和平问题
  长期以来,国际上总是流行着一种“中国好战”的观点。显然,这是一种使中国外交形象深受伤害的舆论。对于居心不良、有意中伤者,中国领导人曾多次予以严肃批驳。但在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不看到产生这种舆论的国际性原因,认真研究造成这种现实状况的国际国内背景。
  在很大程度上,“好战”的舆论同中国曾经在“战争和平”问题上某些不尽确切的表述和观点有密切关系。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坚持着“由于帝国主义的存在,由于世界基本矛盾一个也没有得到解决,因此战争不可避免”的观点。特别是在60年代末至70年代,我们不仅认为世界性的大战不可避免,甚至感觉它已迫在眉睫:“决不可以忽视美帝、苏修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的危险性。我们要作好充分准备,准备他们大打,准备他们早打。准备他们打常规战争,也准备他们打核大战。”中共九大政治报告的这种概括和其后社会上广为使用的一个口号:“团结起来,准备打仗”,把战争可能性及备战气氛推向了一个炽热点。
  同时,在“战争革命”的问题上,我们也坚持“不是战争引起革命就是革命制止战争”的观点。而且,在宣传上更侧重革命的因素在增长:“越南南方、老挝、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巴勒斯坦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人民的武装斗争日益壮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真理日益为广大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所掌握。”①因而,“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迫切任务,就是联合起来,埋葬帝、修、反和一切走狗!”这种并不确切的语言的使用,无疑给我们的对外形象带来某种不利影响。
  事实上,“中国希望和平”。中国需要和平的外部环境来建设自己的国家中国也需要世界性的和平,使整个经济落后国家获得发展自己的机会。那么,上述极端的语言和过于绝对化的判断是怎样发生的呢?
  首先,第二世界大战后两极对立的冷战格局,形成了我们长期以来对形势的严峻估计。先是美国朝鲜台湾海峡发动战争,制造紧张局势,继而它在日本及东南亚对中国形成包围,最后在越南挑起了一场热战;其后是前苏联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对中国构成直接的战争危胁。60年代末,前苏联发动了对同属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捷克的军事入侵,并在中苏边境的东部和西部挑起武装冲突;70年代后期,苏联煽动地区霸权主义者入侵柬埔寨、直接出兵阿富汗等行径,不能不引起中国人民的警惕,从而对可能针对中国国的侵略战争作出准备。
  但是,毕竟我们作出的分析只是指出了它的可能。事实证明,针对中国或世界性的大战并未爆发,这就有可能使我们从另外的方面考虑问题:1.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对中国采取的战略是直接侵占还是军事遏制?2.美、苏两国是否真的会冒打核大战的风险?3.我们是否对国际形势作了“过火”的反应?
  4.当今世界的诸种矛盾是否已经达到必然引起大规模热战的程度?换言之,这个世界的主流究竟是战争还是和平?显然,我们当时的答案不够精确。首先,美苏两国对中国的主要战略方针是“遏制”,而非大规模的侵犯(不排除某种程度上对中国进行小规模的“偷袭”),至少现有的材料还不足以证明上述两大国有全面进犯中国战争计划。其次,如同现在人们所认识的那样,核武器的存在,一方面造成了战争的危险,另一方面却又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战争的发生。因为当人们意识到核战争的结果只是导致地球的毁灭,而不再分得出胜者和败者的时候,原子弹也就仅仅成为一种制约性的力量了①(当然,这不等于说,世界人民已无需承担制止核战争的义务)。第三,危险和威胁都是客观存在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作出估计。胡乔木认为,从50年代至70年代,我们对国际环境的恶化程度估计过高,作了“过火”的反应:当时“中国感觉全世界似乎都在打算围困和扼杀剩下的仅有的革命圣地”②。因此我们极力与之抗争,极力试图消除这种危险,从而造成了我们国际国内政策中的“‘左”倾错误。最后,世界性大战至今未爆发这个事实说明,50年代至70年代的世界尽管动荡不已,但其基本矛盾并未激化到将要引起世界性大战的程度。因此,即使在当时,世界也仍然是存在着战争和平两种可能。老一代外交家王稼祥早在1962年就指出过这一点。他当时预言,社会主义阵营同帝国主义阵营的根本矛盾并不必然导致世界性战争。因而,“不要笼统说,‘只要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就世界战争来说,存在着防止的可能性。”③这些观点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并进一步证明了,和平的可能性远远大过了战争的可能性。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邓小平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