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之乡:千秋功罪,后人评说毛泽东

互联网 0
导读:或许,我们只能这样来评价毛泽东,他是一位世纪巨人,但绝对算不上世纪伟人。巨人是那些在他倒下的时候,也能给他的国家砸出一个深坑,让他的子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人物,让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欢喜或担忧的人物。毛泽东是这样一位巨人,拿破仑也是这样一位巨人。
或许,我们只能这样来评价毛泽东,他是一位世纪巨人,但绝对算不上世纪伟人。
巨人是那些在他倒下的时候,也能给他的国家砸出一个深坑,让他的子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人物,让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欢喜或担忧的人物。毛泽东是这样一位巨人,拿破仑也是这样一位巨人。
而伟人是那些可以悄悄离开,但能给他的国家与民族留下一份永久遗产的人物。我们说华盛顿一位伟人,因为他给美国留下了一套永恒的民主制度;我们说孙中山一位伟人,因为他给中国留下了永恒的民主思想。
巨人所以能够成为巨人,是因为他能够权重一时,是因为他可以操作一个国家,因而他对国家的统治也只能是独裁式的统治。关于独裁式的统治,我们很难有人能接受毛泽东一个独裁分子的说法,其实我也不赞同毛泽东一个独裁分子的说法。独裁有二种形式,一种是强制式的独裁,而另外一种是崇拜式的独裁,很多独裁者往往是二种方式兼而用之。
我之所以不同意将毛泽东列入独裁者的行列,是因为我相信他在本意上没有独裁的意识,而且确实是全心全意在为民众考虑,但他在具体的行为与结果上,却确确实实利用了民众对他的个人崇拜而最终走向独裁。
一个具有独裁行为的人是无法与伟人并列的,最多只能算一个巨人。
毛泽东,地道的农民儿子,从小熏陶着传统的儒家文化,精通中国历史。可以说,他是一位传统的旧中国的知识分子,儒学中宣扬的正直的、刚正不阿的、为民请愿的清官形象在他心中有着极其深厚的地位。
但随着时代的不同,毕竟他们之间有了一个根本性的区别,那就是封建时代的清官往往面临着选择上的两难地步,究竟是坚持为民请愿还是忠君报恩?而受新文化思潮冲击的青年毛泽东,早已经没有了皇帝的概念,在他眼中,民就是君,君就是民,为民请愿就是忠君。多么完美的解释,几千年来,儒家文化中最冲突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到了这个时代就变得悄然无踪。
虽然说,君与民之间的关系解决了,但儒学中根深蒂固的清官行为准则则没有从根本上消失,也不可能一下子从新一代正直的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消失。这就是文化文化中特定的脚色可以随着时代快速变换,比如随着皇帝的消失,通常意义上的忠君思想或行为就会同时消失,但文化的内涵不会立刻消失,它一定会寻求到一个新的脚色去替代文化这个已经空缺了得脚色,使得文化在脱离了原有载体后,在另一个新的载体上继续生存,延绵几千年。直至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依然能够看到这种文化的绵厚性,现实中、电视、电影中、各种媒体的宣传中,很多正面式的人物无不多少在扮演着一种清官的脚色。因为很多百姓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能依靠自身、依靠法律来解决,而要等待一位正直的官员到来,来解决几十年没有解决的甚至是一个很小很简单的问题,最终不是官员们对百姓道歉,而是百姓对清官的感恩。
清官思想,就是一种精英思想,一种精英治国的思想,依靠正直、无私、有文化精英们来管理国家、为老百姓谋益。这种思想的落脚点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但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去要求毛泽东年轻时代的知识精英们彻底抛弃精英思想,而一下子变换成同样彻底的民主思想。
到这里,我们先插入一个话题,就是思想与意识的问题。我们一般看到的一个人的思想,或者他所表达的思想,是一种表层上的思想,这种思想并不能真正表达他的行为,最多也就在行为的形式上有一种类似性。有这么一家公司,老总是一位美国麻省理工MBA进修生,是领导眼中的一位优秀青年,当你走进这家公司的时候,似乎一切很国际,各种管理理念,各种管理体系,内控手册仅善尽美,而且他也确实在想往这个方向努力,但如果你能够亲身体验一下这家公司的一个工作过程,你就会发现,每一步都需要请示与领导的审批,而内控流程已经成了一个空架子,甚至成为一些人推托工作与责任的借口。这就是思想与意识的问题,说明这位总经理在深层次的意识上、或潜意识中还完全是从传统进入现代,不管他嘴里天天唱着最现代的歌曲。这样的人,只能说经过了一次现代化的冲洗,但并没有实现灵魂上的变换。要让思想与意识一致,要么是从小潜移默化的影响与教育,要么是对从小所接受的教育一次脱胎换骨的反思
当“毛泽东”们才刚刚开始接触到一些民主思想,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吸收,将这些思想转换成意识的时候,就匆匆卷入进了民族独立与解放的运动之中。长期的奔波与挣扎,使得他们无暇顾及更多的思考,因此他们灵魂的主体也就注定了有更多的国粹成分,而相对毛泽东们来说,毛泽东本人的国粹化程度更高一些。首先,毛泽东本人并没有像他人一样出国勤工俭学一段时间,切身体验西方的民主组织体系;其次,湘学是当时儒学文化最浓厚的地区,培育了曾国藩左宗棠这样优秀的儒学人才,毛泽东是在这样一个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儒学中忧国忧民的精英思想更为浓厚,相反的,周恩来就读的南开中学已经有了太多西方文明的侵入。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