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革命申辩

互联网 0
导读:——为革命申辩    萧武    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  ——马克思  把革命归咎于少数煽动者的恶意的那种迷信时代,是早已过去了。  ——恩格斯    一    一个幽灵,告别革命的幽灵,在
——为革命申辩
  
  萧武
  
  革命历史的火车头。
  ——马克思
  把革命归咎于少数煽动者的恶意的那种迷信时代,是早已过去了。
  ——恩格斯
  
  一
  
  一个幽灵,告别革命的幽灵,在中国徘徊;一个声音,告别革命的声音,在中国回响。
  看一看下面这些话吧:
  孙中山是二十世纪中国的乱臣贼子,辛亥革命一个巨大的历史悲剧,打断了中国宪政之路;
  毛泽东是李自成加秦始皇中国革命根本是一个历史的误会,是日本的侵略给了中国革命成功的机会;
  1968年5月那些流在巴黎街道上的鲜血是革命的太阳在历史天空下投下的最后一抹晚霞;
  ……
  所有这些对革命的恨声咒骂和痛心疾首的抱怨都可以归结为一句话:马克思主义是垃圾!因为在他们看来,不是统治阶级的压迫把被统治阶级逼上了梁山,而是马克思主义这个可恶的幽灵蛊惑了人心,使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成了一部革命历史。在他们眼里,甚至帝国主义中国的侵略也不应归咎于资产阶级的贪得无厌,而应有中国的“闭关锁国”政策负责。因此,在他们看来,“打倒马克思主义”就等于终结了一切革命,把革命的幽灵封锁在了桫椤们的瓶子里。在他们的意识里,马克思主义不是风车,而他们也不是堂·吉可德;马克思主义是歇脚,而他们正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他们以为,他们所反抗的是“人民公敌”,他们觉得,自己高尚而英勇的牺牲和反抗是为了民主自由。而革命,正是革命才导致了今天的一切不合理;只要否定了革命历史意义,现在的一切就会像世贸大厦一样自然坍塌,一个崭新的中国将会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样突然出现在大地上。“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而得到这些所需要付出的成本竟然是如此之低,只需要完成一场“书斋里的革命”:告别革命
  首先是一位曾在1980年代被称为年轻人的“四大精神导师”之一的哲学家用这一充满市场诱惑力的标题作为一本他的新书的封面,而这本书既不是文学作品,也不是严谨的学术著作,它的内容不过是两个人的对话而已,甚至都不能称为对话,而应称为闲聊。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该死的出版审查制度,这本将成为1990年代中国思想史事件的书并未在中国大陆出版,仅仅是在国外出版发行了。但即使如此,它仍然有效的饮泣了中国思想界的轰动。它的内容本身已经不重要了,仅仅是它的标题,就足以让许多人兴奋的跳起来了。正如《皇帝的新装》里那些围观者一样,他们都看到皇帝没穿衣服,却出于各种考虑,并未白纸黑字的公开表达,而这位哲学家就像那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一样,却就这样喊出来了。多么简单,却又多么有力!
  1990年代的中国早已不是20多年前的那个中国了,所有的东西都只能在形式上被禁止,但谁也无法它不会以私下交流的方式进入。于是,这个已经无须任何论证即可自然成立的命题开始在中国流传,它的传播速度显然是瘟疫所无法比拟的。只几年的,人们都心悦诚服的接受了那个著名的说法:“中国千万不能乱。”
  于是,教授先生们说:告别革命中国不能乱;民主人士们说;告别革命革命只能导致专制;社会精英们说:告别革命革命就是劫富济贫;青年学者们说,革命就要流血牺牲;达官贵人们说;告别革命,稳定压倒一切……告别革命告别革命!在今天,即使最底层的中国普通老百姓也会像背顺口溜一样在不经意间流利的说出“中国不能乱”这样有政治觉悟的话来。在今天告别革命已经与市场经济一样成为了神话。无须任何意义上的质疑了,人们需要的只是牢牢的记住它,并中规中矩地遵守秩序,任何对“告别革命”的质疑都将遭遇“你是想要回到文革去吗”这样在反问,就像任何对市场的质疑都被指责为为专制辩护一样,在说的时候就要准备着成为“人民公敌”。
  当然,一个历史时代不会是因为这样一本书而嘎然而止的,只不过它第一个用语言表述了这一事实而已。上帝死了,不是因为扎拉图斯特拉说了“上帝死了”,在扎拉图斯特拉说出之前,上帝就已经死了,扎拉图斯特拉只不过是用语言陈述了这一事实,并把这一陈述方式教给了更多的人们,让他们清楚的知道,上帝确实已经死了。革命不是因为《告别革命》而被告别的,而是早就被“告别”了,人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简单而又准确的陈述句来表达他们内心模糊的感悟,而《告别革命》正是充当了这一角色。甚至可以说,都不是因为这本书在中国大陆思想界引起的讨论使革命被“告别”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讨论不过是给了革命一个迟到的却又隆重的葬礼而已。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