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毕全忠谈秦可卿

互联网 0
导读: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毕全忠  《红楼梦》中秦可卿这个形象向为研究者所关注。围绕着秦可卿这个人物,曹雪芹放置了很多谜团。破解这些谜团,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红楼梦》的思想艺术成就。近年来又有个刘心武先生作惊人之笔,谓秦可卿之原型为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毕全忠
  《红楼梦》中秦可卿这个形象向为研究者所关注。围绕着秦可卿这个人物,曹雪芹放置了很多谜团。破解这些谜团,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红楼梦》的思想艺术成就。近年来又有个刘心武先生惊人之笔,谓秦可卿之原型为康熙废太子胤礽之女,隐于贾府,《红楼梦》内容隐含乾隆朝争夺王权的重大政治阴谋云云。要知这种“政治阴谋论”是否可信,也须破解谜团,弄清楚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是什么,以及他是怎么构思的。本文以八十回本《红楼梦》为据,对此作些分析。
  一、秦可卿的身世
  本来她的身世作者在第八回中是交代得很清楚的。她是个弃儿,是她养父秦业从“养生堂”即孤儿院抱养的。养父秦业“现任营缮郎”,“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可卿长大后即嫁与贾家的贾蓉为妻。她是孤儿院出身,养父又是“营缮郎”这样一个小吏员,家世是很低微贫寒的,文化修养也不会很高。显赫的宁国府怎么会娶这么一个人做长孙媳妇呢?刘心武先生据此认为秦可卿一定大有来头,是“废太子之女”的一个依据。刘先生的推测是否对,答案就在《红楼梦》书中。前面说到她养父秦业“素与贾家有些瓜葛”,什么瓜葛,作者没有说明。营缮郎是工部营缮司(清朝正式的名称是“营缮清吏司”)的吏员。宝玉之父贾政就任过工部主事,后又升任员外郎(员外郎相当于今天中央部委的副司长,而不是刘心武先生所说的“副部长”。相当于副部长的是“侍郎”)。工部有四司,贾政是不是营缮司的主事和员外郎,秦业是否为贾政的属员,书中未说明。但都是在工部任职,如有交往是很自然的。因此秦可卿嫁到贾家不是毫无来由的。更重要的是贾府择婚也并不是一味讲门第富贵,这在第二十九回说得很清楚。二十九回写贾母到清虚观祈福,清虚观张道士给宝玉提亲,说那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都配得上。贾母却说:“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贾母重视的是长相和性格。给宝玉择妻是如此,给贾蓉择妻应当也是如此。贾母在贾家有最高的权威,婚嫁问题上她的意见是决定性的。而秦可卿的袅娜模样和温柔性格正合贾母的心意,其袅娜风流也正适合贾蓉这个花花公子的口味,出身贫寒就不是问题了。很明显,秦可卿嫁到贾家并无可疑之处,丝毫没有“废太子之女”隐于贾家的根据,更非隐藏“政治阴谋”。
  二、秦可卿是怎样的形象
  秦可卿的形象可用一句话概括:《红楼梦》中第一美女。第五回中以贾母的眼光说她“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第八回作者说她“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当警幻仙子把她“许配”给贾宝玉时,说她乳名“兼美”,宝玉见她“其鲜妍妩媚有似宝钗;其袅娜风流,则又如黛玉”,是兼有薛宝钗林黛玉两人之美。在她婆婆尤氏这个庸妇眼里,秦可卿简直是天下最好的儿媳。但这个“袅娜风流”的第一美女是个淫妇。先看作者自己对她的态度。她这么美丽温柔,又死得这么早,本来是很让人怜惜的,可是作者曹雪芹对她却没有丝毫怜惜之意,有的只是贬责。首先给她的姓名就明白的说她“情可亲”又“情可轻”。作者对她的态度集中体现在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钗》及《红楼梦曲》对其他女子的品格、命运都有所赞叹和怜惜,唯独对秦可卿既无赞叹又无怜惜。十二钗中秦可卿图像是悬梁自缢,判词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说她是“幻情身”,与别的情欲之人相逢必定要淫乱,是贾家败落的“造衅”者。对她的自缢身亡毫无怜惜之意。再看《红楼梦曲》,第十三支《好事终》是说她的:“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孼总因情”说她既美貌,又擅弄风情,是败家的根本,对她也毫无同情怜惜之意。
  秦可卿必须是很美的,否则就起不到作者赋予她的使命。她淫,但淫而不荡,这才能负起作者给她的使命。如果她像“鲍二家的”“多姑娘”那么淫荡、像薛蟠之妻夏金桂那么淫毒,都不行。她又很温柔和平,还有相当高的品味,但不能与林黛玉薛宝钗探春等的高雅相匹比。她的品味是“香艳”。这集中体现在作者对她的卧室的描写上。第五回写贾宝玉到宁府赏梅,倦怠欲睡,秦可卿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宝玉便觉眼漾骨软。再看房中陈设:壁上挂的是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朝秦观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卧具是“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盖的是“西施浣过的纱衿”,枕的是“红娘抱过的鸳鸯枕”。作者细致地描述这些陈设、卧具及香气,把秦可卿卧室的香艳渲染得无以复加,而又感觉不到富贵气。卧室是最能反映卧室主人性格、品味的,写卧室就是写人。卧室的香艳凸现了秦可卿的香艳,但不是凸现富贵。秦可卿香艳的卧室是导淫的温床,而秦可卿则是导淫之人。作者的真意在此。刘心武先生没有看懂曹雪芹的真意,认为作者要暗示秦可卿的卧室是“皇家级的”,以此作为秦可卿是“废太子女儿”的证据。这可是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是“刘老汉进秦氏房”,以为到了皇宫里了。皇家宫室是富贵,而不是香艳。
1 2 3 4 5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