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卓然自传

互联网 0
导读:家庭及早期求学经历  我的祖先是山东逃荒到东北的难民,没有户籍,俗称“黑人”。那时清朝制度有“旗民不交产”的规定,“旗”是满洲人或汉人降过去的编为“旗”,“民”是到东北替旗人垦荒的燕鲁难民,所以“民”永久是雇农或者是佃农,没有购置地产的权。我有
家庭及早期求学经历
   我的祖先是山东逃荒到东北的难民,没有户籍,俗称“黑人”。那时清朝制度有“旗民不交产”的规定,“旗”是满洲人或汉人降过去的编为“旗”,“民”是到东北替旗人垦荒的燕鲁难民,所以“民”永久是雇农或者是佃农,没有购置地产的权。我有记忆的时候,知道家里衣食不充,母亲不识字,父亲识字不多,一面佃地耕种,一面赌钱。家里的穷,母亲完全归咎于父亲的好赌,而父亲认为穷的原因是由于没有读书,所以,他非忍着穷叫我读书不可。那时的读书心理,不外是读书可以考“秀才”、中“举人”,以得到优越的地位,不再受穷。我就是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被父亲送去就读。仗着亲友的资助,得由小学而初级师范,而高级师范的英语专修科。我在这十几年中非常用功,寒暑假仍留在沈阳城里补习功课,所以凡月考、期考或是年考,甚至毕业考,我的姓名总是不出榜上前三名。我很相信“不吃苦中苦,难做人上人”这句谚语。
   我读高小的地方是抚顺旧城,南过浑河三里便是世界著名的抚顺煤矿。日本人继承帝俄的权利,在那里大肆开发。每逢星期日,我便与三五同学到千金寨游览。千金寨是日本人开掘煤矿的集中地方。我由梁启超的言论里知道日本人这一套富国强兵的把戏是由西洋学来的,梁氏鼓吹中国效法日本,也跟着西洋人学。先是日俄战争使我怕洋人、恨洋人,现在梁氏学说使我慕洋人,要学洋人,梦想有一天到外洋去留学,把他们那套富国强兵的本领学一些回来。又由梁氏的书中意会到英文是最有用的工具,于是开始学英文。考入省城师范学校后不满二年,赶上这学校招考高级师范英语专科,我便越级投考。毕业后,任教师。有一天,见报纸说,美国教育学家杜威博士要到北京大学与高等师范讲学,高等师范要设立一个教育研究科,专收各省高师毕业且有教育经验者来听杜威讲学。于是喜出望外,认为留学之愿难偿,姑求其次,乃跑到北平投考,作了杜威的及门弟子。我从那里毕业后,得奉天省官费的机会,到美国留学。
           
美国留学期间
           
   1923年的秋天,我到美国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入了师范学院作研究生,研究教育哲学、教育心理教育行政,但是越学越觉得学的东西十之八九回到中国无应用的机会,奇怪的倒是我在校外做工积得了些实际的经验。第一个暑假,经友人介绍,我首先到一个天主教神甫学校做工,每日做工3时的报酬是三餐一宿,倒也不累,最痛苦的是每日要在洋灰地上随这些神甫们跪祷两次,即饭前饭后各跪祷一次,有时还要加班一次,跪得我骨软筋麻。我在那里做工不到一个月,跪得我不止两膝吃不消,就是精神也感觉麻木了,便经另一个朋友介绍,到费城附近一个家庭式的学校内做工。这个地方与神甫开的学校恰是对立的极端,它代表耶教最自由的一派,名奎克教,又名朋友教,他们以爱好和平为教义,不相信传教,所以没有职业教师,他们主张以平等博爱的行动来发扬耶稣基督的精神,我在这里住了两个月,遇到各种各色的人,受的影响很深,以后我的厌恶战乱,爱好和平,也许就是导源于此。我留美的第二个暑假,就是1925年的7、8、9三个月,我由杂志广告的引导做下乡卖地图的工作。受了推销方法的训练一星期,便到小城与乡村工作。这个地图成本也不过3、5角,而卖价都是1.95元。明明是一个以赢利为目的的纯商业性的公司,而一套印好的生意话上却要你说是“国家测量的代表”。在最初的两个星期内,这公司的董事长,每天写一封快信给我,鼓励我努力,要我“坚韧不拔”,以表现我的“卓越精神”。卖一份地图,除了我的薪佣外,他至少可得9角钱纯利,他雇用像我这样的学生,不晓得有多少人。我在民间旅行,得知不少美国的黑幕。有一次,遇到一个铁路工人,他问我第一次欧战是怎样起来的,我答说是德国威廉皇帝挑起来的。他坚决地说:“不是!不是!是纽约华尔街十几个银行家制造出来的,因为他们立意要急着放款或投资,去制造军火发财。”他的话,是我留美期间意外收获的真理,可惜当时误认是一种狂言,未去深究。这个卖地图的工作虽然由资本家的口中分些余粒,但是苦不堪言。到第三个暑假,听说讲演可有收益,我自知英语的程度不够,先预备好了几个有关中国的题目,求美国同学们试行选择,结果《中国人的人生哲学》似乎比较动听,我于是跑到图书馆里,重把孔子、老子等书的中文本及英译本找出来作参考,如“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等一齐引来,配上自己的一些观念,做了长够一小时讲演的文章,推敲修正后,背诵熟了,独自在屋里练习。预备了一个月,我就将这个题目与其内容概要油印在一张打字纸上,觅得一本学院的通信地址,选择由西到东一条铁路线靠近的学校给他们邮去。条件是讲一次索费30元。居然就有不少学校请我去讲,有的仅供食宿与路费。就这样在三个月假期里,我讲有20多次。由大西洋岸走到太平洋岸,又返回大西洋岸。除讲演外,还参观了许多工厂与学校,会见了社会上许多各阶层人物,我感觉这样既赚钱又得经验,比在课堂里更有意味。第四年,本可以作论文考博士,我舍去。作一年讲演参观生活,多添了两三个讲演题目,主要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各种史事。在大西洋太平洋两岸之间往返三次,历36州,其中有一次最使我感念不忘的,是在洛杉矶一个共产党的小团体开的座谈会,共到男女约30人,他们是万分亲切而诚恳。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王卓然 历史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