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人康口述开国上将陈士榘眼中的林彪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红军在渡过金沙江到达云南会理地区后,部队进行了五天的休整。为什么要休整?是因为前面就是彝族聚居区了,当时彝族与汉族之间存在着较深的矛盾,他们建立了自己的部族武装,不服从当地官府的统治,自己处理自己聚居区里的事情,有很浓的自治味道。如何通过这
  红军在渡过金沙江到达云南会理地区后,部队进行了五天的休整。为什么要休整?是因为前面就是彝族聚居区了,当时彝族与汉族之间存在着较深的矛盾,他们建立了自己的部族武装,不服从当地官府的统治,自己处理自己聚居区里的事情,有很浓的自治味道。 如何通过这样一个对汉族军队有着极大戒备心理少数民族聚居区,当时的红军参谋长兼中央纵队司令员——刘伯承想了很多办法。除了要求部队加强民族政策教育、尊重彝族同胞的生活习惯外,他还想方设法接近彝族的部落首领,和他们交朋友。刘司令告诉这些彝民首领,红军到这里仅仅是路过,红军不在这里久留,我们要去攻打四川的军阀刘文辉。彝民们对刘文辉都很反感,因为他的军队经常骚扰彝民聚居区。
  当时还出现了一个插曲,即毛泽东率领红军总部领导进入彝族聚居区时,彝民听说毛泽东是这里最大的官时,便想试探一下毛泽东的诚意。他们派出了十几名代表,端着一罐子自己亲手制作的酪枣来到军委总部,要毛泽东尝一尝。彝民有一个习惯,客人来了要先送酪枣品尝。警卫人员出于安全考虑,要求代毛泽东品尝。彝民代表的脸色当时就很难看,毛泽东立即制止了警卫人员的做法,恭恭敬敬的从彝民代表手中接过酪枣,边吃边称赞酪枣做得好。就这样,彝族同胞终于打消了对汉族军队的敌意,自发的给红军带路。
  但这时候,我父亲却出事了。因为当时尽顾着如何与彝民搞团结了,部队都派出去做工作,一个排甚至一个班的各自为战。等出了彝民区我父亲发现教导营里有二十几个战士掉队了。我父亲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离队的,是有意识的离队还是迷失方向找不着部队了。反正我父亲是一头雾水。
  但这毕竟是大事,当时军团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是聂荣臻。他们两个人同时在军团部找我父亲谈话。林彪板着脸说:
  “教导营减员太多,你作为营长,要负责任!”
  我父亲低头道:“我领导不力,愿意接受批评!”
  林彪说:“批评?你要接受纪律处分!”
  我父亲问:“什么纪律处分?”
  林彪说:“禁闭一个月!”
  我父亲糊涂了:“部队天天行军,怎么关我禁闭?难道要抬着我?”
  聂荣臻笑了起来:“抬着你?还有这好事?你自己走吧,关禁闭就是不许你骑马,你的马由警卫员牵着。”
  我父亲心想林彪还真有点子,弄出一个“走路禁闭处分”。我父亲其实倒是轻省了很多,他每天就是跟随部队行军,不用筹集粮草,不用值班查哨。警卫员仍然为自己服务,一到了开饭时间警卫员就端过来饭和菜,晚上还给自己找门板搭床铺。这日子真是悠哉游哉!只是有些不习惯,因为原来作为一营之长,每天有忙不完的事情,现在一下子清闲下来,有点不适应。
  当时在长征中同样受处分的有许多高级将领,如黄克诚、肖劲光等。他们是不是也是“走路禁闭法”,我父亲不得而知,反正林彪的一军团都是这个处分办法。解放后,我父亲这个问题问过周总理周总理笑着说:
  “这件事主席讲了,延安七大也作出过决定,长征中受过的处分一律不算数!”
  我父亲跟总理开玩笑:“这还差不多,要不然的话,我们教导营减员几十人,就给我这个营长关了一个月禁闭;那长征红军30万人减员到几万人,如要给人关禁闭差不多得关8000多年!”
  周恩来听后纵声大笑:“陈士榘要秋后算账了……”
  父亲在80年代对我说过,林彪历史无法抹煞的军事天才
  父亲林彪井冈山时代就相识了。虽然经历了林彪长征路上关我父亲一个月的禁闭,但是父亲认为林彪并没有错。在父亲的晚年曾经几次和我谈起过林彪,由于离开“9.13”事件已经较为久远,所以评价起来比较客观。
  在父亲的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最为崇拜的无疑是毛泽东。在革命战争年代如此,在夺取政权后也是如此。正是无比信赖毛泽东,使他对其他领导人都保持一些距离。直到后来的乱世文革,他既没有去接近红极一时的林彪,也没有敢于去探望一些受到冤屈的将领
  说到林彪父亲其实在长征时就有一段特殊的“交往”。这段交往就是林彪关了我父亲一个月禁闭。在林彪“永远健康”到坠机温都尔汗乃至今天,他始终是中国人非常关注的一个人物,尤其对当时我们这些年轻一代,林彪始终是个谜。父亲在世我多少次地向父亲询问关于林彪的事情。我曾经崇拜林彪,到后来当然是痛恨他。与我们这些不了解林彪的人不同,父亲无论在林彪得势还是林彪遗臭万年,父亲都不是太极端。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陈人康 口述开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