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讲坛之于丹

互联网 0
导读:“青蛇白蛇”  铁嘴钢牙的易中天一遇到于丹,舌头立即短半截儿。  我走进百家讲坛化妆间,一眼看到易中天,先顺手送个一毛钱买十二顶的高帽:“哟,易中天越来越帅啦!”  易中天识逗,你说他胖,他立马开喘,应声说:“那当然。百家讲坛
“青蛇白蛇”
 
  铁嘴钢牙的易中天一遇到于丹,舌头立即短半截儿。
  我走进百家讲坛化妆间,一眼看到易中天,先顺手送个一毛钱买十二顶的高帽:“哟,易中天越来越帅啦!”
  易中天识逗,你说他胖,他立马开喘,应声说:“那当然。百家讲坛帅哥儿。”
  易中天对于丹原话照说,于丹笑道:“那是更年期妇女的观点!”
  易中天晕菜!回来向王立群和我咬牙切齿地复述。我说:“你不会说:小妮子更年期肯定提前到来?”那样她不也认为你是帅哥儿?
  “小妮子”是我给于丹取的外号,“易大佬”是我给易中天起的外号。很快在百家讲坛传开。易中天和于丹之间也用我起的外号互相称呼。
  易中天说:“我今天惹着小妮子了。我问‘你是虎还是兔?’小妮子说‘为什么我是虎是兔?我是蛇!’我又问‘青蛇还是白蛇?’小妮子说‘各占一半儿!’”
  我大乐,小妮子是条青蛇白蛇小花蛇!
  我挖苦易中天:“你不会问小妮子:你是蝮蛇还是眼镜蛇?”
  我几乎能想像得出“万卫麾下金童玉女”的对话情态:易大佬故作机敏、一脸谄媚,像他家“易阳阳”见了他,摇着狐狸犬尾巴;小妮子一脸顽劣,是诙谐?是刁蛮?可能都有点儿,没准儿还有点儿骄纵,这么年轻的美眉教授,一下子红透半边天,不骄纵也难。
  于丹又用不逊的口气问易中天:“你们几个常在一起厮混吧?”
  平日飞花粲齿的易中天居然回答得一点儿灵气没有:“不过是我跟马(瑞芳)老师、王(立群)老师常在一起聊。”
  百家讲坛的北京专家做节目,是到国宏宾馆录制完走人,连饭都不在栏目组吃。外地专家则在影视中心吃、住。于丹这个喜欢热闹的小妮子,看到外地专家动不动凑在饭桌上胡侃海聊,能不眼红?
  人和人之间可能真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却就是存在的缘分。编导二组的易中天、王立群还有我,不约而同地稀罕编导四组的于丹,还没见面就都宠着她。
  从国庆节“论语“开播,我就是小妮子的忠实观众。但直到大年初五之前,我跟小妮子没任何联系。
“于丹套餐”
 
  今年春节我流年不利,“家长”初一输起液来;女儿女婿照顾反成添乱,女婿感冒高烧,初二开始输液;女儿被传染,初三开始输液。我在校医院守着三个人输液。走马灯一样通知护士:请给谁谁换瓶!初四时我对护士开个玩笑:“干脆也给我吊上一瓶算啦。”
  但是,每到中午,我必然赶回家,看于丹说庄子,中午赶不上,就打起精神看晚上十一点半重播。有一次中午没赶上,晚上睡早了,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想看六点四十百家讲坛的例行重播,没想到春节期间这一场取消了,我惘然若失。
  女儿是“海龟”也是“易粉”,她在欧洲留学期间,我开始在百家讲坛说聊斋。百家讲坛的节目,连“说聊斋”她都不好好看,就认“品三国”。她瞟了一眼屏幕,讽刺道:“胖人有没有搞错?于丹有什么好看哪?净些《读者文摘》上的小故事!易大佬品三国后边的怎么还不播啊?”
  “来来来,你也坐下来看看,跟人家于丹学学,怎么样上课!” 我训女儿一句,这位易粉现在大学里教财务管理。听了我的话,一道烟走了。
  女婿全勇说:“胖妈知道不?现在监狱里的犯人都喜欢看于丹!”
  我说:“少废话!先去把《越狱》第二季第十八集给我下载了!”
  全勇已停止输液,代替我做护工,我对三个跑医院的人宣布:“明天你们打完针,到哪家快餐店找饭辙,我不管你们,你们也不用管我。”
  易粉做大惊失色状:“明天中午你还看于丹哪?有完没完?”
  “咦,于丹越讲越好了。”“家长”坐在沙发上看一会儿,评论一句,然后下达指示,“算啦,明天我们在外边吃完,给你妈带回来。”
  初五中午,我还是坐在那儿入迷地看于丹,三个跑医院的回来了,女儿提到我跟前一堆吃的,是家牛肉面快餐店的套餐,我打开一看:米饭、土豆烧牛肉、海带丝、鸡蛋汤。
  “爹说:这是带给你的‘于丹快餐’!”女儿笑嘻嘻地说。
  我吃了几口,学着儿子的口头语,说:“巨难吃!”
  女儿欢呼起来:“胖妈说快餐巨难吃!胖妈明天不看于丹包馄饨!”
  我说:“凭什么不看?我于丹、馄饨两不误!”
“短信热线”
 
  正月初五晚上,我忽然收到个长长的短信:“亲爱的马老师:今年春节最大的心愿就是给您发个拜年短信息!好容易等到破五,喧嚣过去,向您说一声:幸福健康!谢谢您一直用心提携我这个晚生后学,向您的快乐和善良致敬!小妮子于丹拜上。”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于丹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