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之老兵回忆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这就是我的战争,这就是苍狼的战争,这就是我们这些老山兵们的战争!时隔今日,我仍然深深地想念我的这些战友们,但愿天堂不寂寞!!狼是我的战友,不同部队却在一个战区甚至只隔着一道山峡,认识他我
    这就是我的战争,这就是苍狼的战争,这就是我们这些老山兵们的战争!时隔今日,我仍然深深地想念我的这些战友们,但愿天堂不寂寞!!
    狼是我的战友,不同部队却在一个战区甚至只隔着一道山峡,认识他我并不觉得是件好事,至少在战后如此,冲他这么不消停地缠我讲那些个陈仓烂谷子的事就有点"心烦",这小子人赖,摊上他也算我的命吧。
     
    我看过他写的东西,我不赞成他这样写,我看不了这个,是从心里看不下去,他说要还历史一个本来面目,我说他这是亲者痛仇者快;为此我俩没少开嘴仗,结局自然是我输他赢,现下看来,真是比他白吃那么多年干饭了。
    
    十九年,二百二十八个月,九百一十二个星期,我努力去回忆当年发生的那些个事,其实不用回忆,这么多年以来它们陈积在我心里丝毫没有散失过,相反却象一桶纯酒,时间越久味道越浓,只是这酒里发酵了太多的苦水酸劲整个变味了而已。
    
    我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去理那一大堆缠结在脑袋里的思绪,我不知道该从哪下嘴,讲哪哪都是重要的,对于我而言,虽然痛苦不堪,但每一个点滴都是极其珍贵的;还得讲狼战友,他的一句点拔总算稍微理清了一些我的头绪,咱们就从洞子讲起吧。
    
    我与狼兄弟不同,他们的阵地较正规,战壕/工事/屯兵坑道,全乎;我们不行,打老山就是助攻,打下老山守的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高地,说它是小高地吧,其实也不小,如果合起身后那条庞大山系它该算一个突出部吧。我们高地地势低,二面受敌,距我最近阵地直线距离五百米,八四年是中越两国交恶最激烈的时期,攻下老山只是这场大戏的一个开端,越军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收敛,相反以更强烈的军事动作报复我军。四二八以后,我连担负松毛岭前沿两个高地的防御任务,我所在的小高地就在我连防守区域的最前端,著名的李海欣高地距此仅八百米上下。阵地上有洞,那是越军挖的,后经我军改善加固。我与五个兵进的二号洞,那时一个就是一个哨位,上阵地前,上级做过动员说是:人在阵地在,要做好长期固守准备;不过没想到一呆就是三个多月。二号洞象个烟筒子,直进直出,洞口小只够一个人蹲着进出,洞里最高处也只能弯着腰站着,那年我二十一岁,身高一米七六,膀大腰圆,进洞时趴着,先脚后屁股再脑袋往里倒着钻,动作大了,脑袋还是挨着洞顶亲密了一回。上阵地的具体时间我记不住了,这点狼兄弟比我强,至少还有记日记的习惯;我只记得是五月初的事,后半夜上的阵地,友军没给我们留下多少东西,倒是留了一大堆垃圾,洞子里臭哄哄的,天黑也没分清是些啥玩意,呆了好一会熏透了才就着一点手电光查看清楚,原来是一堆装屎的空罐头盒子!唉,这帮犊子,够损的!
    
    一进洞,我们就开始封闭阵地,所谓的阵地也就是各洞自家门前的一亩三分地,定向雷交插埋,手榴弹上下拉,洞口象结了一层蜘蛛网,我真担心别是没等来越军等来了四条腿的野物那可就惨透了。进洞第一班岗就是我,班长安排的,我就趴在洞口被复层上,眼前就是横七竖八的地雷绊线,洞外安静极了,只有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和不知名的虫鸣声,我的眼睛里捕捉不到什么东西,老山雾重,夜暗里一片浑沌,其实,耳朵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发挥不了多少功用,如果来个精明老到的特工就是摸到你面前你也不定能发觉,此时只有高地前沿埋设的高密度雷区才是我们真正的报警员和守护者;洞外宁静洞内却一刻也没有消停过,班长领着弟兄们大搞营建,一切为了我们的家啊!屎罐头被撩成了一堆,等着装箱外运,三个兵正用工兵锹给洞做手术呢,班长则领着余德旺归拢清点弹药物资;我知道这小洞子已经是我们这六号大兵的家了,也许还是我们共同的一座合葬大墓呢。
    
    凌晨,小雨,稀稀落落,漂漂洒洒,算时间该是天亮的时候了,可洞外的天地仍然在浓雾中糊成了一团,班长守着洞口,我能看到他高高撅起的屁股,底下就是余德旺,正给班长续着烟呢;凭心而论,对他我还是有些看法的,特别是他的"马屁"劲,整天围着老班/老排转,只哪有官哪准少不了他的身影,为这连里好事者也特为他封了个雅号:余司令!我和林翔躺一块,紧挨着咱们"余司令",林老怪怪话多,连里有名的"针眼挑",他的嘴从来没闲过,这会又来话了,"唉,司令同志,咱哥们也来瘾了,赏脸来根烟啊。"我在旁捂着嘴笑,谁都知道余德旺家里穷,几块津贴费全省下贴补家用了,剩下两买盒烟还是为干部们特供的,平时自个根本不敢抽,还真没听说过哪个普通战士抽过他一口烟。余司令傻笑,这是他的招牌表情,还有两颗大爆牙!我笑的更利害了,林翔变戏法似的从钢盔里抽出一盒烟来,示威似的冲他晃了晃:算了,人家司令抽好烟,不抽咱这黑棒子。什么话到他的嘴里准变酸,和着他那阴阳怪气的音调,哥几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在班里,没人能震得住他,班长也忌他三分,谁叫他比班长的兵龄还长了一年有余呢。整个洞里成分最好的当属金崇飞和张官民,这两人全营都有名气,出名的好脾气,所谓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说的就是他俩,与他们比,我和林老怪算是坏分子了。还有班长,这位四川小个子是全团的军事尖子,论眉眼没得说,论军事素质更是出类拔瘁,就一点,耳朵根子软,所以老让"余司令"这类"献媚"分子钻了空子,虽然我对班长可能存在的那点偏心眼有想法,但大体上还是敬佩占了主流,必竟跟他确实多了不少的安全感。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中越战 争之老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