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这一带住有三个世外高人1.1

互联网 0
导读:北齐有两员大将,斛律光和兰陵王;北周也有两员大将,韦孝宽和齐王宪。两边国情相似。国力相当,将领不相上下,所以,长期以来相持不下。然而,你们自己却将自己的大将杀了,杀了斛律光和兰陵王,等于为北周人东征扫除了不可逾越的障碍
高人的一番讲解,使虎口余生的皇室子弟高雅贤满腔的国破家亡之恨

如拳击水上,消失了劲道。

深谷一声虎啸,直震得山摇地动。

山脚下两个采药人一愣,直起身子,默然交换一下眼色。

又一声虎啸。

“这畜生莫非遇到了强敌?”须发斑白的采药人征询地望着伙伴。

伙伴须发黝黑,面庞白里透红有如婴儿,道士装束,很难判断他的年龄,但从外表看要比问话的人年轻得多。他应道:

“我们下去瞧瞧!”声音很苍劲,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是,大师兄。”须发斑白者执礼恭肃,竟然尊年轻人为“大师兄”。

走了没几步,须发斑白者忽地立定,说:‘喀!却原来是在玩破布!小猫戏蝴蝶一般。”言下之意,那是莫须再看了,还是回头采药吧!

大师兄则径直朝老虎走去,同时喝道:

“畜生!不可造次,人是不能吃的!”

那老虎闻声也是一愣,不解地望着朝它走来的道士,嘴里犹衔着一块“破布”。

越是靠近,越是看得分明:“破布”即非破布,是一个人。

“小畜生,快放下,快把人放下……对,这才听话,乖……”道士的一串话语有如一串棉絮,软绵绵,轻飘飘的。

老虎将人放下,怏怏地走开了,走去十来步,又遗憾地回顾一下。

须发斑白的师弟也跟上来了,他望着远去的老虎,困惑地说:“这畜生可从来不咬人……”

俯身于地检视虎口余生者的大师兄随口应道:“这年头,人都吃人,怎能指望虎不伤人?幸好,此人未受重伤。”

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商人装束。身上除了被虎爪划破一点皮肉外,确实不见重伤。但不知何故,依然昏迷不醒。

“是吓昏过去了吧?”

“不!”大师兄将少年抱了起来,“大概是饿倒了。”

师兄弟沿着羊肠小道,走了好一阵子,终于来到竹篱茅舍之中。

师兄将少年置于竹榻之上。师弟一口一口地为之喂粥。粥是稀粥,喂了一整碗。

师兄伸出巴掌按在少年的小腹上。

“饿煞我了……”少年睁开眼来,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死里逃生,差点被……”

“是啊……”师兄将师弟的话岔开,“你差点饿坏了,不过,刚才喝了一碗稀粥,久饿的人不可暴食。”

“这是什么地方?”少年的眼珠转了几下,问道。

“这是一座无名山。”师弟答道。

“没有名的山……”少年对一座没有名的山感到有点奇怪。

“是啊,凡人都有个名……”大师兄信手拨弄案上的琴弦,同时言道,“尤其是王公贵族,小时有乳名,大时正名,名外有字,字外有号,头上有衔,身后有谥,他们一生都在玩名号;山就不同了,它不需要名字。小朋友,你说山需要名字吗?”

少年点点头笑了,他觉得这道士的话很新奇,很耐人寻味,但他没心思多想,他要问心中急切想知道的事。当即努力爬了起来,朝两个道士叩谢救命之恩,然后问道:

“听说这一带住有三个世外高人,不知居住何处?”

“你找他们作甚?”头发斑白的道士问。

少年神往地说:“传说他们上通天文,下通地理,洞明阴阳五行变化之道,力能降龙伏虎,杀人只在一念之间……”

“哈哈哈……”一直在弹琴的大师兄爆发了一串大笑,然后正言道,‘小朋友,道听途说的话你可万万不可当真。”

“怎么会假?这三人,一个叫章仇太翼,一个叫杨伯丑,还有一个无名无字,当真是厉害之极!你们没有听说过?”

“听说过。”

“难道不是世外高人?”

大师兄微笑了:“人在山上,自然比平地上的人要高出许多。小朋友,你如今也算世外高人了!”他又拨弄了一阵琴弦,才说,“不过,你说的那些吓人的功夫,那是没有的。”

少年虽然还是疑信参半,却又大失所望:“我千里奔波,不辞千辛万苦,来寻找他们,想不到这三人是徒有虚名!”

大师兄又是一笑:“人的名声有如影子,早晨,傍晚都长得太多了,正午时又太短,名实是极少相符的。”

“可是,我一定要找到他们!我找名实相符的世外高人!”少年斩钉截铁地说,“非找到不可,我要学好本领,报仇雪恨啊!你们知道?我的仇恨有多深,多大?”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斛律光 兰陵王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