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任仲夷的一生-共 产 党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让子孙后代记住:任老是“立德”、“立言”、“立功”三立的楷模  在任仲夷同志病逝前两个多月的2005年9月初,广东省顾委联谊会,组织原省顾委部分老同志去华东参观学习,原定仲夷同志带队,我陪同前往。未料,仲夷同志患病住院,我成了领队。临行前的9月8日,
  让子孙后代记住:任老是“立德”、“立言”、“立功”三立的楷模
  在任仲夷同志病逝前两个多月的2005年9月初,广东省顾委联谊会,组织原省顾委部分老同志去华东参观学习,原定仲夷同志带队,我陪同前往。未料,仲夷同志患病住院,我成了领队。临行前的9月8日,我特地到医院看望仲夷同志。在华东各地十二天,我天天挂念着仲夷同志。9月22日下午返穗,23日和月底,我又两次到医院看望仲夷同志,彼此亲切交谈。我还和仲夷同志夫人王玄,一起听医生讲述病情与治疗方案。10月18日我第三次去看望仲夷同志,他已转到重症监护室,谢绝探望了。据医生介绍,已请专家会诊,还看不准,在观察。11月12日,我和老伴李秀文去看望仲夷同志。医生说,他病情严重了,仍在观察。此时,我还在想,仲夷同志那么乐观豁达,相信他会像以往那样战胜病魔,康复过来,我们又能天天见面,晚上一起散步聊天的。我万万没想到,过后三天,仲夷同志竟然驾鹤西去,从此永别了。
  在仲夷同志家,协助王玄同志办理丧事时,我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感,痛哭了一场。也就在这时,我接到《南方都市报》记者来电,要求专访,介绍和任老交往的详情和感受,我当即答应。然而,没过两天报社同志告知,采访任老的报道都不让发表了。对此,我深感遗憾。
  仲夷同志说“我的一生很平凡”,这是他的谦虚,事实决非如此。可以这样说,打从1935年参加“一二·九抗日救亡学生运动算起,仲夷同志长达七十年的社会经历,可歌可泣。他长期担任地方领导职务,为党为国家和人民做了很多工作与贡献,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来这个阶段,是仲夷同志人生历程中最辉煌的一段乐章。在拨乱反正的年代,仲夷同志就充分显示其在政治上、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坚定不移,态度鲜明果断的大智和“舍得一身剐”,敢为人先的大勇。早在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重要文章,揭开思想大论战帷幕第三天,仲夷同志便着手撰写,随后发表题为《理论上根本的拨乱反正》这篇深刻论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批判“两个凡是”的文章。同年,他还发表了题为《解放思想是伟大的历史潮流》这篇针对性、战斗性更强的文章,提出与华国锋针锋相对的“两个凡是”:“凡是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东西,就要坚持;凡是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东西,就要坚决纠正。”正因为如此,仲夷同志成为参加全国思想大论战,批判“两个凡是”,“跻身于地方大员领先集团之‘三甲’”。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在我国处于两个历史转折关头,仲夷同志均被赋予重任:一是在粉碎“四人帮”不久的1977年2月,他从黑龙江调任到被毛远新把持多年的辽宁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期间,他冒着政治风险,伸张正义,为当代奇冤张志新平反昭雪,震撼全国。二是在1980年11月,他从辽宁调任到作为全国改革开放前沿和先走一步的广东担纲、领航,历尽艰辛,顶住压力,排除干扰,为坚定地贯彻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奠定了坚实的政治思想基础,并开始搞活经济,为全国改革开放带了个好头。我把仲夷同志的生平业绩,概括为“三立”,就是立德———树立良好的道德风尚;立言———敢于和善于独立思考,坚持与时俱进,常有富于哲理和深度、令人信服的理论观点的创新;立功———千方百计为人民多办实事好事。仲夷同志是“三立”的楷模。
  给“包”字划上句号
  中国的改革从农村开始,农村改革则以“包产到户”突破。因此,对“包产到户”态度如何,是检验我们对中国改革态度的一块试金石。全国如此,广东也不例外。广东当时的情况怎样呢?应当说,相当复杂。主要是各级领导班子,特别是省委领导班子,对“包产到户”的认识分歧很大。在省、地和农口部门领导中,往往形成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对农民,主要的、更多的是采取硬纠硬扭,越扭农民越不接受,越纠搞“双包到户”和所谓单干的就越多。作为主管农口的省委领导,我在1980年省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说:“同农民打了两年的拉锯战、消耗战。”因为我支持农民“包产到户”,曾受到某些领导的责难,是有压力的。好在到了1980年11月,仲夷同志到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众所周知,仲夷同志思想解放,很能坚持实事求是。仲夷同志到广东还不到两个月,在1981年1月22日省委召开的地市县委书记会议上讲话,用搞了“双包到户”增产增收、经济发展、市场活跃等大量事实,说明农村形势的主流是好的,党同农民的关系更密切了;已实行“双包到户”的地方,只要群众满意,能增产,对国家贡献增多,就不要硬改过来。他强调对农村出现的新问题,要分清主流支流,不要把问题看得过重,甚至夸大,走回头路;又不要不重视解决,放任自流。仲夷同志的总结,为在省、地、市、县领导层中对“包”字之争,总算打上了句号。诚然,此时仍有个别领导思想不通,甚至很不满意。据说听了仲夷同志的讲话后,有位县委书记忿忿不平地说:“原来任仲夷和杜瑞芝是一丘之貉。”这不奇怪,因为长期受到“左”的思潮影响,有人一时很难消除。但是,如要继续反对“双包到户”,已不成气候。
相关热词搜索:任仲夷 的一生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