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的房钱、饭钱还未支付6

互联网 0
导读:柴荣病倒旅店,囊无分文,让郑恩去卖仅剩的一辆破车,郑恩却把车推到街上换酒吃了。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面前突然冒出两个人来,一个是后来名满天下的大将军曹彬,一个是袅袅亭亭,而又粉面含威的符小姐
第六章 落难的好汉

柴荣病倒旅店,囊无分文,让郑恩去卖仅剩的一辆破车,郑恩却把车推到街上换酒吃了。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面前突然冒出两个人来,一个是后来名满天下的大将军曹彬,一个是袅袅亭亭,而又粉面含威的符小姐……

前面说到柴荣和郑恩,到华州大会上去卖伞,被华州捕役头目魏明发现,打了起来。郑恩挥动铁扁担撒起欢来。口中不住的骂道:

“驴毬入的都来吧,乐子赏你们铁扁担吃!”

他边骂边打,边打边走,从南门打到西门。魏明大声喊道:“快关城门,休让这个黑贼跑掉!”

郑恩一看要关城门,而且华州的兵越来越多。心想叫他关住门打可要吃亏,于是大喝道:

“驴毬入的,仗着人多欺侮外乡人,这算什么本事,有种的跟爷到城外比个高低!”

说罢,扁担一挥,一下一个,将两个关门的兵了打死,大步冲出了西门。那魏明一看那里肯放,拍马追出西门。郑恩一看这小子真追来了!突然回身大叫道:

“你小子别送了,回去吧!”

由于追赶得急,郑恩突然回身,挥起了扁担,那魏明躲闪不及,一下正中脑门。只打了个脑浆迸裂,死于马下。众捕役一看头目死了,谁还冒死向前追赶,只是虚张声势的叫唤,可谁也不往前上。郑恩拖着扁担,一面跑着,一面不时的扭回头,骂一句驴毬入的”。转眼跑得不见影儿。

那柴荣乘着大乱,一直往北边跑。雨伞损失大半。因为有的付了钱,有的没付钱,有的在混乱之中被人浑水摸鱼的拉了去,出了北门,就剩下他和一辆空车。他现在只想,三弟怎么样?是否能逃出去!二弟正在南山角下等待,应该赶快去告诉他快快走开。正在思索,忽见一个老道,手持算命布招迎面而来。他正要转身走去,被老道叫住。他想,这些卜者,多是骗人财物的,我还是远他而去。可是这老道却说是分文不取,一定要送他一卦。他无奈,索性由他胡诌几句算了。那老道却要他先说一个字,然后就这个字测讲,这叫“测字”。柴荣没多加思索,脱口而出说了个“路”字。那道人道:

“啊!你是问路的。一句话,路在天地间。”

柴荣想,这不是废话么!

那道人接着说道:“天地间万事万物,均由一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变’字。阴阳不断变化,而万物生焉!无路可行则变,变则通,通则达,达可久也。”随后又自言自语的念了几句顺口溜,道:“大祸临头,不可久留,昆仲相聚,宜在澶州。”说毕,转身扬长而去。

那柴荣对老道的话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听到那最后一句,心中猛地一震,忽想到有一个姑母家住澶州,还听说姑父当过澶州防御使,只因路途遥远,已经多年没有来往。难道自己投奔那里,才能一伸壮志,图个出人头地吗?接着又想,自己孤身一人,好不容易结义了二个好兄弟,为了自己,不惜出生入死,现在正在患难之中,焉可抛下他们不管,既已约好往西,他们如何能反向东去澶州之理?老道的话决不可信。想毕,还是往西寻找二弟三弟为好。于是他便由北城绕了个大弯,转向西行。

自从过了华州城,天气就越来越阴沉,行人们纷纷回家躲雨,一阵冷风吹来,柴荣不由打了个寒战。抬头四下一望,在荒郊野路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他不敢向华州城那方面走,总想离得越远越好。又走了二里多路,刚拐过谷口,忽听沟坎下边有人呼喊:

“大哥,等我来!”

柴荣探头往头一看,原来是郑恩,正在下面出恭。柴荣嘘了一口气,放下一串心肠。暗想刚才那老道定是胡扯,这不是兄弟又相会了吗?想着,郑恩已从沟中爬了上来。

“大哥,我以为你还在会上,怎么,伞已卖得这么干净了?”

柴荣道:“卖得倒是干净。有的给了钱,有的不给,有的被人趁乱捡走了。”

郑恩两眼一瞪,发怒道:“那个驴毬入的不给钱,俺找他算帐去!”

柴荣道:“算了,算了,只要你没被官兵捉去就好了,几把伞算得了什么。”

郑恩道:“二哥呢?”

柴荣道:“原说在南山脚下等咱们,一同往西,大概还在那儿。”

郑恩道:“那么,咱们去南山下找二哥去吧。”

柴荣摇头道:“去不得!官兵正在捉拿你,往回走岂不是自投罗网?再说你二哥要听到城内有变,恐怕也早离开那儿了。”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