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中原

互联网 0
导读:          豫北  1947年6月9日   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快讯:   国军数万劲旅,6月9日从延安向西北扫荡,占   领保安、青阳岔、卧牛城等处,到达共匪中央首脑部   所在地。毛译东一行正冒雨向北逃窜。又据当地人士   


  刘伯承、邓**来到电话机旁。

  刘伯承:“拿出主力的态势,给敌以主力反攻的错觉,大张旗鼓,要打得有声有色!”

  邓**:“不要顾虑腹背受敌,不要优柔寡断!扫清外围.大胆穿插,直捣敌人心脏,确保主力休整。”

  李达传达了刘邓的指示,命令:“把二线兵力、预备队都用上,炮火不足,就用炸弹!”

  李达放下话机。

  刘伯承:“太行、冀南部队的作战命令下达了吗?”

  “全部下达。”

  邓**笑着对刘伯承说:“接下来的戏,该顾祝同唱了。”

  李达说:“1纵、3纵打来电话,请求作战任务。我命令他们好好休整,养精蓄锐。6纵18旅的肖永银憋不住了,问还要休整到什么时候?”

  刘伯承、邓**笑了。

  李达也笑了,鼻头上的汗珠噼里啪啦掉下来。

  邓**打趣道:“参谋长热不热,只要看他的鼻子就一目了然。”

  刘伯承视力不好,凑近认真看了看。

  “参谋长,你的鼻子上可以做工事嘛!”

  “是啊。小时候娘请人给我看过麻衣相,说我的福水全在这个鼻子上。”

  邓**:“咦,原来那是福水呢!”

  刘伯承慢语:“李达同志,偷空儿合合眼睛,下面有你忙的。”

  邓**一笑:“陈毅夸咱们的参谋长,‘一打仗,李达抱着电话机睡觉。”

  长着一副“罗汉相”的李达憨厚地笑着。

  刘邓朝村外走去。

  此时的刘伯承55岁,邓**43岁。刘伯承虎背熊腰,邓小小平短小精干。虽是6月暑大,刘伯承依旧一身灰布军装,扎着腰带,打着绑腿。邓**则散着裤腿,身着白衬衣,潇潇洒洒,无拘无束。

  一出村口,清风扑向,邓**仰天吟道:

  “将军欲以巧胜人,盘马弯弓惜不发!”

  刘邓身边的工作人员发现,平素不苟言笑的邓政委这几日笑容多了,尤其和陕北中央前委联系上之后,时不时还跟他们开个玩笑。

  “申荣贵,”邓**叫刘伯承的警卫员,“听说你想学打扑克?”

  申荣贵拘谨地回答:“报告政委,没,没那事儿。”

  刘伯承笑道:“小鬼,邓政委想收你这个徒弟呢……”

  刘伯承的话没说完,突然发现大路上腾起一团尘雾,几匹高大的骡子尬着蹄子,扬着细沙,由远而近。近了,才看清赶骡子的是军政处处长杨国宇。

  “哦,杨大人!”

  邓**喊了一声,和刘伯承走过去。

  杨国宇个头矮小,性情活泼,生机勃勃,总像个天真浪漫的孩子,得了个绰号“杨大人”。

  刘伯承漫声问道:“人家是二小放牛,你这是杨大人赶骡子。驮了这么多东西,做啥子嘛?”

  杨国宇甩着脸上的汗:“驮地图。五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都要带上。还有司令员你的书,中文本、俄文本、平装的、线装的、古代的、现代的,哪一本敢不带?你批评我啥子?你说过,‘算命先生都有一本《麻衣相书》,我们凭啥子?’还说千万不要忘记‘秀才滚滚,离不开本本’,你倒忘记喽?”

  杨国宇转动着两只善于传导各种情感的大眼睛,一口诙谐的川腔”,逗得一行人哧哧地笑。

  杨国宇不依不饶:“笑啥子嘛。参谋长让我一定要物色两匹好骡子。我哪个晓得啥个骡子最好?挑来挑去,挑了这几匹。一路上不老实,又踢又跳。我对它们说:你要啥子脾气嘛,从今天起,你就算参加革命喽,应该高兴才是嘛。”

  邓**说:“辛苦!大大的辛苦回去好好洗洗,歇歇劲儿。

  “歇劲儿?哪敢想哟!1纵来领油布15000平方尺,马上就到;6纵、3纵嚷嚷不够,还要重新订购;太行干部、武委会主任、民兵队长、农会主任80个人要来参加集训队,吃住还没有落实;三局运铁丝到阳谷还没联系上……不罗嗦了,误我的事喽!”

  杨国宇像打足了气的球,随着高大的骡子向村里走去。

  刘伯承望着杨国宇的背影:“又是一个忙人!”

  6月的豫北,生机满目,色彩明丽。绿的是正拔节的青纱帐,花的是绽蕾怒放的棉田,那黄澄澄的则是一望无际的麦田,阵风吹过,遍地流金,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麦香。

  “好收成啊!”

  刘伯承很动情地和老乡们打着招呼。

  正在收割麦子的男女老少停下镰,七嘴八舌,既敬重又亲热地搭话。一位老者用粗糙的双手搓了一个麦穗,“噗”地吹去麦壳,双手托着送到刘伯承面前:“看看,看看这麦粒有多饱!一穗就差不多有200粒呢!”

  这是土地还给农民后的第一次麦收,又赶上了一个好年景,庄稼人的激动和感激之情是炽热挚诚的。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