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金瓶梅
  • 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普静师幻度孝哥儿
  • 第九十九回-刘二醉骂王六儿张胜窃听张敬济
  • 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 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真夫妇明谐花烛
  • 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 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吴典恩负心被辱
  • 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洒家店雪娥为娼
  • 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金道士娈淫少弟
  • 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 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 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雪娥受辱守备府
  • 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 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 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武都头杀嫂祭兄
  • 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金莲解渴王潮儿
  • 第八十五回-吴月娘识破奸情春梅姐不垂别泪
  • 第八十四回-吴月娘大闹碧霞宫曾静师化缘雪涧洞
  • 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春梅寄柬谐佳会
  • 第八十二回-陈敬济弄一得双潘金莲热心冷面
  • 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汤来保欺主背恩
  • 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 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失偶生儿
  • 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如意儿茎露独尝
  • 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 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画童哭躲温葵轩
  • 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为护短金莲泼醋
  • 第七十四回-潘金莲香腮偎玉
  • 第七十三回-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 第七十二回-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 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 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 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 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 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 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 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 第六十四回-玉箫跪受三章约
  • 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 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 第六十一回-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 第六十回-李瓶儿病缠死孽
  • 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 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 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 第五十六回-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 第五十五回-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 第五十四回-应伯爵隔花戏金钏
  • 第五十三回-潘金莲惊散幽欢
  • 第五十二回-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 第五十一回-打猫儿金莲品玉
  • 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 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 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 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 第四十六回-元夜游行遇雪雨
  • 第四十五回-应伯爵劝当铜锣
  • 第四十四回-避马房侍女偷金
  • 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 第四十二回-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 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 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 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 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 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 第三十六回-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 第三十五回-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 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 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 第三十二回-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
  • 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 第三十回-西门庆生子加官
  • 第二十九回-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 第二十八回-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 第二十七回-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 第二十六回-宋蕙莲含羞自缢
  • 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来 旺儿醉中谤仙
  • 第二十四回-不因一点风流趣,安得韩生醉后醒
  • 第二十三回-心中难自泄,暗里深深谢
  • 第二十二回-向灯前见他,一似梦中来到
  • 第二十一回-拜天诉尽衷肠事,无限徘徊独自惺
  • 第二十回-勾引嫩枝咿哑,讨归路
  • 第一十九回-既厚不为薄,想君时见思
  • 第十八回-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 第十七回-独有梦中魂,犹言意如故
  • 第十六回-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 第十五回-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 第十四回-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 第十三回-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
  • 第十二回-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
  • 第十一回-潘金莲在家恃宠生骄,颠寒作热
  • 第十回-芙蓉却是花时候
  • 第九回-细数从前意,时时屈指尖
  • 第八回-红曙卷窗纱,睡起半拖罗袂
  • 第七回-利市花常头上带,喜筵饼锭袖中撑
  • 第六回-忘海誓山盟天共久
  • 第五回-捉奸情郓哥定计饮鸩药武大遭殃
  • 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闹茶坊郓哥义愤
  • 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设圈套浪子私挑
  • 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 一回-武二郎冷遇亲哥嫂-金瓶梅1
  • 一回-武二郎冷遇亲哥嫂-金瓶梅1

    互联网 0
    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诗曰:
    豪华去后行人绝,箫筝不响歌喉咽。
    雄剑无威光彩沉,宝琴零落金星灭。
    玉阶寂寞坠秋露,月照当时歌舞处。
    当时歌舞人不回,化为今日西陵灰。
    又诗曰: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这一首诗,是昔年大唐国时,一个修真炼性的英雄,入圣超凡的豪杰,到后来位居紫府,名列仙班,率领上八洞群仙,救拔四部洲沉苦一位仙长,姓吕名岩,道号纯阳子祖师所作。单道世上人,营营逐逐,急急巴巴,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到头来同归于尽,着甚要紧!虽是如此说,只这酒色财气四件中,唯有"财色"二者更为利害。怎见得他的利害?假如一个人到了那穷苦的田地,受尽无限凄凉,耐尽无端懊恼,晚来摸一摸米瓮,苦无隔宿之炊,早起看一看厨前,愧无半星烟火,妻子饥寒,一身冻馁,就是那粥饭尚且艰难,那讨馀钱沽酒!
    更有一种可恨处,亲朋白眼,面目寒酸,便是凌云志气,分外消磨,怎能勾与人争气!正是:
    一朝马死黄金尽,亲者如同陌路人。
    到得那有钱时节,挥金买笑,一掷巨万。思饮酒真个琼浆玉液,不数那琥珀杯流;要斗气钱可通神,果然是颐指气使。趋炎的压脊挨肩,附势的吮痈舐痔,真所谓得势叠肩而来,失势掉臂而去。古今炎冷恶态,莫有甚于此者。这两等人,岂不是受那财的利害处!如今再说那色的利害。请看如今世界,你说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闭门不纳的鲁男子,与那秉烛达旦的关云长,古今能有几人?至如三妻四妾,买笑追欢的,又当别论。还有那一种好色的人,见了个妇女略有几分颜色,便百计千方偷寒送暖,一到了着手时节,只图那一瞬欢娱,也全不顾亲戚的名分,也不想朋友的交情。起初时不知用了多少滥钱,费了几遭酒食。正是:
    三杯花作合,两盏色媒人。
    到后来情浓事露,甚而斗狠杀伤,性命不保,妻孥难顾,事业成灰。就如那石季伦泼天豪富,为绿珠命丧囹圄;楚霸王气概拔山,因虞姬头悬垓下。真说谓:"生我之门死我户,看得破时忍不过"。这样人岂不是受那色的利害处!
    说便如此说,这"财色"二字,从来只没有看得破的。若有那看得破的,便见得堆金积玉,是棺材勤带不去的瓦砾泥沙;贯朽粟红,是皮囊内装不尽的臭淤粪土。高堂广厦,玉宇琼楼,是坟山上起不得的享堂;锦衣绣袄,狐服貂裘,是骷髅上裹不了的败絮。即如那妖姬艳女,献媚工妍,看得破的,却如交锋阵上将军叱咤献威风;朱唇皓齿,掩袖回眸,懂得来时,便是阎罗殿前鬼判夜叉增恶态。罗袜一弯,金莲三寸,是砌坟时破土的锹锄;枕上绸缪,被中恩爱,是五殿下油锅中生活。
    只有那《金刚经》上两句说得好,他说道:"如梦幻泡影,如电复如露。"见得人生在世,一件也少不得,到了那结束时,一件也用不着。随着你举鼎荡舟的神力,到头来少不得骨软筋麻;由着你铜山金谷的奢华,正好时却又要冰消雪散。假饶倾闭月羞花的容貌,一到了垂眉落眼,人皆掩鼻而过之;比如你陆贾隋何的机锋,若遇着齿冷唇寒,吾未如之何也已。到不如削去六根清净,披上一领袈裟,参透了空色世界,打磨穿生灭机关,直超无上乘,不落是非窠,倒得个清闭自在,不向火坑中翻筋斗也。正是:
    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
    说话的为何说此一段酒色财气的缘故?只为当时有一个人家,先前恁地富贵,到后来煞甚凄凉,权谋术智,一毫也用不着,亲友兄弟,一个也靠不着,享不过几年的荣华,倒做了许多的话靶。内中又有几个斗宠争强,迎奸卖俏的,起先好不妖娆妩媚,到后来也免不得尸横灯影,血染空房。正是: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生得状貌魁梧,性情潇洒,饶有几贯家资,年纪二十六七。这人复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他父亲西门达,原走川广贩药材,就在这清河县前开着一个大大的生药铺。现住着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骡马成群,虽算不得十分富贵,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只为这西门达员外夫妇去世的早,单生这个儿子却又百般爱惜,听其所为,所以这人不甚读书,终日闲游浪荡。一自父母亡后,专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风,学得些好拳棒,又会赌博,双陆象棋,抹牌道字,无不通晓。结识的朋友,也都是些帮闲抹嘴,不守本分的人。第一个最相契的,姓应名伯爵,表字光侯,原是开绸缎铺应员外的第二个儿子,落了本钱,跌落下来,专在本司三院帮嫖贴食,因此人都起他一个浑名叫做应花子。又会一腿好气[毛求],双陆棋子,件件皆通。第二个姓谢名希大,字子纯,乃清河卫千户官儿应袭子孙,自幼父母双亡,游手好闲,把前程丢了,亦是帮闲勤儿,会一手好琵琶。自这两个西门庆甚合得来。其余还有几个,都是些破落户,没名器的。一个叫做祝实念,表字贡诚。一个叫做孙天化,表字伯修,绰号孙寡嘴。一个叫做吴典恩,乃是本县阴阳生,因事革退,专一在县前与官吏保债,以此与西门庆往来。还有一个云参将的兄弟叫做云理守,字非去。一个叫做常峙节,表字坚初。一个叫做卜志道。一个叫做白赉光,表字光汤。说这白赉光,众人中也有道他名字取的不好听的,他却自己解说道:"不然我也改了,只为当初取名的时节,原是一个门馆先生,说我姓白,当初有一个什么故事,是白鱼跃入武王舟。又说有两句书是‘周有大赉,于汤有光’,取这个意思,所以表字就叫做光汤。我因他有这段故事,也便不改了。"说这一干共十数人,见西门庆手里有钱,又撒漫肯使,所以都乱撮哄着他耍钱饮酒,嫖赌齐行。正是:
    1 2 3 4 5 6 7 8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