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刘尔谋

互联网 0
导读:  在欧阳墨的眼里,长安的确是座极壮丽的大城。   且不说那高耸的城墙和那威名遐迩的皇城,就是极平常的一个坊间的街道都让人看着眼晕。   身为一个长安人是应该感到骄傲的,当然,能够长时间居住在长安也可以算是骄傲的。因为,居长安,不太易,
  在欧阳墨的眼里,长安的确是座极壮丽的大城。 
  且不说那高耸的城墙和那威名遐迩的皇城,就是极平常的一个坊间的街道都让人看着眼晕。 
  身为一个长安人是应该感到骄傲的,当然,能够长时间居住在长安也可以算是骄傲的。因为,居长安,不太易,这是升斗小民都知道的事情,如果欧阳不知道,那他就是一个傻儿子啦。 
  现在,欧阳虽然身在长安,日子还算过得去,虽然他有时偶尔能感到一些骄傲,可是他心情总是不好。 
  他时时想着故乡的老母亲和依门而望的妻子,月亮圆了,又缺了,叶子绿了,又黄了。归期一年年的推迟,可是欧阳还心存侥幸,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个官的,可是他总是没有做成,所以他就那么遥遥无期地等,于是他就没有还家。 
  伟大的太宗皇帝好象忘记了他们,忘记了他们对那件事情付出的代价。 
  当然,说是代价又夸张了些,他们不过是编造了一个故事在坊间流传罢了,可这也算是功绩一件,伟大的太宗皇帝应该知道故事的分量的,因为长安的京兆尹大人已经将他们编造的故事告诉了史官,这也可以说是,就是欧阳墨等人制造了大唐玄武门事变历史。这可以算是丰功伟绩了吧,可是伟大的太宗好象忘了。 
  现在已经是贞观四年了,秋天的长安总是有股肃杀凄凉的意味,万物悲秋,长安也不能免俗。 
  欧阳想,看来入宫做官是没有指望的了,因为听说伟大的太宗皇帝要搞科举,要进行殿试。这样一来,欧阳就注定没有了希望,当然,如果他没有这几年的安逸生活,他肯定要三更灯火五更鸡地读书,参加考试也多少有些希望,可是就是因为玄武门的事情,他就一相情愿地以为太宗肯定会让他们做官的,因为他们也算是给他老人家立了一个大功,可是他竟忘了。 
  忘了就忘了吧,他老人家想忘记什么事情都可以,甚至他一不开心都可以斩下欧阳的脑壳。所以往好处一想,自己还能吃吃喝喝地在长安呆了四年,这未尝不是他老人家的恩宠。就算是现在叫他背着铺盖滚蛋,他也应该谢主龙恩。 
  来长安的才子越来越多,这些家伙都是听说要搞科举才来的,新朝的气象的确非常好,看来他老人家的确想励精图治一番,这何尝不是苍生之幸啊。 
  想到这里,欧阳有点悲哀,觉得自己虽然才不过三十几岁,可悻悻然竟有老迈之态,是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必然死在沙滩上。这些厮非常年轻,年轻就是本钱,而自己好象已经耄耄老矣,廉颇已经不能饭。  
  眼下,心情非常不好的欧阳还是站在常来客栈的檐廊边,目光越过宣阳坊高高的坊墙,望着那气势雄浑的玄武门,表情有点茫然。哦,就是那一天,欧阳和着那一干读书人看见了那大唐历史上最为阴暗的一页,后来的史书把这事件称之为玄武门之变,望着玄武门,欧阳的目光有些散失,回忆循序渐进地慢慢逼近,往事历历的就来了。 
  记得好象是在建德八年,哦,不对,是建德九年,那时的欧阳还未到而立之年,甚至还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年轻人。 
  彼时,欧阳不远千里来到长安,背井离乡,就是想给自己谋个官位:一方面,可以让祖先的坟上冒起青烟,二方面,可以报复那些看不起自己的狗杂毛。 
  这些狗杂毛包括了自己的泰山大人,因为当时他和自己的娘子成婚是受了那老不死百般阻碍的,后来,好得他娘子坚决和自己成婚让自己的自尊心有所安慰,要不然的话,他家门口那老槐树丫就会有别的用途啦。 
  这些都可以是理由。最最重要的是,这次出来他是受了娘子的嘱咐,说让他做个官来给那些杂毛看看自己当时的确没有选错人。 
  于是,想给狗杂毛颜色看看的欧阳同志就背上了包袱,带上了文房四宝,和换洗的青衣衫。当然,还有一把红油纸伞,一双硬底布鞋,和一些散碎雪花银子。当然,还有干粮若干,和铜钱若干。 
  就在家门口的河边,娘子折了一枝杨柳,微笑着说,相公啊,你可不要,做了官发了财,就忘了你的糟糠之妻呢。 
  彼时,是建德七年的一个春天。阳光灿烂。河边有金蝇飞舞。杨柳枝静垂如娘子的长发。有一个垂髫的小孩子在河岸上拧眉苦脸地蹲着拉屎,那堆黄央央的屎在阳光下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这个记忆生动而鲜明。 
  尽管他把这些记得很清楚,可是却忘了自己说些什么,当时他脑海里想的是和娘子在睡塌之上的体育运动,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飞黄腾达。看来,彼时的想象就好象个朕兆般注定这次的徒劳无功,这么一想,欧阳就不胜悲伤起来啦。 
1 2 3 4 5 6 7 8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