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蒙冤到负责平反冤假错案

互联网 0
导读:  这是一篇基于作者丰富人生阅历的“三亲”作品,它至少告诉人们这样三点:一是冤假错案的严重危害性,它给受冤者本人、家庭、亲友、同志及国家、民族、军队和党的形象造成了巨痛和损失。二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正确决策的极端重要性。铁的事

  这是一篇基于作者丰富人生阅历的“三亲”作品,它至少告诉人们这样三点:一是冤假错案的严重危害性,它给受冤者本人、家庭、亲友、同志及国家、民族、军队和党的形象造 
 
 
成了巨痛和损失。二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正确决策的极端重要性。铁的事实反复证明,产生冤假错案的主要原因是党的主要领导人决策上的失误,能够进行我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平反冤假错案,也是主要领导人端正路线政策的结果。逼供信是造成冤假错案的重要原因。三是牢记历史教训。图们是一个18岁就参加革命,终身从事政法工作的老干部,“文化大革命”时被打成阶下囚,粉碎”四人帮”被平反恢复名誉后,又参加了落实政策、平反冤假错案以及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和清理党内“三种人”的工作。他非常重视和珍惜这些难得的机遇,以丰富的生活积累同年轻人合作写成了《共和国最大冤案——刘少奇蒙难始末》、《康生与内人党冤案》、《特别审判》等有影响的著作,全方位地记录了他的奋斗、成功、磨难和反思。

  【我的蒙冤经历】

  1966年5月,中共中央下达开展“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时,我正在昭乌达盟农村参加“四清”运动。7月,我接到通知,返回内蒙古军区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当时,华北局召开的“前门饭店会议”刚结束。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乌兰夫在这次会议上受到批判,之后再没有回军区主持工作。我回到呼和浩特的时候,内蒙古的党政军机关已经掀起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高潮。有一张大字报把骑兵十三团、十四团当年到某地平叛剿匪,说成是“土匪打土匪”,我当场火冒三丈,脱口而出说:“这简直是颠倒是非,胡说八道!”这句话使我引火烧身,招来一批大字报,说我是“乌兰夫、廷懋黑帮的爪牙”,还说我污蔑群众运动,反对“文化大革命”,要我交代与乌兰夫、孔飞、廷懋的关系,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大字报点名。接下来,我的任务就是写检查,接受群众批判。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内查外调,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就让我“靠边站”了。

  1967年5月,我被中央军委派往内蒙古公安厅主持军管。半年多的军管工作,我一直处于一个上下夹攻、左右为难的境地。既要处理派系斗争,又要抵制不合理的批斗活动。我的行为遭到造反派的不满,不断有人告状,说我是乌兰夫黑线上的人,要进行批斗。上面也认为我右倾,不信任我。



  1968年1月5日,军区造反派突然将我从公安厅揪回军区机关批斗。这时,谢富治的“砸烂公检法”和彻底揭批彭真、罗瑞卿黑线人物的“指示”传达到内蒙古。我开始在保卫部接受群众批斗。27日,军区步兵学校的造反派组织“东方红”将我抓走,要我交代同彭、罗及其在内蒙古代理人的关系。我被隔离在步校的一间房子里,不准打电话,不准通信,不准家属亲友探视,不准同专案组以外的任何人接触,从此完全失去人身自由。1968年11月8号,转到内蒙古财贸干校的“内人党”学习班以后,被隔三差五地刑讯逼供,动不动受到“掰猪蹄”、“翻跟斗”等刑罚,遭受着比战争年代更痛苦的折磨,但我始终没有承认强加的罪名。

  12月26日,是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军管会关于“内人党分子”向政府登记期限的最后一天。由于我仍不屈认自己参加过“内人党”,专案组对我进行了最严重的毒打。几个小时后,我被打得躺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专案组负责人叫打手们到别处休息,自己则过来进行诱供。我这才知道,他们完全把共产党的组织和活动当作“内人党”的组织和活动来对待。

  我继续遭受着批斗,过着囚犯生活。直到1969年5月22日晚9点多,内蒙古军区开了一个重要会议。军区政委吴涛宣布:伟大领袖毛主席今天中午对内蒙古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作了重要批示:“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内蒙已经扩大化。”散会后,我终于可以回家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二次解放。我的脊梁骨被他们打断过,后虽治好,但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由于长期被迫在黑暗中写材料,一出来时,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心脏功能也受到严重迫害。幸亏我身体底子好,又正值壮年,否则很难生还。

  回想起来,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被扣上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如“三反分子”、“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成员”、“彭真、罗瑞卿黑线人物”、“新内人党骨干分子”、“格、白大字报的漏网右派”。1969年7月,从“内人党”学习班放出来以后,虽然参加了工作,但这些政治帽子一直扣压在我头上,直到1979年才相继被摘掉。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