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关漫道---欧阳黔森 陶纯

互联网 0
导读:  作品主要描写了由贺龙、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因湘鄂西中央分局肃反扩大化错误,被迫于1934年6月转战黔东;由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为保存有生力量,并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西进转移开路,受命西征,在与红三军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建立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作品主要描写了由贺龙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因湘鄂西中央分局肃反扩大化错误,被迫于1934年6月转战黔东;由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为保存有生力量,并为中央红军战略西进转移开路,受命西征,在与红三军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建立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后又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于1936年10月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实现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取得长征最后胜利的战斗历程。
  一队衣衫褴褛的红军士兵反绑着双手,被保卫局的人押过来,在凶狠的叫骂声和命令声中,他们在山脚边一字排开,背过身去。面前是青山绿树,山上野花迎风开放,不远处就有一条清亮的小河潺潺流过,朝霞温柔地洒过来,明艳无比,原本是轻松浪漫的时刻,但这时的气氛却异常的压抑。所有的人都知道,又有一场血腥的场面将要出现。
  脸上有一道疤痕 的保卫局长跑去向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军委分会主席夏曦报告,说昨夜开小差的二十八个人捉回了二十三个。身材消瘦矮小的夏曦骑在马上,脸色铁青,目光冷硬,嘴唇边的一缕稀疏的小胡子不停地哆嗦。良久,他抬起头来,冷冷地望一眼山顶上正在飘浮的一团乌云,突然挥了挥马鞭子,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统统枪毙!”
  这是谁都知道的结果。连日来,已经有上百名逃离革命队伍的人被捉回后执行了死刑。尽管如此,还是有人不要命地逃跑!保卫局长向夏曦敬个礼,跑到队伍前,大声喊道:“各就各位,准备——”
  二十几个左臂缠着红布条的保卫局的士兵刷刷地举起了枪,向着那二十三个逃兵瞄准。逃兵们有的脸吓白了,有的傻了眼,目光呆滞,更多的人面若岩石,十分冷漠,似乎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妈的,红军眼见着已到穷途末路,今天即使不被枪毙,明天也会饿死,或者是被白狗子打死。反正是个死,就这熊样了。
  保卫局长扬起的手臂即将落下来。就在这时,几匹马沿着山路急速跑来。行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材魁梧,浓眉大眼,面容威严,唇上留着修剪整齐的黑胡子,腰里斜插着一根长长的烟杆子。有眼尖的人小声嘀咕:“贺军长来了。”
  千钧一发之际赶来的人正是贺龙。紧随在他身后的是他的警卫参谋罗扬,然后是两个膀大腰圆的警卫员。罗扬大声喊道:“住手!枪下留人!”
  贺龙的马从夏曦身边一闪而过。贺龙连看都没看夏曦一眼,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保卫局只执行夏曦的命令。夏曦是红军著名的“二十八个半”之一,毕业于莫斯科东方大学,和王明是同学。在红三军,夏曦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夏曦的命令就是党的命令,因此,保卫局长走到贺龙面前,不冷不热地行个礼:“报告军长,夏主席命令,枪毙这些革命的败类……”
  贺龙哼一声,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放人!”
  保卫局长回头望一眼夏曦。奇怪的是,夏曦往日的骄横突然不见了。夏曦居然没有任何表示。贺龙两眼冒火,厉声道:“枪毙,枪毙……我红三军都快让你们给枪毙光了!……给我放人!”
  保卫局的人缓缓把枪放下了。
  贺龙下马。逃兵们转过身子,惊愕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无论怎样,做红军的逃兵是可耻的,是不能饶恕的。他们不敢与贺龙对视。贺龙一一望着他们,突然雷鸣般吼道:“都给我站好!”
  二十三个人都像是突然换了个人,虽然双手被反绑着,但他们蓦地一震,挺胸收腹,立正站好。贺龙痛苦地摇摇头,低沉地说:“以我贺龙的脾气,枪毙你们八回都不解气!但是,现在我不怪你们,我们红三军一年多没打一个胜仗了,我们丢掉了洪湖根据地,跑到黔东来,东躲西藏,连一块巴掌大的根据地都没有,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天知道明天,部队也只剩下这可怜的三千人……我们两年损失了两万多人!……”
  有人开始流泪。贺龙的眼里也涌出泪滴。平时谁见过贺老总流泪?贺老总是个硬汉子,贺老总是不会流泪的。可是现在,他流泪了。他嘴唇哆嗦着,又说道:“你们是看不到希望,才走的,对吧?……是我们这些当指挥员的,对不住你们……给你们松绑,你们想走就走吧。但我贺龙不会走!我贺龙永远都不会离开这支队伍!哪怕战斗最后一个人!”
  罗扬上前,对保卫局的士兵们吼道:“松绑!”
  保卫局长似乎也被贺龙打动了,他并没有用眼睛去询问夏曦,而是扭过脸,摆摆手。士兵们接到命令,纷纷放下枪,上前去松绑。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欧阳黔森 陶纯 历史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