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般的生活 朱总司令女儿纳粹集中营的恐怖回忆

互联网 0
导读:记忆中的父亲是一幅悬赏图像。在周总理的安排下,我见到了陌生且思念的父亲。  1937年,抗战爆发后,周总理为国共两党合作和共同抗日等谈判工作,穿梭延安和重庆之间。他利用共产党在重庆办事处这一合法的机构,千方百计寻找红军转移北上被留在白区的革命后代。
记忆中的父亲是一幅悬赏图像。在周总理的安排下,我见到了陌生且思念的父亲。

  1937年,抗战爆发后,周总理为国共两党合作和共同抗日等谈判工作,穿梭延安和重庆之间。他利用共产党在重庆办事处这一合法的机构,千方百计寻找红军转移北上被留在白区的革命后代。

  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我1926年春天出生在莫斯科。我刚刚满月,父亲朱总司令便奉中央命令,回国参加北伐战争。

  在我记忆里,父亲是成都街头一幅两万大洋悬赏告示图。外婆悄悄告诉我,那上面画的朱总司令就是你的父亲。蓦然,我觉得特别特别地想见到他……这大概是血亲天然相通的感觉吧。

  
12653356_262216.jpg


  1940年冬天,我在周伯伯和邓妈妈的安排下,和好多孩子一起到了延安。远远地我就认出了父亲,他身穿八路军军装,两腿打着绑腿,很魁梧,站在一个高高的黄土墩上看着我们。父亲也一眼认出了我,只见他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那时我还小,看不出父亲激动的表情。现在想想,爹爹当时是多么的激动啊。原来我还想说几句问候爹爹的话,可是在爹爹的怀里,却哭了……

  父亲用大手抹去我脸上的泪水:“不哭啦不哭,现在应该笑啊。要知道啊,好多的娃娃都没有活到看见爹爹妈妈的那天……”

  14岁才认识自己的生身父亲,这是我人生历程中最难忘的事情,也是最伤心的事情。

  有一天,爹爹问我,长大以后干什么?我说,和你一样,当八路军。逗得爹爹呵呵地笑。他告诉我,打败日本鬼子,我们要建立新中国,那里需要大量有文化的人,你现在还小,要学习文化。他告诉我,准备将我送到莫斯科国际儿童院学习。那是专为收留共产党国家孩子而开办的国际学校。

  这次同坐苏联轰炸机去莫斯科的还有毛主席的4岁女儿娇娇(李敏),她到莫斯科和母亲贺子珍团聚。

  飞机在延安机场起飞了,我赶紧望机窗,看见父亲和康克清妈妈,还有毛主席伯伯站在跑道边上,仰头望着空中,飞机几个盘旋,大人很快就成了黄土丘陵上的一个个黑点。

  父亲渐渐远了,延安渐渐远了,一个更加残酷的岁月却渐渐地临近……

  父亲在中国指挥抗战,我却被法西斯关押在集中营里,父亲为我起的化名,使我幸免遇难。

  莫斯科国际儿童院的孩子大多数都是来自东欧国家,父辈都是共产党的领袖,也有烈士的后代。来自多国的孩子们在莫斯科受到斯大林很好的照顾。

  我离开延安时,父亲叫我学教育,学成回国能教育更多的孩子,并立了军令状,学业不成,不要回来见父亲!他拉着我的手说:“你以后不要叫朱敏,叫赤英,意思是红色英雄,赤又通朱。”

  我不像父亲那样高大结实,从小跟母亲过着不安定的生活,生母被国民党杀害后,外婆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抚养我,所以我发育很不好,体质也差。因为我实在不像14岁的孩子,充其量只有12岁。虽然莫斯科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还是水土不服,先是气管炎,后来发展到哮喘。6月莫斯科,天气依然很冷,为了让我早日恢复健康,儿童院将我送到苏联南方的夏令营疗养。

  到了温暖的南方,我病情减轻了许多。可一夜之间,温暖的6月变成了血腥的6月!

  德国法西斯6月22日向苏联发动了战争,侵略的铁蹄踏上苏联的国土,我们疗养的地方首当其冲成了沦陷区。顷刻间,远离祖国的我又失去了革命的“家”。

  疗养院的孩子里,只有两个是中国孩子,我和张闻天的儿子。他仗着男孩胆大,趁黑夜逃出了疗养院,想跑回莫斯科,可被无情的炮火炸死在途中,那年他才12岁。这是我后来离开德国集中营,回到苏联才知道的。

  没有多久,我们十多个夏令营的孩子被德国鬼子塞进闷罐火车,押往德国境内。火车整整走了一个星期,挤在臭气熏天、瘟疫蔓延、死人病人成堆的囚车里,我都麻木了,不知道哭泣,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死活,直到下火车,站在刺目的阳光下,看见自己的影子在晃动,这才相信自己还活着。

  进入集中营前,每个人都要换掉身上所有的衣服,没收携带的物品。我眼睁睁看见一个德国鬼子拿走了父亲送给我的派克钢笔,那是父亲给我的惟一纪念。我不知哪来的胆量,悄悄将一枚列宁胸章含进嘴里,我不想再失去这个国际儿童院的纪念。这个能带来杀身之祸的举动居然躲过了德军的严格检查。以后,这枚胸章成为我的希望,期盼有一天能从这个城狱回到祖国,回到父亲的身边。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